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母,凌儿何尝不想好好照顾八王爷,可是王妃连近身都不肯让凌儿靠近,凌儿每日能够看到王爷的面简直是屈指可数,还只是那样的一面,没有可以靠近的机会。”

  抱怨着想德妃缓缓地开口说着,李香菱本意不过是想要德妃能够帮她出一些可以呆在少祯身边的主意而已。

  到了现在,李香菱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能用的几乎她都用过了,只好向德妃求助了。

  哪怕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来自于桃夭那样不小的打击,李香菱也不想要放弃,毕竟以后还那么长,未来还那么远,要是现在就放弃,以后该怎么办。

  既然自己是听从与德妃的吩咐才嫁到八王府里的,所以德妃理应帮自己,至少李香菱是这样觉得的。

  “这样只能靠你自己了,上次对桃夭的办法不管用么?”

  最ak新章q~节上酷k匠b网OZ

  狐疑的撇了李香菱一眼,德妃目光里有着不可置信,不管怎么样而言,就算李香菱再不济,也能够从桃夭那里交换来一些好处的吧。

  难不成无用到这种地步么?德妃有些不可置信,索性直接问着李香菱,她需要一个答案。

  想要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总觉得有着稀奇,该不会是什么办法都在桃夭这里没用吧?哪里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只能够是偶然之下的巧合罢了。

  “王妃根本就没有中毒。”

  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与语气,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李香菱语气里带有一抹的抱怨,甚至有些不悦。

  一想到这个,李香菱便更加的郁结,以为的万全之策实际上只是一个笑话,还让自己出了那么的糗,还以为能够成功。

  确实应该是一个万无一失之策才对,突然间出现这样大的一个漏洞,一定是哪个方面出了问题,不然怎么可能会如此。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对于德妃而言还是有些冲击力的话语,下意识蹙起了眉头,不可置信的模样。

  自己亲自弄好的毒药,虽然分量很轻,不足以致死,但是德妃怎么可能会弄错,这样的错误,德妃绝对不允许存在。

  如此一来,倒很是可疑了,甚至德妃对于李香菱的话语有所怀疑,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德妃自然要先找最可能出现问题的情况。

  这让德妃有些想不明白,何止不明白,甚至都觉得有鬼了。

  “是真的,凌儿用那包洛草粉要挟王妃的时候,她一点也不上钩,然后就告诉了凌儿,那个时候凌儿也不相信,可是又转念一想姑母所说的可能会发生的症状,在王妃身上一点都没有,很是奇怪。”

  自己的耻辱说出来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李香菱还是这样做了,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勃勃的兴致被压下来的感觉并不喜欢,但还是要忍受,不过李香菱抗打击能力还是很强的,又不是什么只会哭的娇滴滴的小姑娘。

  甚至李香菱和那样的女子还相差很多,行为举止间都不怎么优雅,一点也比不上她面前的德妃那样端庄优雅大方。

  “若是能够确定是真的,这里面就一定是有什么猫腻了。看来还是本宫低估了王妃,都这样了还能够逃过。”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淡然,德妃不相信于这样事情的发生,或者说还存有什么样的疑虑仔细想想,并没有什么可以存在的可能性。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手撑着下巴倚在桌子上,若有所思的在考虑着什么。

  冰冷与不屑的意味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无可避免,亦无法阻挡。

  “所以凌儿也在担心,该不会是王妃懂什么巫术吧?”

  猜测着说道,小心翼翼的语气,李香菱偷偷打量着德妃,观察着德妃的情绪和脸色,想要见机行事,以免自己无辜受到什么样的牵连。

  最后两个字的声音李香菱压的很低,因为这个在宫里是一种禁忌,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而且是必须要去忌讳的。

  一旦传出去,可能连德妃都要受到牵连。

  “不许乱说,这样的话怎么可以乱说,你该不会是想要同归于尽吧。”

  大惊失色的德妃在清晰的听到那样的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都来不及思考的下意识阻止着李香菱。

  很是生气的样子,眼眸里有些一股浓重的情绪,散发着冰冷。

  不喜欢李香菱这样肆无忌惮的样子,连自己的性命不顾就算了,还想很多人都跟着她遭殃么?

  还好这个时候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外人,德妃稳定下来情绪的时候,略微放心了下来,只是这样的胆战心惊,她不想经历第二次。

  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情绪了,德妃不记得了,但是哪怕现在日子这样的安稳,又怎么能够忘记曾经那种差一点命丧黄泉的滋味。

  清晰的保存在脑海里,刻在自己的骨头上,生硬而冰冷,还伴随着疼痛。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够时时刻刻的提醒于自己。

  “凌儿并无此意,只是突然间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而已,不然凌儿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解释可以理所当然,还请姑母恕罪。”

  连忙乖巧的向德妃赔不是,即便这样,李香菱仍旧没有放弃给德妃传输这样的想法,想要德妃相信,这样自己就能够有把握了。

  既然看起来理所当然名正言顺的事情无法让桃夭吃到什么亏,那么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怕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轻易逃脱的了吧。

  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过是想要为自己赢得一点机会而已,因为李香菱实在是想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一旦被扣上巫术这样的帽子,怕是再也逃脱不过了,后果可想而知的严重。所以李香菱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实施的法子。

  只是需要小心翼翼的,若是出了什么样的差错,后果不是她能够承担的起的这一点李香菱心知肚明。

  还是在有些犹豫,要不要这样去做胜算可能性很大的事情,有一定需要纠结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