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快一点,到你了。”

  老鸨娇嗔着推了一身素衣的如梦一把,掩饰不住的笑意里有着幸灾乐祸的意味,还有些不耐烦的语气。

  她就是要好好看看,这个女子到底能够有多大的本事,心里憋了一堆气的她正愁没有什么地方来发泄,只能够发泄到这些女子身上。

  廖氏在一旁的角落里凝神看着,眉目间仍旧有着隐隐的忧虑,终究难以对她放下戒备之心。

  “知道了。”

  如梦冷冷的瞥了老鸨一眼,厌恶于她的触碰,手里紧紧握着一支笛子,原本白皙的手指没有一丝的血色,看起来有些恐怖的样子。

  理了理自己脸上的面纱,从容的走向台上去,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漠然的环视了一眼下面的人群,透漏着一抹不屑。

  执起自己手里的竹笛,漠然的放在自己的唇边,微眯这眼睛,缓缓吹着气,手指飞快的在六个孔上跳动,奏出一支轻缓的曲子来。

  看mz正i版L章节GY上酷}匠M网

  笛声响起的时候,底下喧哗的人群全部都异常的安静了下来,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如梦看,不知道哪里突然而至的风吹动着她的衣裙,如同一朵百合花般的绽放。

  就像是画中仙那样的飘渺而美丽。

  这样的场景,几乎能够令人窒息。

  笛声吹奏到尾声的时候,如梦睁开了眼睛,突然间看到了人群里那一身显眼的白衣,凝结在那张柔美而凌厉的容颜上时,心里不禁一紧,瞳孔也在紧皱。

  他怎么来了?如梦并不知道,但她仍旧未停止吹奏,没有丝毫的慌乱继续着。

  吹响最后一个音的时候,如梦落下了竹笛,瞥了那些人一眼,而那身白衣已经不见了,从容的走了下去,没有丝毫的停留就直接离开了。

  傲气而凌厉,那股别人所无法触及到的清高。

  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都有些茫然,缓了许久才才缓了过来,却早已看不到如梦的身影了。

  没有人知道如梦是何时离开的,只是继续下去,就好像刚才那一幕并不存在一样。

  “你来这里做什么?”

  直径回到自己偏僻的房间里,推开门的时候,如梦轻笑着便这样开口说道,关上了门,环视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却很是自信。

  如梦知道,他不会就只看一眼离开的,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这里,定然是有什么原因的。

  好在如梦的自信从来都不会辜负自己,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眉目间满是淡然。

  “想不到你竟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委屈我们的宫主了。”

  白衣青年现身在如梦面前,不温不火的笑意,琢磨不出情绪是悲是喜,有些模糊。

  “形势所逼,我也实则无奈,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这样的日子。”

  耸了耸肩膀,如梦很是无奈,甚至有些厌倦,这样并非她所愿,让自己如此委曲求全,实在不是她的性格,然而她没得选择。

  微微的叹息,放松下来的眉目间则是一抹疲惫。

  “带着面纱,真是为难你了。”

  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世事无常,白衣青年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他自然知道面纱下那张面具所遮住的容貌是何模样。

  然而这样的,又不止是如梦一个人,他们几乎都是隐姓埋名于凡尘世间,平息着一切的风波,让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消散在别人的脑海里。

  “还好,你突然来找我,不单单是为了看我出丑吧。”

  收殓了语气里的笑意,不用他说,如梦便知道他想要说的是什么,为什么前来,心里自然是一清二楚。

  只是自己所想和他亲口所说,终究还是有差距的。

  “哪里出丑了,你的笛声仍旧还是能够蛊惑人心,看来功力不减。我找你而来为的是箐喑和箐凛,你在这里,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吧。”

  一本正经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那样,反而透露着一抹认真。白衣青年之所以早离开,是担心自己也被蛊惑住,他才不傻,能躲自然是要躲的。

  不是自己功力太小,,只是笛声魅力太大。

  “才知道不久,东西在花落之手上?”

  蹙眉浅问着他,如梦只是想要再确认一遍而已,心里细细的琢磨着,有些不懂白衣青年所来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一瞬间有些不能够明白,在花落之手上,那白衣青年拿到箐凛便是很容易的事情,除非……

  “是这样,事情你也知道,所以你准备怎么办,哪怕你入了红尘,也别忘了自己宫主的身份。”

  提醒着如梦,白衣青年只是想要如梦更加的清楚而已,同是也在告知着她,有些事并不是能够随着时间便消失不见的。

  没有什么样的情绪,白衣青年专程来找如梦一趟,就是想要知道如梦是怎么样想的而已。

  箐凛箐喑已现世,哪里是他们能够再继续坐以待毙的时候,自然还是要相互间交换一下彼此的意见与想法才是。

  比如说是怎么样出现的,又比如说预示着什么,又或者其他等等很多的问题,都是很重要的,不可忽视的存在。

  “你说的我都明白,只是就算花落之拥有箐喑和箐凛,我也不会臣服于他,这就是我的态度。”

  明白了白衣青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如梦沉吟了片刻后,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谁都可以,花落之不行,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如梦所想的。

  “那你想怎么样?”

  这让白衣青年有些为难,当初的誓言可是清清楚楚,只是他心里也明白这些事所发生的原因,更重要的则是这两样东西是属于桃夭的。

  所以白衣青年同样的犹豫不决,出于大局的考虑。

  “不管我现在是做什么,我都会保证桃夭的安全,不会伤害她,这是一定的,至于你,你该好好的想想,谁更合适?”

  增加于自己的态度,如梦正式的表明自己的观点,看向白衣青年,眼眸里透露着一抹其他的情绪,还有一种无声的责备。

  “我知道了。”

  点了点头,白衣青年便离开了,只要知道如梦的态度就足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