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又去自取其辱了。”

  陈侧妃意气风发的笑着,不是疑问,而是异常肯定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略微有些讥诮的笑着,轻蔑与不屑的意味。

  突然间的出现,挡住了李香菱回去的路,淡淡的瞥了李香菱一眼。

  自打李香菱进入王府后,陈侧妃就开始蠢蠢欲动了,出来走动也越发的频繁了,似乎像是找到了一个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一样。

  无疑李香菱便是最好的伙伴,同样也是敌对,她们有着同样的目标,也有着同样的顾虑,以及共同需要应对的人。

  “你又是来看我笑话的么?”

  狠狠的回了陈侧妃这样一句,低沉的眼眸里充满了怒火的气息,窝着满肚子的火的李香菱听到陈侧妃这样没有任何好意反而是故意的话语,更加的不悦。

  连呼吸声都有些粗重,整张脸冰冷的如同冰窖里的寒冰一般。

  “对,原来你是知道的啊,那怎么总是不知道王妃的心思,还是明知故犯?”

  并没有因为李香菱的话语而生气,反而是盈盈一笑,故作惊讶的模样,缓和了语气后,陈侧妃继续挖苦着李香菱。

  注视着李香菱那张表情多变的脸颊时,陈侧妃心里感觉到了一股痛快,憋屈的模样。

  其实最让陈侧妃感觉到疑惑的则是李香菱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总是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做什么,没有丝毫的畏惧。

  还以为之前总算能够让李香菱得到一个教训,却不想仍旧还是这样的屡教不改,必当令桃夭头疼,不是什么轻易就能够甩掉的,正因为如此,陈侧妃才不敢小瞧于李香菱,不知道她又想要耍什么样的诡计。

  “怎么会不知,知道是一回事,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想必你也听说了,王府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我只是好奇去看看而已。”

  微微扬起下巴,带着一抹李香菱自己的高傲与笑意,眼眸的情绪淡然而内敛,捉摸不透的正式着陈侧妃。

  现在的李香菱可不是刚入王府的她了,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不懂一些轻而易举的简单道理,还有德妃的帮助,一些小把戏与心机总还是会的。

  ‘酷匠。网Z…唯一¤H正¤s版,}其Z他?都是eJ盗-版

  方才只是听有几个丫鬟在谈论那白衣青年的容颜,李香菱听了总觉得她们所言的太过于夸张,哪有什么像谪仙一样不染凡尘世间烟火的男子。

  简直是胡扯,李香菱表示很不屑,觉得是以讹传讹。

  而后更多丫鬟谈论起来的时候,李香菱这才按耐不住的匆匆忙忙跑去,反而忘记了自己的仪容。

  虽然那白衣青年的存在感并不高,但也不是那种可以让人忽视的存在,一尘不染的白衣,还有那似女子般柔美而又带有棱角的五官,着实惊心动魄。

  尽管平平的声音里没有任何音调和情绪,甚至还很冰冷,但像是叮咚泉水击打岩石那样的沉稳与通透。

  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男子来找桃夭,这也就罢了,李香菱更加想不到的则是少祯竟然与白衣青年也有着什么样的纠缠。

  而他们三个人之间所发生的事情,是自己没有办法去知道的。

  “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不过看了一眼又如何,那样的绝色,让你有所眷恋不成?”

  自顾自的猜测着,语气里多多少少有几分的玩味在里面,还有着几分的嫉妒之意。

  陈侧妃就是嫉妒这样敢去做不怕失败的李香菱,虽然每次李香菱都是失败的,而自己却不敢,总是不敢什么都不顾及的去做一件和桃夭敌对的事情。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轻易放弃的自己,是那样的软弱无能,而是唯一的退路。

  能够对白衣青年有所耳闻,陈侧妃出现在这里不是巧合,而是她远远的去看了一眼,不过是想要知道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目的而来。

  毕竟王府好久没有来过什么人了,更何况还是一个那样的公子,陈侧妃表示自己也是可以好奇来看看的。

  “眷恋不是一点都没有,只是想不到王妃还有这样的本事,能够与那样的人物有什么牵连。”

  提到这个,李香菱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不痛快的,为什么有些事桃夭能够知道,而自己却一无所知,不喜欢这样被隐瞒的感觉。

  然而李香菱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原本那件事和她就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没有缘由的生气,终究是咎由自取,也怨不得别人。

  记挂着和她没有关系的事情,想要找点什么事来做,整日这样的日子,很是无聊。

  “不可小瞧于王妃,她不是我们能够估量的。”

  陈侧妃微微叹息,原以为大家闺秀再嚣张跋扈与无理取闹,终究只是一个以丈夫为天的女子。

  然而桃夭的出现,则让她改变了这样的想法,不仅仅如此,委实大吃一惊,甚至有些不敢去相信真是如此的存在。

  有些钦佩与恭敬之意,恐怕自己这一生都不会是桃夭的对手,能够做的,便只是隐忍,或者和别人联手。

  一个人的力量总是要比两个人一起的要大。

  “才不管,你身后有些皇贵妃,还有什么是可以害怕的,皇贵妃定然是会站在你这里的,有时候我不懂,桃夭是用什么样的法子让你这样的畏惧与胆怯?”

  张扬的话语里没有任何的收殓,李香菱才不管什么该说不该说的,总之她并不觉得桃夭有什么可怕的,即便自己在桃夭手里吃了不少亏。

  试图劝说着陈侧妃,到底李香菱也想要一个能够和自己一起的,这样桃夭就不会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了。

  一抹嘲讽的意味在李香菱唇角边扬起,不屑而讥讽,甚至有些看不起这样懦弱的陈侧妃,难怪一直被桃夭所压制着,也是活该。

  “你再继续自取其辱一些,就能够知道了,不自量力。”

  不悦于李香菱所说的这样的话,陈侧妃懒得再继续和她计较什么,终究是对自己无利的。

  冷冷的留下这样的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