徐徐的马车向八王府的方向行驶而去,马车里坐着的李香菱气馁着,双手捧着拥有无形巨大压力的圣旨,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沉甸甸的压着她。

  忧虑着该怎样将这样的东西带入王府之中,又该怎么样面对少祯和桃夭可能会对自己展现出来那样的轻蔑与凶狠。

  凉意瞬间在全身蔓延开来,吞了吞口腔里的唾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够自乱阵脚。

  从帘子的缝隙向外看,方才还明朗的天空,瞬间阴沉了下来,南风呼啸而来。

  索性挽起明黄色的帘子,刺骨的风一下子迎面打到了李香菱娇弱的脸庞,硬生生的疼痛,抬眸看向天空时,满是阴霾。

  正值夏日的炎热,突变的天气,有些诡异。

  眼睁睁看着街上的人群匆匆而行,是想要躲避这样突然而至的异样,李香菱神情漠然,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松开了帘子,马车里和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那帘子,似乎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

  清晰的听到车夫自言自语,“该死,这天气闹不好连命都要搭进去。”

  暴躁而焦急的抱怨着,勒紧了自己手里的缰绳,策马扬鞭的加快了速度,想要从这样的厄境之中冲出去。

  全然当做没有听到这样的话语,充耳不闻,可是李香菱还是感觉到有些小小的难过,一个慌神,身体因为马车速度的激烈向前匍匐,差一点摔倒。

  下意识的紧紧握住手中的圣旨,无论如何,它都不可以掉落在地上,因为它所象征的,则是至高无上的皇威。

  骤然而至的大雨倾盆落下,帘子被风吹起,连带些雨滴一同飘了进来,落在李香菱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时,冰冷的感觉。

  马车行驶的速度再度加快,跌跌撞撞的李香菱尽可能的控制住自己身体,不让自己摔倒。

  当马车停下来的时候,狼狈不堪的李香菱感觉到了头晕,外面的风已经变小了,而雨势却又在变大。

  走下马车的时候,毫不留情的雨滴硬生生的落在李香菱身上,瞬间衣裙便被打湿贴在了身体上,很是难受,却下意识紧紧护住圣旨,不让它淋到雨滴。

  咬咬牙坚持进入王府里的时候,转头看到屋檐下的雨水激荡,刺骨的冰凉。

  心里隐隐觉得不安,不过是因为天气这样的突变,还有事情的发生,没有办法让自己安心,只能够碰运气了。

  缓步走至房间门外的时候,身后拖出来一道长长的印记,衣裙的下半身都沾染上了泥土。

  “侧妃怎么弄成这样?”

  正巧扯叶从房间里走出来,正想要撑开自己手中的二十四股油纸伞时,偏着头看到了如此狼狈不堪的李香菱时,稍稍一愣。

  f酷匠网首发B

  疑惑的神情满是不解,迟疑了片刻后,缓缓地开口询问着,狐疑的目光里有些嘲讽。

  “天气突变而已,王妃和王爷可在里面?”

  直接无视掉扯叶了对于自己的不满,李香菱并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最为重要的事实是什么,而不是在这里个和一个婢女斗嘴。

  寥寥的敷衍着,直接蹦到了主题上。

  “是在里面,只是侧妃这样见王妃和王爷,怕是不妥吧,王爷身子不大舒服,看到侧妃这样,怕是……”

  目光在李香菱身上来回打量着,扯叶的话虽然说的很浅,却足够将意思表达清楚,未说出口的话语还是不要说为好。

  “那我等会儿再过来。”

  想要动气的李香菱按耐住了自己的性子,并没有因为扯叶所说的话产生什么样的情绪,反而是心平气和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一是因为自己手里这玩意可能会让桃夭和少祯有反应过大的情绪,自己站在那里,浑身湿透大约不太好,还那样的难受。

  再者就是圣旨还是注重一些为好,上面似乎沾了些雨滴,拿回去处理下也好。

  考虑到这里的时候,所以李香菱才忍了下来。

  正要再度迈开步伐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一眼天空中落下来的雨,转头去看向扯叶,还未开口的时候,扯叶自觉的把手里的伞递给她。

  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过,打开伞,再度走到了雨之中。

  直到李香菱离开了许久后,桃夭才回过了神来,有些错愕,该不会只是自己一时之间的幻觉才会如此吧,竟然没有听到李香菱还口,真是反常。

  难不成还是因为淋了太多的雨,所以脑子有些不大正常?

  想不通的扯叶决定不再为难自己,又回到了房间里。

  “怎么这么快,东西拿来了么?”

  坐在那里的桃夭听到动静的时候,便向门口的方向看去,惊讶于扯叶这样快的速度。

  扯叶摇了摇头,走到桃夭的身边,向她叙述了方才与李香菱交谈的片刻,不像是自己的错觉,却有些奇怪。

  “你不该那样和她说话的,到底她还是侧妃,明白么?”

  沉吟了片刻后,桃夭这样嘱咐着扯叶,有些该守的规矩,还是不能够去遗忘的。

  正面和李香菱发生冲突,怕是对谁都不好,桃夭正在和少祯研究那把白衣青年留下来的扇子,着实没有精力去顾及其他的事情了,“她有什么事?”

  停顿了一两秒后,桃夭再度开口询问着扯叶,好端端的李香菱怎么又来找自己,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刚从宫里回来的吧。

  “不知道。”

  如实的回答着桃夭,听从于桃夭这样的嘱咐,只是扯叶到底还是对李香菱心存不满。

  有些一旦存在的感觉是没有办法去改掉的,所以答应是一回事,怎么做就是另外一回事。

  扯叶一贯听从于桃夭的嘱咐,只是有些她觉得没有必要的,还是掠过比较好,至少扯叶是这样觉得的。

  “她刚从母妃那里回来,无非是带来一些吩咐而已,不然还能够有什么。”

  将目光从摊开的扇子上转移开来,少祯的目光落在了桃夭身上,缓缓地开口着,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反而有些沉吟。

  或许只是将情绪隐藏起来全数放置在心里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今天加2更,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