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干什么?”

  猛的关上书房门后,少祯迫不及待的询问着桃夭,担忧与警惕并存于眉目之间,漠然的情绪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冰冷。

  无论如何,少祯也从未想过会是这样,会在八王府的大厅里,明目张胆的看到坐在那里的一身白衣,不温不火的模样。

  总是那种态度,很让人恼火与抓狂,然而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没有任何的效果,只能够自己忍受着。

  “他想要我拿回箐喑。”

  这种事情桃夭是不会隐瞒少祯的,因为这已经不仅仅只是关于泫箐教的事情了,还有他们之间的恩怨。

  关于那个一袭鹅黄色衣裙的女子,天真而烂漫,却已香消玉殒,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原以为再也不会相见的时候,却又突然的出现,沉睡已久的过往,正在蠢蠢欲动而来,谁都逃脱不掉。

  所以桃夭选择了实话实说,这一次白衣青年而来并不是因为当年的事情,而是因为最近所发生在不久之前的事情。

  “原来如此,他想要用箐喑做什么,若是箐喑落入他手里……”

  紧绷着的弦松懈了下来,少祯的情绪有所缓和,松了一口气,而后又疑惑的询问着桃夭,自顾自的猜测着什么。

  想过白衣青年的野心勃勃,却不想会因此而暴露自己的行踪,这着实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任凭是谁,都无法抵挡箐喑所散发的魅力吧。

  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衣袖随着它一起轻扬,少祯眼眸里的情绪低垂了下来,若有所思。

  “并不是,他想要我拿着箐喑,不过我拒绝了,我答应他会帮他找到原本拥有箐喑的人。”

  桃夭摇了摇头,略微有些惋惜的口吻,同时有着一抹庆幸,还好不是白衣青年想要据为己有,只是不想花落之沦陷。

  不管是从哪一个方面而言,桃夭都应该帮白衣青年,因为她没有理由不帮,而且有一定的原因需要去帮。

  “为什么是你,就因为你拥有过吗?”

  仔仔细细想着,少祯想不出来有什么道理,似乎拿方面都不合理,甚至有着牵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样的想法存在。

  反问着桃夭连自己都不解的事情,轻皱着的眉头,凝重再一次的呈现出来。

  或许是站累了,少祯顺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向后一靠,许是觉得不怎么舒服,又稍稍调整了一下位置。

  猛烈的头痛感在这一刻向少祯袭来,下意识的用双手去抓住头,脸上的表情变得痛苦而狰狞,额头上落下豆大的汗珠。

  桃夭正想要回答的时候,看到了少祯这样的反常,连忙小跑到他身旁,想要去抓住少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急的团团转。

  骤然灵光一现,桃夭左手努力的抓住少祯,右手握拳,只留下食指和中指并拢,用力在少祯背上点了两下,控制住少祯此刻的动作与行为。

  而后右手松开成掌,用力的向少祯背后打去,闭上了眼睛,用自己的意念去传送,过了好一会儿,桃夭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满头大汗的松了一口气,扬起右手的衣袖轻轻擦拭,落下的那一瞬间,连情绪都有所缓和,让少祯整个力量都靠在自己的身上。

  低眸看了一眼闭上眼睛安静的少祯,清楚的看到他额头上的汗珠时,从袖口里掏出一方绣有玉兰花的方巾来,给少祯擦拭。

  细腻而温柔,桃夭的眼眸如水般的柔情,缓缓流淌,平静无波。

  书房里安静到只能够听到自己和少祯的呼吸声,熟稔而温和,没有什么异样,这时桃夭才能够放下心来。

  想不到这样的办法真的有点用处,桃夭不禁沾沾自喜,好在自己一向以为只是糊弄自己玩的东西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当然桃夭是知道的,多亏花落之和王一扬的帮助,才能够如此。

  “平安。”

  桃夭稍稍提高了自己的分贝,头转向门所在的方向,尽可能的不让自己打扰到少祯,把握住度量。

  因为桃夭一个人是没有可以将少祯安稳的放置在软榻上,所以才想要平安来帮自己。

  “王妃,王爷这是怎么了?”

  听到吩咐后,平安连忙推开门进来,看到少祯闭着眼靠着桃夭的时候,心里猛地一惊,连语气的声调都有些改变。

  }R酷V匠ac网永久(免)8费b$看h6小说t

  有点搞不清状况,突然间的发生,平安唯一想到的就是少祯又犯病了,只是为什么这样的安静,心里很是诧异。

  “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搭把手,把王爷扶到那边去。”

  淡淡的敷衍着平安,桃夭不想要这件事太过于张扬,而且她知道平安定然是会为少祯而担忧的。

  少一个人知道,多一份安心。

  鼻翼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桃夭心里有些酸楚,眼眸里则疼惜。

  不知道少祯这样的状态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好转,看来自己一定要去和王一扬还有徐天侧面讨教一下。

  心里这样想着,行动上却架起少祯与平安一起,小心翼翼的扶着少祯躺在软榻上,动作轻缓,尽可能不去惊扰到少祯。

  给少祯盖上薄被后,看着他安睡的容颜,终于有些安心。

  “不必忧心,本王妃在这里,王爷不会有事的。”

  一眼看透平安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桃夭淡淡的开口,语气里满是笃定,她相信于自己,并不是自负,而是自己一定可以。

  “可是……”

  即便桃夭这样说,平安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然而他除了相信桃夭外,再没有什么了,垂头丧气着,哪怕已经经历过多次,仍旧做不到释然。

  曾幻想过能够有什么时候解除这样的状态就好了,然而他心里清楚的明白,毒以入骨,无药可解。

  “你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看了一眼依旧在沉睡的少祯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话语而惊醒,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情绪,但是桃夭能够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事发生过。

  而平安这副吞吞吐吐的模样,推断出来事情绝非不小。

  静候着平安的犹豫,桃夭并不着急,反而很是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