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青楼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傍晚时分,白衣青年看了一眼天边火烧云的色彩,简直像是熊熊烈火燃烧。

  亦如多年前那场无法熄灭的火焰,是泫箐教的灾难,毁于天灾人祸,却延绵不绝,曾经的那些人,不管现在什么身份,什么模样,都从来没有放弃过,也没有遗忘过。

  有些存在于心里的东西是不会轻易的消失的。

  缓步走在街道上时,注意到别人向自己投来的目光,白衣青年透露出一抹厌恶的情绪,快速走到一个角落,一个纵身便消失不见了。

  再度出现的时候,则是在八王府门外。

  “在下与王妃有约,前来拜见王妃。”

  淡然的站在那里,冲着守在门外的两个下人,缓缓地开口,眼眸里漠然的情绪如同冬日里冻结的湖水那边静寂与清冷。

  大大方方的前来寻找桃夭,而不是向花落之那样偷偷摸摸的,总是半夜三更的吓唬人。

  两个下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鬼使神差的相信了白衣青年所言的话语,便请他进去了,甚至连思考都没有。

  白衣青年淡淡一笑,挥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折扇,笑容细腻而温和,大步凌然的走了进去,没有丝毫的畏惧。

  凭借着自己的推断,白衣青年在路过自己身旁的下人眼眸里诧异的目光,毫无压力的走到了大厅里,顺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目光瞥向一旁的丫鬟,缓缓开口道:“王妃可在王府里?”

  突然间才想到这样的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白衣青年不禁扶额,自己凌然忘记了这样的问题,简直了。

  只见那丫鬟在白衣青年的注视的眼眸下红了脸颊,娇羞了开口道:“王妃在书房和王爷一起。”

  连话语都有些语无伦次,从未见过这样绝美的男子,丫鬟心里自然有些无法平静下来。

  “姑娘可否帮在下通告一声?”

  心里稳了稳情绪,果然自己所料的并没有错,白衣青年这样询问着丫鬟,自己突然进来已经是不妥了,若再是跑去书房,那定然是会惹怒桃夭的。

  白衣青年知道自己不能够去触碰桃夭的底线,不然桃夭可是要发飙起来,那情况可就棘手了,毕竟还有事情没有解决。

  “好。”

  应了声之后,丫鬟便飞快的跑了出去,满脸的娇羞。

  此刻的桃夭与少祯正在书房里谈论着什么,扯叶和平安都守在门外没有前去打扰,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有位公子要见王妃。”

  看到扯叶的时候,丫鬟便直接给扯叶说了,脑海里的思想还沉浸在那张容颜里,有些无法自拔。

  “谁?”

  扯叶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有谁能够来找王妃,有些不太能够理解,出于谨慎,还是询问了一句。

  “不知道,一个穿着白衣的公子。”

  想要去形容,丫鬟却发现自己无力去形容,好像没有什么样的词语,最后说出口的话语就只有这样了。

  扯叶点了点头,便推开门走了进去,还是和王妃提一提为好,毕竟谨慎才是最好的,到底扯叶能够看出来最近桃夭的烦闷。

  “王妃,一位身着白衣的公子找你。”

  扯叶缓缓地开口说道,明显的看到桃夭和少祯脸上情绪的凝重,甚至有些后悔是不是自己不该这样冒然的打扰。

  只能够继续硬着头皮这样,心里有些在打退堂鼓。

  “谁?”

  下意识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桃夭脸上的凝重仍旧没有消散掉,反而紧皱着的眉头更加的紧了,语气里微微有些不悦。

  “不知道,王妃要不要去看看?”

  扯叶询问着桃夭的意思,心里则是在为自己而捏了一把汗。

  桃夭下意识的看向少祯,然后点了点头,便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心里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能够有谁来找自己。

  直到走到大厅里的时候,桃夭不由得一惊,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这个人是怎么样进来的,还明目张胆的坐在这里,实在有些不解。

  一步步的靠近,刚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白衣青年便在这个时候转过了身来,桃夭整个人便愣住了,脑海里一片的空白。

  为什么是他?桃夭从未想过相见会是这样的情景,原来自己那边并不是错觉,他真的回来了。

  反应过来自己思绪的时候,桃夭才发现自己已经凝视了许久的时间,眼眸底那抹警惕仍旧存在着,连眼眸里的情绪都很是凝重。

  “你……”

  想要开口说什么,桃夭才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够作罢,眉目间那皱起来的眉头仍旧没有任何的松懈,反而皱的更加紧了。

  “这次我来是为了箐喑和箐凛的事情,其他一概不谈。”

  白衣青年并不喜欢将几件事全部都放在一起谈论,所以他先将这样的话语说在了前面,态度不容置疑。

  他知道自己前来绝对能够扰乱于桃夭的心绪,原本他没打算这么早来,是为了泫箐教的事情,他不得已才这样来的。

  有些心里的事情必须早有一个答案,而且还有如梦所表明的态度。

  “怎么又是这个,你和花落之是什么关系,还有如梦,这件事发生的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你们到底想要怎样?”

  对于白衣青年,桃夭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所以她知道一旦白衣青年所言只谈论这件事,那就真的是不需要再去考虑其他的了。

  让桃夭心塞的则是,怎么所有人都在提这件事,自己好不容易能够清闲下来,想要让自己的心绪都平息下来。

  本以为推给了花落之,自己就可以和这件事脱离了关系,然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又是闹哪样?

  V最.)新章`节上酷匠cj网~i

  “我和他们是一样的,你把箐喑和箐凛交给花落之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看来还是我高估了你的智商。”

  白衣青年并没有打算隐瞒,反而坦坦荡荡告知给了桃夭桃夭,只因为他这次来的目的。

  如果要隐瞒什么,白衣青年这个时候就不会来了,但凡他主动出击的,必须有一个结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