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自己运气好能够赢,怕是虽说能够铲除于桃夭,但是对于八王府而言,也不会是什么样的好事,如此一衡量,李香菱有些犹豫了。

  可若是什么都不做,那么自己只能够这样坐以待毙的等候着,恐怕也不会是什么样的好办法吧。

  重重的缓了一口气,大约不过是因为没有什么能够两全的办法,所以李香菱心里一点也不好受,若是自己不这样的无能就好了。

  在李香菱心里,她对自己有一个清楚的定义,知道自己属于什么样的高度,只是就算如此,还是不愿意轻易的去承认。

  至少不会在外人面前轻易的表露出来,出卖自己,这一点李香菱还是不傻的。

  要时时刻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李香菱才需要细细的计划着。

  一旦自己失败,可能整个家族都需要被自己所连累,若是这样的代价,似乎很是不值得。

  “这样的话你以后都不可以再说,明白了么?你的性命丢了没什么,若是整个李氏家族因为你这样的失误而被灭门,那么你就是最大的罪人。”

  尽可能简单而全面的让李香菱知道冲动的后果会是什么样的,德妃可不想看着李香菱这样傻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一些自己知道的不合理的想法,应该让她放弃才是最好的,以免后患无穷。

  到底德妃不想再有谁来给自己添乱了,那样会让她面临崩溃的。

  细细的思量后,德妃才发现李香菱的愚蠢,不悦的情绪蔓延开来的时候,对李香菱很是嫌弃,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智商低的女子。

  还是出现在她家里,简直是一种祸害。

  不过李香菱并不知道德妃这样想自己,不然李香菱肯定是要闹一番来平衡自己的心理的。

  “凌儿明白,以后都不会这样了,可是该怎样对付王妃,凌儿不想再一直这样受气下去。”

  看到德妃这副严厉的模样,李香菱不再继续说下去,而是隐藏了自己这样的想法。既然德妃都这样说了,自己又能够怎么样。

  除了听话,大约再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吧。

  即便如此,所出现在脑海里的思想还是会继续的存在着,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消失掉的。

  李香菱觉得自己还是再好好想一想为好,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办法,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被否决。

  “这才几个月的时日你就这样的沉不住气,以后还能够得了?你在王府里的日子要比本宫当初在宫里好很多,知足吧你,年纪轻轻,怎么有这样不着实际的野心。”

  训斥着李香菱,唇角扬起的一抹弧度带有一丝轻笑而戏谑的情绪,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样的孩子以后如何能够成大器?

  恐怕并不是什么样的简单的事情吧,毕竟那个桃夭这么难以对付。其实这都不是重点,重点而是德妃看出了李香菱的异心存在。

  低垂了几分的眼眸,则是对李香菱的戒备。

  德妃似乎忘记了,她自己曾经也是有这样大的野心的,不甘被湮没,所以她费劲心机,用尽一切的手段向上爬,不然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欺辱。

  话语里虽然责备着李香菱,但是细细的想想,德妃才知道,这是她们李氏家族女子应该有的野心,但还是与自己所作所为还有地位有一定的关心。

  野心勃勃也许是一件好事,只要不是那种能够加害自己的事情,也好。

  “姑母,若凌儿什么都不做,可能就会和陈侧妃那样被软禁在王府里,那样的情况,姑母肯定也是不想要看到的吧,所以凌儿也是没办法的,都是为了以后着想。”

  美名其曰是这样,实际上李香菱好还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才会如此,却不是想要满足于自己的野心,又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想要让德妃多考虑一些,最好是能够以大局为重,让自己能够有所便利才是最好的,至于其他的,现下并不是李香菱需要去考虑的事情。

  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那样的无害,想要打动于德妃原本的心思。

  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德妃能够给自己出一些让自己绝对有用的办法而已。

  受够了这样几乎像是规定好的一般,周而复始,太累的感觉,李香菱有种不想要坚持下去的感觉,反而想要放弃了。

  自己在八王府里完完全全的就像是一个外人存在一般,这样的感觉让李香菱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还是自己太过于无力。

  “你不需要想那么久,过好眼前就足够了,本宫不会亏待你,所以你不需要有什么顾虑,难不成你还怕本宫会害你不成?”

  轻佻起眉头,细长的护甲无聊的在锦缎上一下又一下的划过,勾勒出一道柔美而凌厉的弧度来,德妃撇了李香菱一眼,这样劝慰着她。

  倒不是以后太过于长远什么的,而是德妃另有打算,只是暂时不能够让李香菱知道而已。自己手中的棋子,只需要乖乖听话就够了,至于其他的,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酷¤匠N网唯@/一L正S:版,其他m都是t{盗|,版%$

  德妃想要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只是不知道李香菱会不会继续让她失望。

  语气里略微有一抹严厉,如同训斥那般,德妃就是想要李香菱放弃一些她所认为不该有的,故作这样的模样,想要起到一种恐吓的作用。

  眼眸骤然紧收着,瞳孔正在无线的放大,沉稳而危险的气息在眸子里蔓延。

  “可是……”

  李香菱并不喜欢德妃这样的想法,只是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机会,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喜欢这样的状态和想法。

  自己怎么可能会不为以后想想,这根本是不可能嗯事情,李香菱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而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

  也知道德妃想的大概会是什么,身为棋子的她,有了一种反叛之心,只因为结果或许不能够如她所愿。

  再傻的女子,总是会为自己以后思量几分的,怎么可能会完完全全的不去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