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的目光看向王一扬,桃夭不知道他又在耍什么把戏,但还是听从与王一扬的话语,尝试着动了一下,便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神奇的力量的游走。

  不知道是因为错觉还是什么,桃夭感觉到这股力量的掌控似乎比之前轻松一些,这是为什么,难不成真的和王一扬方才打自己那两下有关系?

  桃夭想不到是因为什么,反正这类事情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想通过,对于自己而言简直是超越过于正常的存在。

  “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只是语气稍微有些缓和,没有方才那样的强硬,桃夭已经在很努力的克制于自己的情绪了。

  毕竟积攒下来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也是有些恐怖和可怕的。

  “帮你疏通一下而已,你无需担心,等到你熟悉后,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掌控了,那着三成功力就是属于你的了。”

  王一扬耐心的给桃夭解释着,尽可能用清晰的话语来解释,以免桃夭又有什么不明白的。

  总觉得不知道是自己表达的能力有问题,还是桃夭和自己身份差距大到连思想差距都很大,总是有些差异,这样的差异还很大。

  “原来这样,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要它们,毕竟是花落之的,而不是我的,我应该还给他,而不是据为己有。”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闷闷的话语解释着,这是桃夭最为真实的想法,只是这样的想法是不可能会实现的。

  因为花落之已经给了自己,就不会轻而易举的再拿走,不然当时的他又何必这样做,还给自己引来这样不必要的麻烦。

  直到现在桃夭都不能够理解与花落之的想法到底是什么,而自己眼前的是真像还是一种伪装?桃夭不知道,连分析似乎都有些困难。

  “它们现在已经是你的了,只需要想着该怎么样驯服它们,其余的事不是你该想的。”

  被桃夭这样的想法弄的有些莫名其妙,王一扬真的很想看看桃夭的脑海里到底装着什么,为什么总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尤其是功力这种东西,给出去的哪里还有收回的道理,简直是根本不可能会会发生的事情,桃夭怎么会这样说。

  “好吧,我知道了。话说老头子不可能真的因为那个而纠结到天亮吧?”

  宁可认为这是王一扬的夸张,也不愿意承认于它真实的存在,因为桃夭觉得不可能,一定还有什么瞒着自己的事情存在。

  至少这么些时日以来,桃夭对于徐天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不会莫名其妙的去做些什么事来耽误自己的时间和影响自己的心情。

  “老头子说。你昨天离开后,有一个朋友送了一张银票给你。”

  再三思量后,徐天和王一扬便商定好了,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和桃夭有什么关系,但有些发生的事情,是不能够去改变的。

  更何况桃夭有这个权利,所以徐天和王一扬打算将这件事告诉给桃夭,来由桃夭自己抉择,而不是他们去干扰。

  "朋友,什么朋友?"眼眸突然一紧的桃夭瞬间在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有什么样的朋友会将银票送到当铺来,百思不得其解的桃夭很是无奈。

  询问着王一扬,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来,而不是还需要自己在这里猜测。

  细细的思量了许久,桃夭都没有能够想出来到底是谁会这样做,索性开始怀疑是王一扬消息传递错误的因素。

  “不知道,只是说如果你当东西,让我们给你价格高一点,差价他来补。”

  按照徐天对于自己的解释,王一扬整理了一下便说给了桃夭的听,毕竟这是和桃夭有关系的,王一扬觉得自己理所应当将事情顺一顺才好。

  总是这样乱七八糟的想法,王一扬自己都有些受不了自己,更别提桃夭是怎么样的想法了。

  “谁会这样做?”

  听到王一扬这样的解释时,桃夭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个人到底是知道多少,才敢这样帮自己,然而现在的自己并缺钱,这是为什么?

  好不容易有些喜悦的荣耀,瞬间便被失落是所替代,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

  陷入沉思的桃夭仔仔细细的想着,尽可能的排除百分百肯定,所剩之人寥寥无几,实在做不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有些奇怪,甚至可以说是诡异的存在。

  “不知道,只知道那个人不敢见你,不然也不会到这里来,你还是好好想想为好,很可能这是个圈套。”

  一脸的认真与严肃,王一扬也想要帮桃夭一些什么,可是自己貌似并没有做到,只能够再去努力一些才是。

  毕竟王一扬不想看着桃夭孤独一人,独自去战斗,那样可是一点也不好玩,反而很是危险的存在。

  提醒而警告着桃夭,虽然王一扬当心于桃夭,只是有些下三滥的手段防不胜防。

  “我也不知道了,这么大的范围,没有排除的办法,所以只能够看运气吧。”

  不抱一点希望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桃夭微微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感叹于什么,只是终究是没有用的。

  (看正版7c章Z^节上x酷q匠网W●

  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有这一张银票,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反正这样的东西自己也无需去在乎,只是好奇心仍旧存在而已。

  “恩,他一定是另有目的,小心为好。”

  王一扬不放心的叮嘱着桃夭,真怕桃夭一时间的糊涂会做什么傻事来。

  然而现在的桃夭所想的并不是这个,而是那个神秘人,他是如何知道箐喑和箐凛在自己手上,还有这样黄网的事情,实在是不能够理解。

  那就只能后说明箐凛和箐凛的事情那个人是知道的,会不会是和他有关系?

  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来,桃夭自己都吓了一跳,然而这是罪合理的,不然该怎么样来解释。

  “你放心吧,我会的。”

  回过神来的桃夭重重地点了点头,像是在保证什么一样,连语气里都夹杂这一抹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调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