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之。”

  既然一个属于阴兵,一个属于阳兵,那他们之间必定是相识的,如果这样,桃夭觉得自己并没有隐瞒的必要,看着如梦这样心急,索性告诉她也好。

  感觉到对于如梦而言非凡的意义,桃夭还是有些心软,狠不下心置之不理,索性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然后便心安理得的告诉给了如梦,有什么事还是直接去找花落之解决为好,反正和自己没关系了,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公子为何要交给他?”

  皱着的眉头再度加深,如梦并不理解桃夭的做法,对于花落之,如梦自然不陌生,只是不陌生是一回事,熟悉又是另外一回事。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桃夭会这样做,桃夭到底和花落之什么关系,竟然能够将到手的东西拱手相让给他人。

  箐凛和箐喑可不是什么寻常物品,看得出来,桃夭是知道的,如果知道还这样做,那就十分可疑了。

  “本公子不想和这些东西扯上关系,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适可而止。”

  终于发出来警告的命令来,桃夭觉得自己再忍下去,只会有更多的事,不管自己交给了谁,都是他们的事,桃夭想要的只是清静。

  重要的是她该如何让少祯得到皇上的重视,让其他人不敢小瞧少祯,而不是去研究什么箐喑、箐凛,什么阴兵、阳兵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如梦明白了,有一点请公子放心,如梦不会伤害公子分毫,也不会给公子造成任何威胁。只是如果可以,箐喑和箐凛的事情,还请公子慎重考虑。”

  终于不再抱希望的时候,如梦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微微叹息,贝齿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时,向桃夭这样保证着。

  这是如梦绝对可以做到的,不管她最初来青楼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什么,但是在箐凛面前,一切都要为箐凛让步。

  如梦是绝对不会忘了最初的自己,还有最初的执念,那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你伤害不了本公子的,至于箐喑、箐凛,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不需要再抱什么希望。本公子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只要安分就好。”

  微微摇了摇头,桃夭淡然的情绪,提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执起茶杯,缓缓吹着袅袅的热气,而后喝了几口,润润自己干涩的嗓子。

  说了这么多的话,桃夭自然是累了,为了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她宁愿忍了这样的麻烦,也是可以的,总比后续问题严重要好得多。

  最想要的就是这样一次性解决掉是最好的,拖延只会让问题更加的严重,趁桃夭现在心情还不差的时候。

  轻缓了一口气,桃夭的心绪有所调整,没有向是刚来的时候那样烦躁了。

  “是,如梦知道了,但公子还是自己小心为好,毕竟有些事不是如梦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点了点头的如梦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略微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给桃夭提了一个醒,就当做用来回报桃夭所告知给自己的人情吧。

  有些事如梦知道,却不能够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这是她最大的极限了。

  b^酷X{匠网}正M版,首发¤#

  “恩。”

  轻轻摇晃自己手里握着的茶杯,而后桃夭仰头一饮而尽,用力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清楚的听到碰撞所发出的声音来。

  最后如梦所说的那些话,桃夭大抵能够明白几分,寥寥的情绪在脑海里打转,最后化为一声轻叹。

  “公子可是被如梦给气到了?千万别往心里去,反而给自己造成烦恼。”

  廖氏端着一碟水晶糕缓步而来,温和的笑意,连语气都带有一抹小心翼翼的轻松。

  看到如梦不开心的走出来的时候,廖氏这才敢进来,接着就听到了桃夭的叹息,有些疑惑,甚至是担忧。

  她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但总觉得不是什么比较好的事情,所以才担心桃夭。

  并不知道桃夭哪里来这样不好的心情,廖氏想不通,但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去问,因为可能会一不小心就触碰到桃夭的底线,那可就糟糕了。

  “并没有,她以后不会再对本公子有任何的威胁或是危险的存在了,就是一个普通的青楼女子,无需提防。”

  不该让别人知道的,桃夭自然不会让她知道,而是模模糊糊的回答后就转换了话题,轻而易举的,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这种事桃夭早就做得得心应手了,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是很自然,自然到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一样。

  该告诉廖氏的,桃夭自然还是会说的,她知道廖氏对如梦的心思与隔阂,所以桃夭这样也只是提醒而已。

  “老奴知道了。”

  虽然不知道桃夭为什么会说这样奇怪的话语,但终究是桃夭说什么便是什么,廖氏唯命是从,反正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

  着实还是担忧桃夭,可是桃夭并不需要自己的担忧吧,廖氏心里默默的这样感觉着,紧闭着自己的双唇,尽可能让自己变得放松下来。

  “青楼的事,你还需要再操劳一段时间,本公子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做,一旦有重要消息,一定要亲自汇报给本公子。”

  不放心的叮嘱着,总有一种青楼的生意并不怎么顺利的感觉,桃夭到现在还记得那堆茶叶还堆积在仓库里,说不定都快要麻烦了。

  果然遗漏下来的问题是最难解决的,如果这样,那就让它继续留着,眼前才是最为重要的。

  “公子这是哪里的话,公子让奴婢做什么,奴婢便做什么,绝不违抗。”

  再度像桃夭表明自己的衷心,廖氏从未想过背叛或是反抗,已经认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去改变的。

  然而能看到桃夭这样一点点变强,廖氏心里是欣慰的,正好可以以慰夫人的在天之灵。

  温和而慈爱的目光与笑意,时光在廖氏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恩,这里就交给你了。”

  桃夭唇角的弧度有一抹淡然,微微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