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李香菱而言是不可能的,多多少少还是要为自己以后思量。更何况她看得出来,德妃并不喜欢八王府,而是看重与九王爷。

  心知肚明的她并没有说出来,反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装糊涂。

  :最‘8新*章节H上酷#匠vQ网

  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德妃对自己的戒心少一些,这一点李香菱还是知道的。

  “没有什么可是的,本宫说什么便是什么,明白了么?”

  冷冷的打算李香菱还未说出口的话,德妃在稳定自己的位置,责备着李香菱,,虽有些不忍,但还是无法阻挡的严厉。

  这便是德妃原本就拥有的气势,哪里是别人能够轻易敌过的。

  教导着李香菱,必须要让她分清楚才是,以免糊里糊涂的,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是。”

  除了回答这样的一个字,大约是没有什么还是李香菱这个时候所能够说出口的。

  反正顺着德妃的意思而言,不会有什么样的差错。只是李香菱如此觉得。

  “怎么这么好的时候妹妹就在训斥八侧妃,倒是惹的自己心情不好。”

  皇贵妃柔声浅笑着缓步走来,身着华贵的宫服,端庄典雅,以显自己的尊贵与地位。

  身后跟着一堆的婢女和奴才,好大的阵势。

  淡然的眼眸里有着几分的轻蔑与不屑,却将这样的情绪稍稍收殓起来,不让它表露太过于明显。

  “臣妾参见皇贵妃。”

  闻声后,德妃连忙站起身来,冲着皇贵妃所走进来的方向行了一个礼,脸色缓和,然而心里却猛然一愣。

  这个时候皇贵妃来到这里做什么,方才李香菱所言的那所谓的巫术,她有没有听到?现在的德妃很是不能够确定,反而有些慌乱。

  但表面上仍旧镇定自若,不显示出来任何的慌乱,落落大方。

  李香菱见状也连忙起身,给突然而至的皇贵妃行礼。

  她对皇贵妃向来没有什么印象,只是见过几面,也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瞬间还是有些慌乱,但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出错。

  “起来吧,妹妹这样多礼,倒显得本宫来的不是时候了。”

  顺势坐在主位上,寥寥的眼眸瞥着李香菱和德妃,和顺的语气里有些几分的责备,端着自己应该有的架子来故意找德妃的麻烦,不过是因为皇贵妃视德妃为眼中钉肉中刺,都是为了自己今后的荣华富贵与地位。

  拥有八王爷和九王爷的德妃,不管是她两个儿子哪一个成功了,德妃都能够赢,这才是皇贵妃所不愿意看到的。

  即便那个老八弱弱无能,但那个所谓的“梯田”皇贵妃还是听闻过的,据说还挺可靠,若是能行,定会龙颜大悦。

  那个时候,就多了一个能够给少礽造成阻碍的人,想到这里,皇贵妃便心气不顺。

  “皇贵妃这样倒让臣妾很是惶恐,还不快给皇贵妃上茶。”

  柔声细语着微微低头对着皇贵妃说道,然而偏着头看向一旁站着的婢女,厉声吩咐着。

  完完全全两种不同的语气,眉目间有一股隐隐的凌厉与微凉。

  来者不善大约就是这样吧,刚一入自己这里,便立刻给了一个下马威,这皇贵妃未免太忧心自己的地位了吧。

  德妃虽有反叛之心,但也不会明目张胆的,毕竟她清楚于自己目前的实力,和皇上的心思,最为重要的,便是后者了。

  “皇贵妃请用茶。”

  婢女连忙去泡茶,恭恭敬敬的将泡好的猴魁放到了皇贵妃的面前,语气里多了一抹小心翼翼,但却很是稳重。

  猫着腰,退到了很远的一旁后,才敢直起身来。

  “猴魁?本宫一向不喜欢这样苦涩的茶水,倒是喜欢一些温润的茶,德妃连这个都记不住吗?”

  闻到了清香后,皇贵妃低垂眼眸清晰的看到了白玉杯子里的茶叶,眼眸立刻阴沉了下来,连情绪都有些不大好。

  冷冷的责备着德妃,这可是德妃给自己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会错过,大题小做什么的,还是需要有的。

  唇角划过一抹冰冷的笑意,勾勒出来的弧度近乎完美,稍稍抬高下巴,一副浅浅的得意的模样。

  “是臣妾疏忽了,还不快给皇贵妃换茶。”

  德妃愣了一愣,连忙给皇贵妃赔礼,就知道是来故意找茬的,然而德妃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忍了,脸上的情绪虽然不好看,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婢女听到后,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连忙小跑过去端走了那杯茶,心里凉到了极点,更多的则是忧心。

  对于皇贵妃的喜好完全不了解的她怎么能够知道什么,心里很是委屈,又不能够表露出来,再多的委屈或是什么,都只能够自己忍着。

  李香菱将这样所发生的一切都看到了眼里,她知道德妃的日子也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光鲜亮丽,到底还是有制压她的。

  看来自己也不能够期望太高,不是正室,再得宠也都只是一个妾而已。这一点此刻的李香菱可谓是很深刻的感觉到了。

  “八侧妃有空来给妹妹请安,怎么不见八王妃前来?”

  不善的目光放在了李香菱的身上,稍稍提高了分贝,皇贵妃的脸色在在这个时候有些缓和,不会让别人轻易看到自己的内心。

  所以皇贵妃的伪装还是很好的,她不会让自己在别人面前出错,也不会露出任何的马脚来让别人有机可乘。

  大约在这后宫里生存的女子都是如此吧,小心谨慎,同时却又很是大胆,没有什么是不敢去做的,哪怕不能做的,也会去做。

  不争夺,就只能够被动的成为别人脚下的垫脚石。

  与其这样,那为什么不让别人来做自己的垫脚石。

  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被这周围高高四起的围墙所逼迫的,没有选择,只能够在黑夜里行走,看不清下一步是什么,但也绝对不能够退缩。

  就像是在细长的钢丝上行走,四周是波澜起伏的悬崖峭壁,脚下是看不到底的深渊,不能够后退,也不能够停下来,只能够不顾一切的向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