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不成你也是……”

  没有将那两个字说出口,因为桃夭不知道是说阴兵合适还是阳兵合适,对于这个问题,她有些捉摸不透,不敢胡乱猜测。

  别说这个,就连他属于泫箐教这一事实,桃夭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蹙着的眉目间散发着一股忧虑,眼眸冰冷而锐利。

  警惕一直都存在。

  “对,如你所想,我听从箐凛的号令,明白了么?”

  仍旧没有什么情绪,白衣青年合上了自己手中的扇子,握在手里玩弄着,唇角有一抹戏谑的笑意,想不到桃夭竟然一直这样防备于自己。

  还这样的紧张,白衣青年不禁扶额,难不成自己有那么可怕么?不过只是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而已,对于白衣青年而言都是无所谓的,毕竟事情发生的太多,件件都要去计较的话,他早就累死了。

  所以白衣青年汗颜于桃夭对自己的态度,但也没有明说,就这样吧,他可不想再去惹什么麻烦事,毕竟自己手里还有一堆事情要去做。

  最主要的则是快速,因为他不放心花落之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因为他知道,花落之已经等的太久太久了,他必须要把控住花落之,不然花落之定然会迷失方向。

  “原来如此,若箐凛在我手里,你岂不是要听我的号令?”

  猛然间生出几分玩味的笑意来,桃夭放松了下来,浅笑着看向他,只是眼眸里的情绪还没有湮没掉,甚至浮现出几分笑意来。

  越来越捉摸不透了,他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找自己的,桃夭不知道的,贝齿轻咬住下唇,紧张若有若无的,更多的则是无可奈何。

  他和如梦还有花落之,这一切是因为什么?桃夭不知道,说实话也不想要知道。

  只是她现在没得选。

  “是这样,可是它不在你手里。”

  白衣青年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同时一针见血的说出了问题关键的所在。

  曾经立下过誓言,誓死追随箐凛是令。以血为约,以命为注。

  “确实是这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东西在花落之手上不妥,我觉得他不像坏人,也不会对那两样东西不利,更何况和你一样。”

  板着一张脸询问着白衣青年,桃夭想要知道为什么,总部能够让她一直这样处于莫名其妙的状态里吧,那算是什么事。

  倒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只是桃夭觉得自己有知道这件事情的权利。

  不过那个人到底是谁,将箐喑箐凛给自己,还有银票,桃夭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是自己认识的,那么那个人是敌是友。

  到现在原本脑子就不够用的桃夭还非要再去章这些事情,浪费脑细胞也就算了,偏偏还没有结果,这让桃夭很是火大。

  “花落之怎么可能会是坏人,只是有些事你不方便知道。拿回箐喑和箐凛,只要你开口,他就会给你。”

  直截了当的这样开口,这才是白衣青年此刻前来的目的,就是要让桃夭拿回那些属于她自己的东西,轻易的给别人算是什么事,就不能够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么?

  不用猜白衣青年也知道,花落之定然是向桃夭坦言身份了,所以桃夭才觉得不适合留在自己手里,只是比起桃夭来,花落之更不合适。

  “我为什么要这样去做,抱歉,你们的事情我不想参与。”

  桃夭直接摇头否决了,干脆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好不容易推了出去事情,怎么可能再会拦到自己身上。

  {看@i正qG版$章节0上:t酷匠'网

  “这可不止是我们的事情,别忘了这其中也包括你,有些事一旦触碰了,就是脱离不了关系的,这一点你要明白。”

  提醒着桃夭,白衣青年就是不想要桃夭退缩,虽然他也没有想到会是桃夭,只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干脆就继续下去吧。

  或许这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反正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是想要逃避就可以逃避掉的。

  白衣青年的眼眸在这一瞬间便得沉稳而严肃,他想要听到的绝非是这样拒绝的话语,他想要的是一个肯定而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明白又如何,不明白又如何,别白费功夫了,我不会再那样去做了,我只是无意之中牵扯到这件事情里的,差不多已经能够确定是有人给我的,我相信很快能够找到那个人。”

  稳了稳自己的心绪,桃夭清理了自己头脑里的思想,尽可能让自己保持清醒,绝对不能够因为白衣青年的话语而动摇什么。

  仔仔细细想了想,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虽然桃夭没有多少确定,但还是能够有些希望的。

  桃夭宁可去查,也不愿意自己背上这个所谓的负担。

  “你所言可是真的?说真的,我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人,平白无辜的将这样的东西给你,要知道,谁拥有这两样东西,就相当于拥有了最强大的力量,谁都不傻。”

  明显白衣青年对于桃夭的话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怀疑的,毕竟不管从哪个角度去想,都是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来,虽然是不可能避免某些意外。

  所以白衣青年知道不能够抱太大的希望,微微的叹息,有些不知所措。

  “信不信由你,反正就是这样,而且这样大的力量我没兴趣,更何况我是八王妃。”

  桃夭的话说的很浅,却能够将意思表达的很是清楚。这种事本来就不是她的身份能够参与的,所以还是尽可能远离为好。

  倘若被有心人故作文章,恐怕少祯与自己,甚至是元帅府,都要被按上一个莫须有并且重大的罪名。

  其实桃夭心里也明白,若不是紧急情况,白衣青年怎么可能会这样明目张胆来找自己,只是这个事情自己真的是无能为力。

  大约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毕竟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而是背负着太多太多,所以不能够没有什么顾及。

  “倒是有意思,你要知道,若是你拥有这样大的权利,要立足甚至是做其他的事情,都是很容易的,包括让你做到那个位置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