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公子也是知道箐凛的,如梦来的那日,恰巧看到了公子的随从手里拿着箐凛,虽然只有一角,但我绝对不会认错。”

  异常笃定的话语,如梦很是自信,但她不解的则是,为什么箐凛会在桃夭手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些太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

  盯着桃夭的眼眸不想错过任何的桃夭眼眸里和唇角旁,还有眉目间没有被银质面具所遮住的思绪,因为她拼命的想要去了解这一切。

  “你这样的肯定,就不怕自负么?”

  慵懒的笑意淡然的开口,桃夭唇角旁的弧度轻轻上扬,眉目间有一丝松懈,没有丝毫的紧张,反正箐凛现在不在自己手里,和自己已经是没有关系的了。

  到底如梦也许是因为箐凛而来的也说不一定,能够认出箐凛的人来,绝非简单人物,这一点桃夭是明白的,从她看到如梦第一眼开始,她就知道,如梦绝非平庸之辈。

  “自负又能够如何,我才不会胆怯,更何况我知道自己不会看错,公子,其实箐凛就在你手里吧。”

  如梦笑了,微微抬起下巴,带着一抹傲气与侠义,明明是个弱不经风的女子,却没有丝毫的柔弱之意。

  发亮的眼眸就如同认定一般,不是什么轻而易举就可以改变的。

  这个时候的桃夭似乎有些能够明白些什么了,要么如梦是箐凛能够召唤的阳兵,要么就是想要召唤阳兵,无外乎就这样两种情况。

  而且现在的如梦似乎很是确定。

  “你看没看错都是你的事,不过你还真自负了,箐凛并不在本公子手里。”

  稳了稳自己的气息后,桃夭索性直截了当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更何况她说的也是事实,昨夜箐凛和箐喑就一同给了花落之,怎么可能还会在自己手里。

  虽然如梦来者不善,但对自己而言的危险性应该不会很高,不然如梦早就该动手了,如果她那样做的话。

  不过现在的桃夭是不害怕如梦的,有百分百能够战胜如梦的把握,只因为她身体里多了那三成功力。

  “四海八方齐聚下一句是什么,公子可知道?”

  面对桃夭这样的态度,如梦心里略过一抹慌张,瞬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突然间想到了这个至关紧要的号令。

  看…正"J版¤:章节上(^酷匠Hv网

  能够这样问,是因为如梦觉得桃夭是一定知道的,哪怕桃夭否定了自己的笃定,然而她还是在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桃夭和箐凛一定有某种联系,不然为什么自己提到箐凛的时候,桃夭不禁没有丝毫的诧异和紧张,反而是平淡到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是什么,如梦,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汗颜的桃夭尽可能从容的应对着,为什么又是一个没完没了的人,要是桃夭知道送给自己东西的人是谁,她一定分分钟弄死那个人。

  一定要好好问清楚为什么非要自己和这样的事情扯上关系来,真是够够的。

  “公子既然知道箐凛,应该也会知道这个吧,不瞒公子,我便是阳兵,本以为这个身份不会再出现,直到那日我来到这里后被公子留下,而后就看到了箐凛,我便知道,我身上的责任又重了。”

  如梦浅浅一笑,自顾自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在桃夭面前直截了当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因为她无忧亦无惧。

  她相信于桃夭,能够将自己留下来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太重的心机存在吧,不然自己这两天在桃花洲里怎么可能会清闲。

  至于廖氏对自己的警告,大约只是廖氏自己对桃夭的关心吧。

  “阳兵,那句号令与你就并没有什么关系可言吧。你能够这样明目张胆的在本公子面前承认,就不怕本公子杀人灭口么?”

  昨天才遇到一个阴兵,今天就是阳兵,明天该不会又扯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吧。

  桃夭不禁扶额,那个时候的自己为什么要把如梦留下来,如果当时拒绝的话,如梦或许就看不到箐凛了。

  真是一个失误啊。

  无奈于如梦的坦诚相告,难道她就不能够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么,就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然后安安分分的,不好么?

  “公子不会这样做,我就知道公子不会不知道号令,烦请公子请出箐凛来。”

  眼眸的亮光加重的时候,如梦甚至有些兴奋,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她已经等的太久太久了,久到几乎都要放弃了,还以为不会再出现了。

  看来自己等待没有白费,箐凛终于出现了。

  还是想要亲眼看到箐凛的存在,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更加的确认,因为这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时刻。

  “箐凛不在本公子手里,昨夜本公子交给了应该属于它的地方,连同箐喑一起。所以本公子不想再与这件事扯到什么关系,本公子这样说,你可明白?”

  对于如梦这样反常的表现,桃夭无以言对,甚至很嫌弃,因为她并不知道箐凛对于如梦而言到底是意味着什么,同样的她也不想知道。

  索性如实告知为好,若是如梦再天天缠着自己要看箐凛,那可就不好玩了,还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困扰,桃夭才不愿那样的事情发生。

  尽可能用认真的语气和如梦讲这些话,耐心而认真,实际上桃夭的心情已经很难来形容了。

  “箐喑?它也在公子的手里?公子交给了谁?”

  不陌生的词语出现在如梦耳旁的时候,下意识皱起了眉头,原来箐喑和箐凛都在桃夭的手里么?

  不可置信的眼眸看向桃夭,如梦再度陷入了迷茫,追问着桃夭,只是想要知道那个自己所想要知道的答案而已。

  她已经不想要再等下去了,等待的时间久到连她自己都不想要再等下去了,甚至都要忘记自己隐藏的这个身份,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眼看着好不容易要重拾自己的身份与昔日的辉煌与荣耀,然而并不是她所想象的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