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子还不醒,王一扬又要看着店铺,坐了一会儿桃夭觉得无聊,便带着那一张银票离开了,很是茫然。

  原本桃夭不想带走的,结果王一扬偏偏怂恿着她,用什么“这是给你的,我们留着不方便”或者“就这一点东西,还推托什么”等各种乱七八糟的话语。

  王一扬只是觉得这件事需要桃夭自己去处理,就如同徐天所说的那样,有些事不该他们插手的,就不要去管,反而还会越来越凌乱。

  沉下气来的他自然认同于徐天的想法,哪怕他喜欢桃夭,奈何身份有别,重点桃夭又是个有夫之妇,再者,以桃夭的心高气傲,是不会因为什么而停留的。

  注目着桃夭渐渐远离的背影,思绪渐行渐远的王一扬脑海里一片空白,直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方才在想什么。

  “她走了?”

  徐天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姿态闲闲的靠着柜台,一副你不用说我也懂的模样看向王一扬,心里有些酸楚,不大得劲。

  他从小看到的孩子,什么事能够瞒的过自己,更何况王一扬的性子,他是清楚的,太过于执着,一旦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放弃。

  这一点,他和桃夭还蛮相像的。

  “恩,不再睡会儿么?”

  回过神来的王一扬收殓了自己的情绪,关心着徐天,现在可不是什么儿女情长的时候,一切只是因为泫箐教的关系。

  江湖上某些闻风丧胆的传闻并不是只是传说而已,有很大存在几率的可能。

  “她说了什么?”

  摇了摇头的徐天瞬间感觉到了头昏脑胀,沉甸甸的,很不舒服,忍不住用手撑住了头,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清醒,这个时候千万千万不能够倒下。

  或许是因为与箐喑和箐凛的事情有关,一向身体素质很好的徐天在一夜之间百思不得其解时,浪费了许多的精力。

  他无法估测如果泫箐教再现,又会掀起一场怎么样的腥风血雨,更何况早有人已经按耐不住了。

  “东西已经都交给了花落之,她这样的做法,老头子你觉得妥当么?”

  不经意的询问了徐天这样一句,王一扬想要知道徐天的想法,没有为什么,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而已。

  对于徐天为什么没有阻止桃夭这样去做,王一扬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好奇与不解,清楚于徐天的脾性。又不好明目张胆的去问。

  只能够旁敲侧击,零星的知道点什么也好。

  “不管妥不妥当,都是泫箐教内部之事,与我无关。”

  凌厉而倔强,徐天眼眸沉稳,甚至阴暗了几分,语气里是少有的严厉,还有一抹叹息与凌然。

  “老头子,收桃夭为义女,传授给她武功,你后悔吗?”

  良久,王一扬询问出来了自己心里反复掂量已久的话语,静静的等候着徐天的回答,却有些踌躇不定,甚至浅浅的担忧。

  “那我问你,喜欢桃夭,后悔么?”

  寥寥的笑了笑的徐天并没有正面回答王一扬,而是转过身来翻阅着正好放在柜台上的书籍,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的反问着。

  眉目间浅淡的笑意,便是徐天对王一扬的回答。

  但凡他做过的事,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从未后悔过,有些冥冥中注定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

  “当我遇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不凡之人,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但也难怪,不是谁都能够随随便便得到泫箐教的圣物,这才更能够说明桃夭的不凡。”

  稍稍停顿了片刻,整理了几分自己的情绪与语气,一种释然后的轻松,徐天的眼眸里有着亮光,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任凭事情去发生,毕竟这是自己所无法阻止的,那不妨就随他而去。

  “老头子,在我眼里,她只是桃夭。你们的恩怨,与我无关。”

  一本正经的看向徐天,王一扬低垂下去的眼眸有些内疚,然而话语里充斥着认真,这是他最为真实的想法,他喜欢的,仅仅只是那个人而已。

  至于她是好是坏,和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仍旧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

  “你能这样想,真是难为可贵,有些事,也不是我能够决定的,切莫心急。”

  合上了书页,徐天略微赞叹着王一扬,话语里多了些欣慰,他不想有什么东西一直牵绊着王一扬,这样会阻碍于他。

  这样也好,年青人的世界,就应该让他们自己去活。

  &G更新'最o@快_z上,酷匠网

  “请问,方才那个姑娘将东西当了么?”

  钟邪悄然出现,在踏进门槛的时候,便开口询问道,直截了当的打破了原本空气里的沉闷与压抑,话语里有着迫不及待。

  突然间的出现,惊吓到了王一扬和徐天,两人狐疑的看向钟邪,有些不明所以。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徐天,因为他突然间想起来了这个男子便是昨日所来那人。

  “这和你没关系吧?你这么心急是想要那两样东西?”

  盯着钟邪看,王一扬的语气里多了几分的寒意与冷漠,瞬间便有一种对钟邪突然而至的敌意,因为于桃夭有关。

  大约能够猜到这个钟邪和昨日那张银票有关,这个人到底是谁,有什么来头,为什么一直跟着桃夭,究竟有何目的?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如同供水般向他冲击而来,磅礴的气势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倒不是,只是关心价格而已。”

  钟邪无辜的话语淡淡的说出,并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眼前的人,让他如此对自己有种敌意,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让钟邪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看起来这么像坏人么?讪讪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尴尬。

  “是想要知道那张银票还剩余多少么?我现在就……”

  大约徐天明白了钟邪再次来到这里的目的,点了点头,缓缓地的道出。

  然而那还给你这三个的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钟邪便提高分贝,插嘴打断了徐天还没有说出完的话,语气里带有一抹悲壮。

  “并不是,我只是想知道她够不够用,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