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出口的时候,王一扬和徐天再度愣住了,这就是别扭么?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给她?”

  徐天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想要关心桃夭,直截了当的去关心就好啊,干嘛还这样偷偷摸摸的,徐天有些汗颜。

  可是为什么钟邪要这样做,桃夭现在缺钱吗?应该不至于吧,如果缺钱的话,应该问自己借才是。

  “直接把钱给她,她肯定不会接受,所以就送了两样东西给她,我不知道那两样东西是否值钱,够不够她用,所以才前来打扰的。”

  没有丝毫隐瞒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坦言相告,钟邪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除了对自己有敌意的王一扬,他觉得徐天还是蛮好的。

  至少对自己没有敌意。

  再一次的被震惊到的徐天与王一扬相互间交换了一个眼神,如果没有推断错误,那么桃夭得到箐喑和箐凛,必定是来自于钟邪。

  然而这个钟邪似乎并不知道。

  “你是说,那位姑娘手里的玉佩和手链都是你送给她的?”

  试探性的询问着钟邪,徐天心里觉得这件事八九不离十,只是有些难以置信。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样得到有些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又如何轻易送给他人,然而又在一直盯着,所有的问题串联起来,很是可疑。

  “是这样,有什么问题吗?莫不是那东西不值钱?不会啊,看起来挺值钱的。”

  即便钟邪行走江湖的腥风血雨多年,他仍旧只是一介武夫而已,曾经是个杀手,不喜欢舞文弄墨这些东西,求的只是一个痛快。

  低声嘟囔着最后的话语,钟邪微微皱着的眉头有些不悦。

  “那东西你怎么得到的?”

  终于沉不住气的王一扬着急着询问着钟邪,这是他与徐天都想要知道的事情,太过于超乎正常的存在,有些不可思议。

  同样也是为桃夭在找一个答案。

  “这个应该和你们没有关系吧?”

  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钟邪提高了自己的警惕,不悦的看向他们两个,有着提防。

  这些问题未免有些太多了。

  “银票我已经给那个姑娘了,她并没有把东西当在这里,听说是送人了,你还是自己去问问她吧。”

  徐天思虑了良久,半真半假的告知给了钟邪,实际上也是在对钟邪的一种试探。

  不怕告知给钟邪这样的话,只是想要知道钟邪接下来会怎么样去做而已,会不会对桃夭有所不利,又或者是其他。

  “你所言可是真的?”

  猛然一愣的钟邪有些惊讶与徐天的话语,没有当掉东西,是因为当不掉么?瞬间有些慌乱的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自己只是想要帮助桃夭而已,并不想挑明。

  “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去问她。”

  王一扬轻哼了一声,仍旧对钟邪没有任何的好感,这个人到底哪里冒出来的,竟然如此的莫名其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想要远离,这是一定的。

  到现在钟邪还是有些不明白,瞥了王一扬一眼,便直接离开了当铺。

  知道看不到钟邪的身影时,徐天和王一扬这才若有所思。

  纷纷感觉到怪异的他们还是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很奇怪,奇怪到他们所能想像和接受的能力。

  )酷D匠‘2网&\首g◎发

  “这件事你怎么看?”

  徐天问着王一扬,他心里没有一点谱,明显就能够看出来钟邪是个习武之人,而且行走于江湖,如果说他不知道那两件信物的事情,着实有些可疑。

  不管怎么样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整件事都是疑点重重,而且太过于巧合,有些不可思议,这让徐天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相信它不是偶然。

  “不知道,只能够等桃夭自己来解决了。”

  王一扬摇了摇头,便转身走向帘子处,现在的他,只想要自己去好好的静一静,必须要把这件事理清楚,因为他不能够眼睁睁看着桃夭这么多的麻烦要去一个个的解决。

  于心不忍。

  店铺里再度恢复到了平静。

  风来酒楼里,身着一身男装的桃夭正坐在二楼大厅一角的地方,偏僻却能够看到整个二楼里所发生的事情,一览无余。

  桌子上放着三碟小菜,还有一壶青梅酒,桃夭独自一个人浅酌,十分的悠闲惬意。

  这个时候并不是饭时,但终究人还是不少的,一起坐着聊天,远远看去还算是热闹。

  只有桃夭所在的这一角,寂静无声,如同黑洞一般的存在,沉寂到诡异在蔓延。

  脑海里堆满奇怪思绪的她,在这里寻求片刻的清静,或者说是在逃避尘世的喧嚣。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清脆而温和的声音带有一抹的柔意,打破了原本的沉寂,浅笑着,完全撞击着空气里的诡异。

  妙音公主一身藕粉色衣裙,如同一朵娇艳的花朵一样,眉目间那点朱砂痣鲜艳欲滴,端直出现在了桃夭的面前。

  闻声抬眸的时候,一瞬间桃夭的情绪染上了一抹喜悦,想不到妙音公主这么快就来了,还以为再需要一些时日才可以。

  “哪里是闷酒,只是在想事情,坐下吧。”

  桃夭淡淡的拿过桌子旁边的一个干净杯子,执起酒壶倒了一杯酒,然后推到了妙音公主面前。

  “听说少祯在朝堂上出尽了风头,这和你脱不了关系吧。”

  盈盈一笑,当妙音公主听到那件事情的时候,还有些疑惑是不是别人在乱传,然而更多的人再谈论的时候,妙音公主才能够确定下来。

  心里有些宽慰,终于忍不住要开始了么,妙音公主一直想要少祯这样做了,只是不想桃夭过的太过于辛苦而已。

  她就知道桃夭这样的古灵精怪,是一定能够有办法的,就看她想不想要去做了。

  “只是一些小把戏而已,少祯要是再沉默下去,恐怕再也没有出头的机会了。”

  如同喝水一般的饮下了一杯清酒,桃夭声音里有些沉闷,还有着一抹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

  或许是有些惋惜,又或许是其他,总之复杂到桃夭自己都诧异于自己这样的多愁善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