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犹豫许久的平安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半,咬咬牙,豁出去了,总归桃夭都是要知道的,自己不说,扯叶也会说的。

  只是平安不知道的则是,这件事桃夭会不会知道,以王爷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告知给桃夭令她担心的吧。

  “王妃,侧妃私下找过王爷,不知道说了什么,王爷很生气,侧妃则是哭着离开的。”

  细细的斟酌思量,平安终于还是将这样的话说了出来,挑重点而言,也只是想要桃夭不要多心。

  其实平安多多少少还是存在私心的,因为他能够看出来,只有和桃夭在一起的时候,少祯才是最为真实的他,不需要任何的伪装和其他什么的顾虑。

  和李香菱或者陈侧妃在一起,都有些很浓重的面具和伪装,体弱多病,脸色苍白的和纸一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脚踏入了棺材里一样。

  而现在,私下里看着王爷身体状况都在一点点的好转。

  “不用管,并没有什么,随他们去吧。最近王爷太过于操劳,本王妃外出的时候,你要多提防着才是。”

  话里有话的暗示着平安,桃夭淡淡的透露出自己的意见来,能够避免的,就绝对不要发生,不能够的,那就尽可能的当着就好。

  眉目间的倦意在这个时候越发的明显,劳累了一天的桃夭,体力都有些支撑不住,更何况始料未及的事情总是再发生,这让桃夭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还好解决了自己宫里无人这一个问题,其余和自己关系不大的,可以暂时不去管,但终究还是逃避不了。

  “是,那现在……”

  一时间,平安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是不是该去熬汤药,可是王爷现在这样子就算熬好了也没有办法喝,因为他不忍打扰王爷这样为数不多的睡眠。

  大抵没有什么时候是能够睡的这样安稳吧。

  “没什么了,现在这里有本王妃在,你该忙什么就去吧,扯叶守在外面就可以了,不要让其他人靠近,不管是什么事。”

  直截了当的阻止了平安接下来要说的话,桃夭的语气里不容许有任何的质疑。

  也正好趁着这个空档,自己可以好好的想想那个没有解开的谜题后面是什么答案。

  再累,桃夭都可以支撑的住,她知道自己不能够倒下,更何况这样的状态她早就习以为常。

  “是。”

  眷恋的看了少祯一眼,平安便听话的退了出去,细心的为桃夭关上了门。

  顺势坐在软榻旁的凳子上,桃夭的目光注视着少祯温润的脸庞,若有所思。

  究竟是要多狠心,才能够下这样的毒手,桃夭不知道,只知道若是换做自己,对别人下手可能会简单,对自己那可就不一定。

  突然间桃夭意识到了什么,难不成……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什么,连忙收起自己的思绪,尽可能的管住自己。

  毕竟有些事一旦不经意间说出口,后患无穷,这一点桃夭还是知道的。

  还不知道少祯这样一出头,德妃、皇贵妃还有淑妃,都会做出什么样的提防来,大约没一个省油的灯吧。

  唇角勾勒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带着几分的凄凉的意味,更多的则是一种悲哀。

  桃夭也曾幻想过自己的一生,身为雇佣兵的她,除了杀戮外,再就没有什么了吧,所谓的斗智斗勇,都不过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然后拼实力和运气。

  想过自己隐退后就可以带着一大笔曾经的佣金安享晚年,似乎那样的日子也挺不错。

  然而无意之中所发生的事情,让她来到了另外的一个时空里,占据着别人的身体,过着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相同的大概只是需要去对付一些令她厌恶的人吧。

  一向,桃夭都是不甘于平凡,所以她有着在这里的规划,当然保住自己的性命是最为重要的,然后和少祯联手一起。

  只要少祯的身体能够再好一些,他们就可以并肩作战了吧。

  这样想的时候,桃夭微微叹息,有些惋惜,而后浅笑着看着少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若是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虽然桃夭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些太不现实,因为现在不是可以安稳的时候。

  就只是最简单的箐喑箐凛的事情就让她头昏脑胀的,更别提其他什么的了。

  注意到被自己方才匆忙之间掉落外地上的折扇时,桃夭站起身来去捡拾,疑惑的看着它,不知道白衣青年留下它是意味着什么。

  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时,桃夭好奇的打开了折扇,一副水墨画赫然呈现在她眼前,栩栩如生,简直是叹为观止。

  桃夭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样水墨画里所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想不通白衣青年的用意,有什么话不能够直说就好么?

  那副画里画着一朵盛开的荷花,还有一朵半开着有些枯萎模样的荷花,两株相连到一起,看起来有些怪异的模样,却又没有任何的突兀。

  或许这才是最为奇怪的地方,莫不是这里有什么玄机不成,不然那个人绝对不是纯粹的因为天气太热而让自己降温降火的。

  仔仔细细的反转着,细细的分析着,良久仍旧没有什么样的头绪,桃夭只想要知道的则是白衣青年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越来越猜不透,桃夭甚至有些厌烦,这样的哑谜打的有点似乎太过了,除非白衣青年什么都不想要表达。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桃夭合上了手里握住的扇子,随手扔到了旁边最近的一个桌子上,很还是等等再议为好,眼下着急也是没什么,终究是没有用的。

  突然之间脑海里浮现出来平安所言的那些话,李香菱又找少祯做了什么,可是为什么自己在平安提出来之前连只言片语都不知道。

  g1更C:新最快上c酷i匠M*网K

  目光变得深邃而忧虑的时候,桃夭满是疑惑,不太能够理解,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说真的有什么,智商似乎正在下滑,有些无法掌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