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把戏?你说的未免有些太过于轻松了,能够解决这么久没人能够解决的事情,怎么可能只是小把戏这样的简单。”

  嗔笑着打趣着桃夭,妙音公主喜欢这样开始为自己以后打算的桃夭,这样一来,她也就可以放心了,不用总是时时刻刻为桃夭而忧心。

  终究还是自己亏欠于桃夭的太多,好不容易能够有现在的光景,来之不易。

  “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这次皇上也对少祯开始刮目相看,然而就有更多的人当他为眼中钉。”

  苦笑的意味在语气里越发的明显,桃夭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盘子里的菜肴,味如嚼蜡一般,只是想要自己有些动作而已。

  想要来掩饰于自己的某些情绪而已。

  “这是一定的,你要小心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说就好。”

  细细思量了片刻,妙音公主点了点头,赞同与桃夭这样的顾虑,想要在宫中立足谈何容易,一步错,便永不得翻身。

  这个道理妙音公主一直都知道,所以多多少少她还是有为桃夭而担忧的。甚至她想要去帮助桃夭,只要是自己能够做到的,什么都好。

  “还真有需要你来帮忙的,少祯虽然改变了在皇上眼里的模样,只是要在宫中立足谈何容易。我现在虽在王府里站稳了脚跟,可是宫中无人,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这才是桃夭想要与妙音公主所言的话语,她想要妙音公主为自己在宫里铺路,只有能够得到宫里的情报,才能够得心应手一些。

  桃夭是没有这方面的关系,唯一有的也就只有妙音公主了,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还能够再去找谁。

  毕竟这个也是至关重要之事,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这点你放心,我身边有个丫鬟的哥哥在德妃宫里方差,你不需要担心,去做你想要做的事,宫中有我。”

  明白了桃夭的意思,妙音公主直接便答应了,没有任何的犹豫,只要桃夭说的出来,她都做的到,用来弥补某些亏欠。

  更何况她们现在是好朋友,有些情至于心中,隐藏在最柔软的地方。

  “那就真的要麻烦你了,我还在想该怎么办,还好有你。”

  笑意在桃夭脸上展现,这一个问题算是解决了,原本就是有很大把握的事情,桃夭就知道妙音公主一定会答应的。

  果然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这样的顺利便可以省掉不少的麻烦。

  “我说过我会帮你的,王府里进来了一个李香菱这么久了,你怎么样,正妃的地位会不会动摇?”

  妙音公主多多少少还是担心于桃夭会受到李香菱的欺负,毕竟李香菱身后有着德妃,应对起来还是有些棘手的。

  她虽然担心,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期盼着桃夭自己安好,毕竟生活总是要自己去过的。

  “不会,她还没有能够动摇到我地位的时候,就她那些无病呻吟,简直无趣,若是能够有些大动作也好,正好无趣。”

  平静的语气里多了一抹的轻叹,似乎有些惋惜,这个时候的桃夭最希望的就是能够有些大事情发生来让自己好好的应对。

  Y酷o)匠f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而不是被一些小事情弄的头昏脑胀的。

  “清闲还不好么?多多少少给她一点教训,千万要小心,这些事我帮不了你。”

  无奈的摊手,妙音公主诧异于桃夭这种想法,有些不能够理解,但还是尊重于她,毕竟她知道桃夭优秀到无需自己担心。

  有些失落和自责,自己阻止不了李香菱事情的发生,不然又怎么会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扰乱桃夭的心绪。

  妙音公主冰雪聪明,自然能够想到桃夭今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那都是历朝历代无可避免的,只因为这是唯一的出路。

  如果不这样做,不受那些苦楚,那又该如何涅槃重新。

  虽然有时候妙音公主诧异与成婚后的桃夭与成婚前的大不一样,但她能够看出来现在的桃夭比之前的有些心高气傲。

  这本就是她应该拥有的。

  “放心吧,王府里的事情我都可以应对,宫里的可就靠你了。”

  桃夭也想要给妙音公主一个安心,只因为她知道妙音公主忧心于自己,心里感觉到暖暖的,自己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好朋友。

  这种暖流是桃夭从前没有感受到过的,因为有朋友就会有背叛,而她知道的是,妙音公主是不会背叛自己的。

  相互间一笑,都在给彼此安心。

  “公子,那位客官在找你。”

  店小二硬着头皮前来打断了桃夭与妙音公主的谈话,原本他是不想来的,因为冒然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然而当那个人爆出自己的身份时,店小二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够这样去做。

  顺着店小二的方向看去,桃夭便看到了少褆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反而看起来有些寂寥。

  他怎么来了,桃夭无奈的扶额,好端端的以为自己能够轻松一点,却不想又这样,难不成自己这几天不该出门么?

  “该死。”

  桃夭低声说道,语气里很是不瞒。

  妙音公主狐疑的看了桃夭一眼,便转头看去,终于明白了桃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回过头来不禁笑出声来,略微幸灾乐祸的看向桃夭。

  轻咳嗽了一声,严肃的对着店小二说道:“请他过来吧。”

  桃夭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店小二点了点头就快速离开了,好在是有惊无险,店小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用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让他过来干什么?”

  故意压低声音,桃夭有些不悦,甚至有些无辜和委屈的模样,她不想要面对少褆,想要逃避来落得清静,只因身份有别。

  “再怎么说你也是做嫂子的,拒而不见是行不通的。”

  妙音公主直接一语戳成,有些事她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她才想要桃夭去面对,逃避可是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虽然面对了也不一定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是眼前是无法逃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