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姐,八嫂。”

  面色古怪的少褆稳步走了过来,看着悠然自得坐在那里仿佛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桃夭,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仍旧故作镇定的模样。

  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方式见到她,少褆苦恼于桃夭为何不愿意见自己,自己明明比哥哥要好许多,更何况当初迎亲的也是自己。

  好不容易能够看到的她的时候,却又有妙音公主在身旁,这样的感觉他一点也不喜欢,但又不能够改变。

  语气略有恭敬的意味,顺势坐在了桃夭与妙音公主相对的中间,四周转动着打量着她们两个。

  气氛在这个时候变得很尴尬。

  “九弟怎么有空来这里?”

  妙音公主浅笑着看了桃夭一眼,而后将眸光转到了少褆的身上,轻声询问着,打破空气中这样的气氛,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

  知道这是桃夭最不想看的画面,同样也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上次三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在桃夭干爹的家里,妙音公主一直记得很清楚,诧异于桃夭的人际关系,还有少褆不应该有的反应。

  心知肚明的她在这个时候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常,声音又不能够太大,到底人多嘴杂。

  更何况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正好闲来无事,便出来走走,顺便帮母妃挑几样小玩意带回去,她在宫中也是十分闷的慌。”

  扯了一个明目张胆的借口,从容的应对着,虽然少褆的眼眸看向妙音公主,余光却在打量着桃夭,想要看到桃夭有什么样情绪的反应。

  少褆是知道桃夭与母妃不合的,这让他很难为情,原本应该是少祯该管的事情,偏偏少祯与母妃的关系也不好。

  即便不问,少褆心里多多少少也是明白几分的,只能够叹息与这样的世态炎凉。

  “九弟可真是有孝心,德妃娘娘在宫里要什么没有,还需劳累你放下手中的急事来跑这一趟,委实辛苦。”

  皮笑肉不笑的桃夭嘲讽着少褆,淡然自若的喝着自己的杯中的酒,这酒可真是好东西啊,浅淡的香味能够驱散昏沉。

  连续几杯下来,桃夭有了微微的醉意,却是清醒的很。

  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诮的孤独,染上了几分的冷意,空气里的气氛瞬间又下降了几个温度。

  “八嫂这话从何说起,那也是你母妃,臣弟清闲,哪里有什么事,倒是八嫂需劳累照顾八哥,还要顾及店里的生意,才是辛苦。”

  果然,少褆能够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却没有想要逃避的意思,反而是直接迎了上去,不管桃夭所说什么,他都能够硬着头皮上。

  想要和桃夭聊天,就需要将面子什么的东西放一放,不然桃夭一开口的两三句话,就能够把人气走。

  所以少褆忍了,虽然脸色有点难看,但他不懂得则是桃夭所说的自己繁忙指的是什么意思,他不记得自己给桃夭透漏过什么讯息。

  摸不着头脑的少褆很是不解。

  “此言差矣,少祯是我夫君,我照顾他原本就是理所应当,谈何辛苦,至于你有没有什么事,你自己还不清楚么?有些话挑明了对我们谁都不好。”

  转换了语气的桃夭瞬间便得冷漠,轻笑着不屑,对少褆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反而很不待见他。

  人各有志,少褆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他以后的自己,这个桃夭明白,就和自己一样,如果私下里不为自己打算,那就只能够等死。

  可是一见到少褆,一听到他提德妃,桃夭心里就不痛快,为少祯抱不平,这样的区别待遇,桃夭从来只知道发生过女孩和男孩身上封建迷信的重男轻女,却不是这样的状况。

  就算不注重少祯没什么,但也不能够拿他的命去抵,这样委实不公。

  然而哪里会有公平这样的可言?

  “你……”

  少褆想要说什么,然而话语却卡在喉咙里,努力的动着微微张开而颤抖的嘴唇,眉目紧皱,终究是没有将剩下的话语说出口。

  微微叹息,有些自负的模样。

  “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

  眼看着局势越来越不对劲,妙音公主有些不大能够看得懂,但是唯一能够肯定的则是,再这样下去绝对只会更加不好的继续下去。

  硬生生的阻止了他们接下来可能会发生更差事情的可能,妙音公主可不想看到争吵,还是那种无意义的没事找事的,简直是够可以。

  更何况她可是欣喜的出来见桃夭的,不是冷着一张脸来看他们争吵的。

  “没什么,只是我在告诉少褆我是他名正言顺的嫂子,即便是他的表妹李香菱,也无法动摇我的地位。”

  缓和下来的面容瞬间岔开了话题,佯装一副平静的模样,桃夭就这样理所当然的宣告自己的地位,同样也是言下之意警告着少褆。

  倒不是甚哦庸人自扰,只是桃夭要断绝少褆所想像的一切可能,因为那些都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是能够改变桃夭的决定的。

  “原来这样,还以为你们之间又要有什么不愉快呢。”

  妙音公主松了一口气,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配合着桃夭,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就好像有些事真的就没有发生过。

  虽然她们早已心知肚明。

  唯一的期望,就是桃夭能够自己来解决这样棘手的事情了,毕竟不是自己能够插手的。

  “四姐多虑了,臣弟怎么可能会和八嫂闹的不愉快。”

  哪怕此刻少褆脸上的表情再僵硬,也无可奈何,每一次他都能够听到桃夭这样对于自己而言残忍的话语,偏偏每一次都无可奈何。

  /…酷~匠FH网正0_版p首发:,

  或许从那日起,这样的关系就已经定义下来了,并且是自己没有办法去改变的。

  只是某种微妙的期望在他心里蠢蠢欲动的存在着,消失不掉,也湮没不了。

  “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毕竟都是一家人。”

  最后的那三个字,妙音公主咬的很重,盈盈的笑意掩饰着她其他的情绪,心里暗自有些庆幸于这一次的风平浪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