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妃觉得有什么不妥,是担心老八的身体么?”

  平缓而淡然的询问着,语气里并没有什么样的责备,大抵皇上也是能够理解德妃的心思的,担忧也是很正常的。

  ¤更*d新最2r快…上Od酷匠网:

  只是他不想改变这样的想法,总觉得少祯是可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样的想法和冲动,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主意。

  “朕看着老八身子骨不差,不锻炼怎么能够可以。老八是个可造之才,只是需要历练,朕心意已决。”

  最后一句话,便断绝了所有的其他的可能性的出现。皇上不想再听到其他什么反对的话语了,那样会让他很厌烦。

  所以耐着性子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反正自己是觉得有一定的道理的,索性就这样去做,未尝不可。

  君无戏言,大抵就是如此。

  皇贵妃和德妃在这个时候都很是为难,但同时也明白了皇上早已下定的决心,都知道再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想过各种可能,却没又想过这样的情况。

  难不成是改变了对少祯的态度,所以才这样?还是说另有其他的思虑。皇贵妃和德妃无从猜测,只能够肆意的猜测。

  “皇上也是为老八着想,那就让老八去吧,只是需派遣一些强将在身边帮衬着,也好保护老八的安全。”

  到底皇贵妃还是能够拿得起放得下的,瞬间便表面上有所释然,反应和变化都如此之快,不过是想要向皇上展现出自己乖顺的一面。

  心里有些惋惜,这样的机会却不属于少礽,但终归都是无用的,只能够这样便宜了少祯。

  若是立功,对于少礽的威胁便又多了一些,若是失败了,那可就没什么可以再去顾虑。

  “正好八侧妃在这,一会儿就将圣旨带回去吧,明日一早出发。”

  点了点头,皇上喜欢皇贵妃这样的聪明,顺便下达了命令,刻不容缓的事情,才是需要如此迅速的决定。

  一切还是尽快的为好,皇上能够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出现不可能会是无缘无故,这样的深不可测,大约也是有一定的原因。

  所以这次皇上并没有想着少祯能够一定拿下这这些土匪,至少弄清他们背后的势力。

  显而易见,皇上需要的则是少祯的智力,而非武力。

  “这样会不会太仓促了?”

  李香菱愣了一下,这样的时间,太过于着急。她想要阻止皇上这样的决定,只是自己力量何等的微薄,不能够去自找苦吃。

  只能够听吩咐才是,还以为会缓上几天,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说不定还有可以转变的时机,而这样的迅速,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到底还是问出了这样的话语来,小心翼翼的模样,唯恐自己因此受到什么样的责备。

  “还好,又不需要准备什么,该准备的,朕都准备好了,按照吩咐去做就是了。”

  对于李香菱这样的疑问,皇上多多少少有些不悦,不喜欢这样对自己的决定所产生质疑,只要去做就好,他自然会有自己的分寸。

  漠然的话语里没有什么缓和,反而有些压抑。

  瞬间,皇贵妃和德妃就明白了过来,皇上快要生气了。

  “皇上,八侧妃不懂事,也是在为老八担忧,现在立刻让她回去传达圣旨,好让老八立刻准备,明日一早出发。”

  开口为李香菱解围,德妃瞥了不争气的李香菱一眼,眼眸里则是很深的责备,有些话不适合现在说出口,那就先留着。

  最主要的则是皇上的情绪,尽可能不让龙颜大怒才是最好的。

  “德妃说的极是,这件事马虎不得。”

  皇贵妃之所以能够这样的好心,不过是因为担心皇上发怒起来牵扯到自己而已,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她还是小心为好。

  虽说这样算是帮了德妃,但也是为了自己着想。

  她倒是要看看,皇上亲自决定的人选,究竟能够有什么样的能力来担此大任。

  “不错,八侧妃现在就回去,不得有片刻的耽误。”

  赞同与德妃的提议,皇上的脸色有所缓和,不再像刚才那样的生气了。

  “朕现在就写圣旨,准备笔墨。”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皇上觉得还是按流程来比较好,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更何况一个侧妃在府里的地位举足轻重,谨慎还是好的。

  德妃立刻吩咐婢女准备笔墨,甚至她亲自为皇上研磨。一只手挽住衣袖,另一只手则是在研磨,均匀而快速。

  磨好墨后,便退到了一旁,看着皇上提起笔蘸着墨水,而后行云流水一般的在金黄色卷轴所摊开的平面上写着什么。

  停下的笔的时候,皇上才想到了御玺的存在,不禁有些汗颜,自己怎么忘了这样的事情,十分镇定的说道:“等会儿让他们拿给你。”

  说罢便直接离开了,一个太监连忙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圣旨,快速的离去。

  来的悄然无声,去的这样的迅速,不禁让所有人都感到了汗颜。

  “德妃,你别得意,这次结果是什么还不知道呢。”

  反应过来的皇贵妃立刻露出了张扬的情绪来,冷冷的冲着德妃吼出这样的一句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后,便离开了。

  德妃感觉到了无语,皇贵妃这样的敌意未免太过于莫名其妙了,自己也是不想少祯的,只是没有办法。

  “姑母,凌儿该怎么办?”

  李香菱着急着向德妃求助,自己就这样拿着一道看似不能够去实行的圣旨回去,少祯和桃夭怕是对自己的成见更加的深了吧。

  坐立不安的她现在焦急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是少祯出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各种各样的思虑一同出现在李香菱脑海里时,有种瞬间便要崩溃的感觉。

  “静观其变,本宫保不住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无须担心。”

  已经注定好的事情,德妃只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才是,劝慰着李香菱,不仅是给她,也给自己提个醒。

  又何尝不知道李香菱所谓的担忧是什么,都是要付诸一场空流了。

  突然而又不可置信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