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府里可有什么动静?”

  兰花指捏起浑身通透靓丽的白玉杯,送至嘴旁,低头浅饮,垂眸的下来的时候,能够清楚的看到茶水中漂浮立在杯中的猴魁,上面有细小而晶莹的水珠。

  德妃一贯会享受,什么都是挑顶尖的来,就连着产量甚少的猴魁,也都是挑最好的来品,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委屈自己。

  眼眸轻动,白玉杯在手里拿捏着玩弄,德妃有不会让它摔碎下来的把握,所以才敢这样肆意。

  不悲不喜的语气询问着坐在自己抬眸就可以看到的地方的李香菱,寥寥的用细长的护甲一下又一下的打在铺在桌子的锦缎上。

  惬意而悠闲,似乎李香菱并没有存在一样。

  之所以这样无视李香菱,不过是因为她打扰了德妃在清晨时所应该做得事情而已,扰乱了自己的时间和安排,德妃心里自然是有气的。

  但是念在李香菱是为自己办事,德妃就只能够隐忍着,滴水不漏的模样。

  “昨儿下午,不知怎么的,王府里突然来了一个身着白衣的翩翩公子来找王妃,凌儿虽没有听到他们谈论什么,但是凌儿能够感觉到他们之间很奇怪,而且很沉重。”

  像是在努力的回忆着一般,李香菱的眉头微皱,眼睫毛一眨一眨的,似乎很困扰的模样,两只手放在桌子上,手指之间玩弄着一方粉色的帕子。

  昨夜李香菱反复思量,都是因为桃夭,才让自己在外人面前出那么的糗,受那么大的气,心里有所不甘,而自己委实又不能够在这件事上做什么,急的李香菱实则是坐立难安。

  不找人倾诉一番,实在是难存在心里。

  突然间的灵机一动,李香菱便决定清晨过来给德妃请安,正好提提这件事,再加上上次事情的失败,委实需要德妃帮帮自己。

  _7酷‘匠!》网%永久:免费看;x小:说

  “你从未见过那个人么?”

  轻放置手中的白玉杯于桌子上,德妃抬眸看向李香菱,仍旧是波澜不惊的情绪,再度开口询问着她。

  虽不是什么要紧事,却也是应当让德妃引起注意的事情。

  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只因为少祯在朝堂之上的那个主意,听起来荒谬,但并非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若是真的能够感觉,那就是解决了皇上的心腹大患,那么皇上对少祯定会另眼相看,这才是德妃最为忧心的。

  想不通的则是,一向安分守己的少祯这是怎么了,一连二二连三的如此,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忍耐限度,德妃心里很是不爽。

  “没有,凌儿贸然闯进去的时候,王妃当着那位公子的面训斥凌儿,没有任何的避嫌。”

  语气里多了一抹委屈,但更多的则是气愤,李香菱咽不下这口气,自己丢人都丢到陌生人那里了,都是桃夭的错。

  所以桃夭必须承担她原本应该承担的代价,这便是李香菱所想。

  本能的避免于自己的错误,然后全数发泄到别人身上,来给自己一个理所当然的心里平衡。

  “这样的话,他们一定是相识,并且关系不浅,不然王妃就应该原谅你的过错来表明自己的大度。”

  的确是一个值得让人去深思的问题,德妃是这样认为的。以她自己而言,哪怕再不悦,也会片刻的隐忍来在外人面前树立自己良好的形象,不轻易落人话柄。

  至于有什么恩怨,私下里一样可以解决,并不着急那一时之间,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道理,德妃并不是不知道。

  所以这个时候德妃有些好奇那个人到底是谁了,才能够如此让桃夭无所顾忌,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存在,德妃不得不防备一些。

  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己拿捏住桃夭,就好了,虽然德妃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是完完全全不能够的,因为桃夭不是那种轻易被束缚的人。

  “所以凌儿觉得很是奇怪,奈何不知道那人姓名,无从查起。”

  语气里略微有些惋惜的意味,然而李香菱心里却是欣喜的,挑拨离间什么的她最为擅长不过了,不过能不能够成功,看的则是那两个人之间的信任程度。

  就像是少祯与桃夭,自己再怎么挑都是不能够的,反而让少祯对自己更加的气愤。但桃夭和德妃,原本关系就不好,一挑便是更加紧张了。

  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什么时候,若是能够挑拨开桃夭和少祯,就好了。

  “若那人再去王府,派人跟着他,总会有结果的。少祯呢?最近身体状况可好?”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德妃同时这样吩咐着,然而只听李香菱所言桃夭的情况,其实她最想要知道的则是少祯的情况。

  就是想要知道他最近是怎么回事,德妃对少祯突然间有些放心不下,难不成是自己一直控制在股掌之间的人控制不住了?

  想想德妃就觉得恐怖,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发生,不然后果一定会很可怕。

  为今之计就只能够给少祯制造些麻烦,给少褆制造机会,只有如此,才能够不利于少祯,有利于少褆。

  德妃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精心计划毁于一旦的,押上了所有做为赌注,她输不起。

  “凌儿明白了,王爷身体最近一直都不怎么好,大约是因为太过于操劳的缘故,总是呆在书房里。”

  故意隐瞒了少祯看到白衣青年时的情况,因为她想要保全少祯,到底李香菱还是有自己的私心的,就算她一心一意全意为德妃又能够怎么样。

  到底还是要为自己打算一些,可以无条件的出卖桃夭的一切,而少祯的,自己则需要斟酌思量。

  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很真诚的模样,不想自己的谎言被轻易的揭穿,那样可就一点都不好玩。

  “这样的话,你应该好好照顾他才是。”

  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只是德妃对李香菱多多少少也是存有戒心的,所以对她的话也是半信半疑的。

  到底是最近少祯的情况让德妃有些忧心,一切还是小心谨慎为好,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差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