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和的笑着这样引诱着桃夭的野心,更何况白衣青年所言的也是事实,不过至于这样的事情,只有桃夭自己才能够去思虑了。

  哪个皇子不想要达到那个高度,所以白衣青年便知道桃夭也是想要的,而且以泫箐教的实力,绝对没有什么样大的问题。

  “这里可是八王府,你说这样的话语一点也不妥当,像你这样稳妥到不容许自己出一点差错的人,怎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抓住一个机会就不会放过,桃夭心里清楚与白衣青年所说的那些话,确实会让自己省力很多。只是大约还是与自己无缘吧。

  桃夭不想要那样去做,利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她做不到。

  提醒着白衣青年,让他小心说话,毕竟这王府里多的是其他人的眼线,还不知道有多少目光和眼睛盯着他们在看。

  “此言差矣,这并非错误,而是事实。有些话挑明了说的还是好的,何必要装糊涂,你说是吧,我只想要你痛痛快快的答应帮我这个忙。”

  桀骜不驯的白衣青年语气里有着桀荡,就像是夏日的晴空突然间落下豆大的雨滴那样,顺着屋檐狠狠的砸在地上,落出一朵朵的水花来。

  眉目间那抹倦意越发的明显,执起桌子上的茶杯饮了一口略微冷却的茶水,茶叶还不错,只可惜已经冷了,苦涩的意味更加的明显,反而香气消散了不少。

  白衣青年一贯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放荡不羁,潇洒而自由,只可惜被束缚着,因为自己心里的执念,却从不曾后悔过,并且一直都在坚守着。

  “我说过我会尽可能帮你去找那个人,别为难我。”

  透露出一抹的不耐烦,桃夭真心感觉到和白衣青年谈话好累,或许还是自己功力太浅,才不能够从容的应对他。

  或者是说感受到了来自于白衣青年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让自己感觉到的压力,一点也不喜欢自己这样被别人所压制的感觉。

  “知道了,尽快吧,你能放弃这样大的力量,是你的损失。”

  略微有些惋惜的意味,白衣青年已然知道了桃夭不可能再去改变的心意,也无妨,毕竟还没有发生的事情,等等看也没有什么。

  ~、更(L新√最$快上/酷匠n网`

  毕竟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再多一些时日也是可以的吧。

  “我只觉得是我的庆幸。”

  这倒是桃夭的真心话,也是她所想的,倒没有向白衣青年那样觉得可惜,也许是失去的意义对于桃夭而言大于得到的意义吧。

  一本正经的这样看着白衣青年,缓缓地开口,而情绪很是认真的模样,没有一丝的伪装或是说其他的什么。

  莞尔一笑,桃夭只想要尽可能最快的速度来解决掉这样的话题,送走白衣青年才好,这个时候少祯已经等了很久吧。

  桃夭可是不想让白衣青年和少祯碰面的,所以还是希望白衣青年能够快点离开,这样就可以再度减少他们碰面的几率。

  “随你怎么想,只是你别忘记了就好。花落之,我从未怀疑过他,这一次却不一样,只是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白衣青年无奈的耸了耸肩,看来自己今天是出师不利,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了,也就只能够这样了。

  只是桃夭的性子,白衣青年则是知道的,强求不来的事情,便只能够如此,毕竟这不是别人,而是桃夭啊。

  顺便向桃夭说明了自己对于花落之的态度,这便是自己请求的原因,他可不想要桃夭误会自己是因为嫉妒于花落之手中的权利才这样做。

  那样的罪名他可是承担不起的。

  说出后面的话语时,白衣青年平平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的笑意,这是他所能够肯定的事情,因为相信,所以不会去有任何的怀疑。

  “嗯,我会的。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处理就好,哪怕你们闹翻了天,只要和我没关系,怎么样都好。”

  就是想要划清这样的界限,桃夭刻意的避嫌,只希望白衣青年也能够清楚的理解,这样离自己远一些也好,以免危及自己。

  若不是嫁入王府,桃夭定然不会这样做的,想法定然是与现在不同的。因为一个人和一个家是不一样的,桃夭知道自己不能够那么自私。

  白衣青年也意识到没有什么可以再去谈下去的时候,就是该离开的时候了,正想要站起身来的时候,安静的大厅里突然间闯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女子。

  “王妃……妾身不知道王妃在这里会客,若是有打扰之处,还请王妃海涵。”

  跌跌撞撞的不顾自己的形象闯了进来,李香菱注意到白衣青年的时候,简直被惊呆了,还好自己没有白来跑一趟。

  微微喘着气息,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裙,脸颊两旁不禁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果然如同她们所言那样,这么好看的男子,竟然没有一丝娇弱,果然是妖孽啊。心里暗自想着,低下头,尽可能不让自己的情绪暴露出来。

  语气迟疑了一下,才有些别扭着这样说道。

  “你来做什么?”

  桃夭不禁冷笑着,这个李香菱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样的时候,不用说她心里也是明白的,不禁扶额,有必要这样做么?

  瞥了李香菱一眼,不悦的神情越发的明显,这个时候桃夭唯一期盼的就是李香菱能够尽可能的懂事一些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

  最好不要触碰她的底线,只因为这个时候,桃夭心情很不好。

  偏偏李香菱还要在这个时候没事找事,那可就怨不得她了。

  眸光漠然而清冷的看向李香菱,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李香菱还能够再编出什么来。

  “只是有事想要告知于王妃。”

  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盯着头略微低了几个分贝的声音就这样开口说道,平淡无趣,李香菱随便扯了一个这样的借口。

  毕竟这个问题她还没有想,然而桃夭就这样问了,自然是要找一个随便的糊弄过去才是。

  并不觉得有什么内疚或是其他,反而有些期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