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细思量之后,桃夭再度出现在当铺门外,看着仍旧紧紧关闭的店铺门的时,不禁扶额,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徐天和王一扬是要有多懒。

  正在考虑要不要敲门的时候,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还存有睡意的王一扬模模糊糊看到有人站在这里,反应迟钝后,立刻清醒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生硬的语气里满是不知所措,连王一扬的表情都有片刻的凝结,完完全全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桃夭。

  自己这副模样,满满的尴尬,王一扬都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桃夭,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转过了头去,脸颊上出现可疑的红晕。

  “怎么,我不能来么?”

  听到王一扬这样的发问,桃夭轻佻起眉头,浅笑着反问着这个时候懵逼的王一扬,语气里都有着一抹玩味。

  从容不迫的站在那里,反而王一扬在她面前倒是显得有些窘迫,恨不得眼前有个可以钻进去的地缝让自己来逃避,王一扬如是的想。

  “并不是,进来吧。”

  快速转身走进去,尽可能躲开桃夭的目光,王一扬有些羞愧,都不知道该怎么样来面对此刻的情形,简直是无法形容。

  脑海里细细反复思量了片刻,王一扬做出的决定则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来面对桃夭,只有这样或许才是眼下最好的办法吧。

  桃夭顺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时,王一扬就将泡好的茶水放在了桃夭手边的桌子上,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从容自若。

  “老头子呢?”

  偏着头看向这个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的王一扬,桃夭淡淡的询问着,她可以当做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方才王一扬那可爱的模样,可以忽略不计,全当是自己的一种错觉也好。

  “还没起来,昨夜他想事情想到了天亮,才睡下不久。”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和语气后,王一扬的语气里有一抹担忧与紧张,关于那件事,多多少少他也是清楚一些的,是与桃夭有些关系的。

  沉吟片刻,王一扬还是想要直直的问出口,毕竟总是自己猜测也得不到什么,倒不如干脆的直截了当一些,说不定还能够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事情,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桃夭不解的看向王一扬,明明昨天徐天还好好的,怎么自己今日再来就有些不一样了?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确实值得桃夭好好的想一想。

  寥寥的询问着,手指在玩弄着,一副姿态闲闲的模样,然而她心里却不能够这样悠然自得。

  “自然是和你有关系的,也和箐喑箐凛有关系。”

  直截了当的说了出口,王一扬想要看到桃夭的反应。昨夜自己回来后,听到徐天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唯一清晰的感觉便是不可置信。

  王一扬以为桃夭只是个八王妃、是元帅的千金,只是一个好玩的女子罢了,却不想她竟然能够和这样江湖的事情扯上莫名其妙的关系。

  本以为还是徐天和自己说笑,但他看到徐天眼眸里的认真的情绪时,王一扬便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

  “可不可以不要再提了,我不想和它们扯上任何关系,东西我已经给了花落之,如若你们对它们还有些什么兴趣,不妨直接去找花落之。”

  不耐烦与冲劲的气息掺杂在一起,桃夭发泄自己内心里的那股已经压制不住的崩溃,她可以忍一时,但不能够一直去忍。

  这件事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够过去,桃夭不喜欢,总能够感觉到遥遥无期,却又是转身近在咫尺的距离。

  呼吸声有些急促,桃夭此刻的心情和话语都好不到哪里去,反而有种要继续变差的趋势。

  “你别激动,消消火,我只是……哎算了,没什么,你别生气。”

  讪讪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面对突然间这样的桃夭,王一扬有些不适应,却在努力的配合,想要再次去提那两个词语的时候。

  在桃夭的眼眸里被扼杀掉了,索性就放弃了,因为王一扬不想要惹桃夭继续不开心下去。

  “花落之给的功力你能够驾驭么?”

  &z更_w新L最快…上|酷☆A匠网h

  转而便将话题引到了另一件事情上,虽然相互之间有些息息相关,但还是不一样的存在。

  王一扬心里清楚的则是,如果不同的力道在同一个身体里游走,不能够融合到一起,可能会发生什么想象不到的事情。

  总之还是小心翼翼为好,若是桃夭能够驾驭,那还好,若是不能,后果不堪设想。

  “并不能,大约是因为我功力不够所以没有办法控制吧。”

  苦笑的意味在桃夭唇角展现,急躁的情绪在发泄出来后好了一些,没有像刚才那样反应的激烈,不过桃夭并不后悔那样做。

  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情绪随着自己的表现所发生的一些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而已。

  “也是,毕竟花落之的功力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够掌控的。”

  像是赞同于桃夭所言的这样,王一扬点了点头,悄然的向桃夭靠近,在趁桃夭不注意的时候,用力在桃夭的后背打了两下。

  速度之快与力道之重,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停顿。

  “你干嘛?”

  吃痛的桃夭迷茫而厌恶的瞥了王一扬一眼,很是不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好好的打自己两下,是想要明目张胆的找死不成?

  没有多少善意的语气里反而有些冰冷,因为这样的一件看起来如同小事一般的存在,桃夭并不喜欢,反而很是厌恶。

  “你现在试试怎么样。”

  直接无视掉桃夭的反应,像是自言自语一半的缓缓开口说道,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什么样的情绪,反而是异常的淡然。

  王一扬瞥了桃夭一眼,不禁扶额,桃夭那样想要将自己碎尸万段的神情是闹哪样?自己很无辜好不好。

  动了动脖子,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还在自己的脖子上,掠过那样没有任何善意二冰冷的目光,安之若素。

  自负于自己情绪的调解还是比较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