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事非在这个时候,你最好有很重要的话要讲。”

  哪怕白衣青年还在这里,桃夭完全可以当做他不在一样,毫无顾忌这样对着李香菱所言的态度和话语,没有一丝的缓和,反而是越来越冷淡。

  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桃夭不喜欢在自己原本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看到李香菱,反而让自己心情更加不好,这样的感觉,桃夭一点也不喜欢。

  “呃,妾身……”

  卡壳的李香菱一时间编不出来什么了,本以为有外人在这里,桃夭最起码对自己能够有些缓和,却不想还是这样没有改变的脾气与情绪。

  不禁有些疑惑,桃夭可以这样的不用去再议自己的形象么?有些奇怪,却又不能够明目张胆的去问,尽可能的去找合适的词语。

  然而李香菱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找不到,话语也没有能够继续延续下去,只能够乖乖的闭嘴沉默着。

  “怎么说不出来了,刚才不是还那样着急。你又想要玩什么花样?”

  或者说桃夭正在把自己心里憋着的气一股脑的全部发泄到李香菱身上,谁让李香菱这样往枪口上撞,可是怨不得她的。

  不屑的目光瞥了李香菱一眼,桃夭轻哼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似乎越来越不待见李香菱了,大约是看到她的时候就能够想到德妃吧。

  毕竟桃夭没有忘记自己所中的毒,若非如此,哪里能够有这样接二连三的事情,连自己的性命也差一点都保不住了。

  大约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不满。

  “妾身不敢,妾身只是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而已,还请王妃见谅。”

  尽可能恭敬的态度,李香菱虽不愿,但还是知道有外人在这里,自己不得不这样做,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隐忍着。

  真该死,自己怎么就因为一时间的好奇而这样的跑来给自己找麻烦,讨厌与自己那个瞬间的短路,但李香菱知道这个时候的自己已经无从避免。

  “呵,侧妃可真是好记性,侧妃从前这样对得德妃娘娘吗?娘娘对侧妃可真是够包含的,不过本王妃做不到。”

  一开始就不打算给李香菱好脸色,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更不需要对她有什么好的态度,所以桃夭并不打算委屈自己,而是想要在李香菱身上讨回一笔。

  仍旧是这样冰冷的态度,没有改变过,这让原本就要离开的白衣青年不禁汗颜,自己是不是该庆幸刚才没有得罪桃夭?

  只是李香菱在这里耽误着,白衣青年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自己可以说离开的机会,简直是够够的,瞬间白衣青年对李香菱的印象与态度一点也不好。

  不等李香菱回答的时候,便有一旦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大厅里原本不安的气氛,反而更加的尴尬与直线下降的冰冷。

  “这么久了,怎么……”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一步步走过来的少祯眼眸本来放在桃夭身上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了静静坐在一旁的白衣青年时,不由得愣住了。

  下意识的去看向桃夭,而桃夭给他的回应则是不知道,少祯的思绪瞬间就混乱了。

  “你怎么在这里?”

  漠然的话语说出口的时候有些生硬,少祯沉稳住自己的情绪,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看到他,有些不可思议。

  寥寥的询问着,而少祯真正想要知道的则是白衣青年此次而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没什么,我该走了,王妃,这柄扇子赠与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白衣青年缓缓地站起身来,看了少祯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来这里遇到少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并没有什么惊讶。

  将扇子放在了桌子上,转身便有离去的意思。

  “等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等不到白衣青年回答自己的话语就要离开,少祯立刻出声至于了白衣青年,他不能够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让白衣青年离开。

  这样相聚的机会怕是来之不易,只可惜并不是什么样好的事情。

  “没什么,这和你没关系,有时间还是多关心你这病为好。”

  白衣青年凝顿住脚步,侧过身来看向少祯,不温不火的模样,而后便转身离开了。

  不管少祯怎么样在背后叫他,他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扬长而去,不会再有片刻的停留。

  “他,为何而来?”

  更\新*a最PY快z上酷匠r网`

  神色凝重并且古怪的少祯只能够这样询问这桃夭,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若是早知道是这个人,少祯一定就与桃夭一同过来了,而不是让桃夭一个人前来应对。

  想想就觉得如果出了意外后所发生的后果,简直是不能够去想像的。

  “和那个玉佩有关。”

  本来桃夭是想要说箐喑的,然后顾及到有李香菱的存在,便不那样去说,而是换了一种方式。

  与少祯交换了一个眼眸,很是确定的答案。

  不过少祯并没有什么样的反应,只是点了点头表明自己知道了。

  可是知道了又能够怎么样,少祯眉目间涌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不明所以的李香菱并不知道他们相互之间到底在说什么,自己一点都听不懂,想要开口去问的时候,她犹豫了。

  细细想了想,为了自己生命的安全,还是放弃那样做为好。

  自觉的退到了一旁,给他们让开了路。

  “他……”

  紧紧皱起眉头,少祯不确定到则是与哪个方面有关,难不成他也想要得到那件东西么?

  也对,任凭谁知道了,几乎都想要得到吧。

  “还是先回书房吧。”

  再说下去,牵扯到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少,桃夭考虑到这里李香菱的存在,所以她才这样提议着。

  就是玩避开李香菱,因为这并不是她应该知道的事情,甚至是玩躲的越远越好。

  “好。”

  少祯赞同与桃夭这样的决定,转身离开了。

  而桃夭也没有搭理李香菱,拿起白衣青年所留下来的扇子,也就离开了。

  就只剩下李香菱一个人在原地迷茫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禁有些气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