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点到名的李香菱心里尤为一惊,很快便沉住气来,不断的在心里警告着自己,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自乱阵脚,一定要从容的应对才是。

  哪怕心里再清楚,想要做到总是有些不是容易的,还是想要能够激励自己一下。

  很少这样单独去面对皇贵妃,然而李香菱知道这是不能够避免的,谁让自己挂上了八侧妃这个名头,就该接受必有的挑战。

  “王妃在府里处理其他事,儿臣替代王妃和王爷来向姑母请安。”

  尽可能从容的应对着,紧张而冒出来的汗水在李香菱的手心里,下意识的紧握着,不愿意让别人发现。

  稍稍低着头,不敢去正视着皇贵妃,那样是大为不敬的,这一点李香菱还是知道的。

  “原来这样,倒是劳累你要跑着这一趟,而他们就可以清闲下来了,八侧妃果然是听话。”

  不温不火的样子,话语里隐隐有几抹挑拨是非的意味,皇贵妃可不愿意过这样平淡无趣的日子。

  也不知道怎么了,少礽就和中了邪一样,不管皇贵妃怎么样旁敲侧击的给少礽提起以后皇位之事,少礽还是那样不为所动。

  倒显得皇贵妃如此着急就有些多余了,皇贵妃想要找到原因,后来才发现一切的原因似乎是在八王妃桃夭的身上,让皇贵妃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此番听闻有八王府里的人进宫,这才来看看,最主要的还是想要遇到桃夭,能够尽可能的去了解一切才是。

  却不想看到的只有八侧妃李香菱一个人,那个时候的皇贵妃就已经很不悦了,所以只能够找一些事情来平衡自己的心理。

  听到这样的话时,李香菱脸上的浅笑有些僵硬,这样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样接才好,似乎不管说什么,都不对。

  资历尚浅的李香菱心急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索性沉默着什么都不说,就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

  做好这样的决定时,李香菱便依照去做了,清楚的感觉到了一丝害怕,紧紧的咬住自己下唇壁,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似乎是有些累了,皇贵妃端起桌子上方才婢女重新准备好的茶水,放在鼻翼下,轻闻了一下茶香,情绪有些缓和。

  然而送至唇边浅饮了一口时,皇贵妃脸上的情绪立刻变得很难看,连轻微皱着的眉头又紧了几分,抬眸一副凶狠的模样看向德妃。

  “你就是用这样的茶水来给本宫喝的么?”

  狠狠的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相互间的碰撞发出了很清脆的声响,有种白玉杯都要被震碎了一般,可见皇贵妃此刻的情绪是有怎样的强烈。

  好不容易是红茶,但是这个档次未免太低了,简直就是在敷衍自己,同时给自己表达出不满和反抗。

  想到这里的时候,皇贵妃的情绪又低沉了一度,原本心里就不痛快的她,这个时候更加的心塞。

  “皇贵妃息怒,臣妾宫中的茶叶一向以绿茶为主,红茶很少,不比皇贵妃宫里那样全是上好的茶叶,还请姐姐息怒。”

  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失误后,德妃也没办法了,除了低声下气的认错外,便再也没有什么是可以做了的,只能够怪自己没有想到。

  不过德妃的话语里也有着一层暗示,那就是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哪怕皇贵妃的地位再高,这里仍旧是自己做主的,而不是一个外人来。

  话里有话大约就是如此了,德妃就算是表面上的恭谨,但还是不甘心于皇贵妃这样的压制,能够反抗一些还是能够去做的。

  “算了算了,本宫懒得和你计较,本宫这次来是有事要说的,过几日便是老八的生辰了,你这个做娘亲的总该有所表示。”

  不耐烦的语气,皇贵妃很是嫌弃的目光,但还是没有去仔细计较什么。

  “)看正☆!版章?O节`上酷匠}S网

  现下六宫之事属于她管,自然是要事事周到,不能够让别人抓住什么把柄,那样可就糟糕了。

  到底皇贵妃可是不想要失去这样的权利,不过是因为太过于的来之不易,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双眼睛惦记着,自然是不能够轻易丢失的。

  “臣妾明白了,有劳姐姐这样操心,臣妾差一点都要忘记了,多谢姐姐。”

  尽可能谦卑的语气,德妃给皇贵妃赔着笑脸,脑海里细细的想着这件事,有些怨恨于少祯,什么时候不好,偏偏是这样的时候。

  若不是皇贵妃的提醒,德妃还真的要忘记了,一向都不会把这样的事情记在心上,想不到竟然这样的快,倒是有些措手不及。

  然而这个关头正是德妃需要用银子来帮少褆稳定的时候,偏偏还要支出这样的费用,德妃心里自然是不高兴的。

  却又没有办法避免,只能够认了,不然自己还能怎么办?

  “无妨,这一年年过的可真是快啊,妹妹你说是不是?”

  松开紧皱着的眉头,轻佻起,在暗示着德妃什么,皇贵妃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来,不让自己失态。

  有些情绪不能够存在太久,不然是绝对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的。所以就像是变脸那样,情绪转变的如此之快,根本就什么都像是真的一样。

  时间的进度很快,可是她的进度却被少礽给扯了下来,皇贵妃怪自己这样的儿子突然间的不争气,最明智的办法就是去解决才是最好的。

  “姐姐说的不错,转眼间老八又长了一岁,不小了。”

  无论皇贵妃说什么,德妃只能够符合着,才能够确保皇贵妃不会去挑什么样的错误,除非突然间的改变,那就始料未及了。

  “是该有个孩子了,怎么成家这么久,八王妃的肚子一直没动静,侧妃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德妃你应该多关心老八才是。”

  脸上的表情有所缓和,皇贵妃像是突然间想起来这样的事情来同德妃提起,确实是一件应该去关心的事情。

  只可惜自己的少礽运气不好,好不容易有了孩子,都这样没有保住,真是作孽,不过皇贵妃觉得都无所谓了,毕竟她的少礽,以后是一定要继承大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