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样,如梦明白了。”

  若有所思的低垂下眼眸,如梦微微抬眸,眼眸里突然一亮,收殓了自己那别人看不到的弧度,镇定自若。

  语气里有着一抹轻松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困扰,反而是一种恍然大悟后的豁然开朗,也没有因为桃夭这样的话表现出什么不悦来。

  即便是这样,如梦也清楚一点,那就是桃夭并没有说完整,或者说方才的话都只是在诓自己,并非是真实的。

  然而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大约只有桃夭自己的定义吧。

  周围的女子越来越迷糊了,不能够明白如梦这样的反常到底是为什么,还有桃夭所说的话,都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意味。

  不善的目光纷纷向如梦投来,轻蔑与不屑。

  有的女子认为是如梦故意这样来吸引桃夭的目光,很明显,她成功的引起了桃夭的注意。

  “那你们呢?你们和她可是一样的,最近生意下降,是为什么,你们有想过吗?干这一行的,连人都留不住,那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平静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而冰冷的时候,连眼眸都是锐利的,桃夭突然转换的语气,对于她自己而言是很简单也是很正常的。

  她对如梦可以和颜悦色,不代表她对所有的女子都可以这样,因为不一样。

  心里清楚她们的差别,如同天涯海角那般,相互之间遥不可及的存在。

  此话一出,女子们都收回了自己好奇的目光,纷纷底下了头,这个时候她们不说话可能才是最好的,因为说的多,错的也就多了。

  不说不错,才是最好的,沉默可以代替回答。

  只有如梦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姿势,并没有像她们那样再度低头,以至于她比别人都稍微高一些,在人群里比较出众。

  桃夭瞥了一眼她们这种胆小怕事的样子,轻哼了一声,不屑的语气,而后走到了老鸨面前,停下脚步,轻佻起眉头。

  “她们可都是归你管的吧?”

  波澜不惊的声音里有一抹诡异的笑意,稍稍提高了分贝,无声的在责备于老鸨。

  可见桃夭对这群女子们的表现并不满意,原本只是想她们差不多就可以,无需去在意什么,然而又发现不太可能,反而持续下降会引发不必要的后果,还是小心为好。

  毕竟桃夭不能够让她煞费苦心所建立起来的东西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毁掉。

  “是这样,妾身定会尽心尽力教导她们。”

  突然而至的情绪让老鸨有些不知所措,面对桃夭这样的威严,甚感压力庞大,声音都压低一些,里面带有讨好的意味。

  低眉顺眼,感觉到了桃夭心情不好,自然不敢再去继续引火自焚。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五天内,本公子要看到业绩直线上升的样子,而不是下降,明白么?”

  其实这几天的情况倒还好,只是桃夭必须有一个明目张胆的借口而已。

  ;最5◇新章4节u上x酷☆匠x☆网nm

  心情不好的她,自然是要找其他来发泄,而且必须要是理所应当才行,总不能够胡乱的去做什么,这样对自己没有好处。

  已经让少祯开始出显露锋芒了,桃夭虽然明白自己需要面对的对头到底有多少,从前还能够松松散散一些,现在恐怕是不能够了。

  “妾身一定听从公子吩咐。”

  心里不由得一惊,无论如何,老鸨也没有想出来生意到底哪里有所不对,盘算好久,终究是无能为力。

  只能够将一切都归到桃夭的野心上,毕竟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老鸨是这样认为的。

  “廖氏,你协助她整顿这里。如梦,你随本公子来。”

  略微点了点头的桃夭偏着头看向廖氏,用平静的语气缓缓地开口,略微停顿了一两秒后,这才侧着身子再度开口。

  从如梦的眼神里,桃夭就知道这个女子有话要对自己说,既然如此,听听看或许无妨。

  总觉得会有什么故事发生,桃夭镇定自若的瞥了所有人一样,而后从容的离开了,直径上了二楼,去那个属于她的包厢里。

  如梦穿过自动分开给她让路的人群,从容不迫的跟在了桃夭身后。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们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悄然无声,太过于安静,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细微的脚步声。

  随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不到桃夭的身影时,这才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所有的提心吊胆都在这一刻平安下落。

  推开房间门后,桃夭直径走了进去,顺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抬眸看着跟着自己进来然后站在自己面前的如梦,一脸平静。

  “说吧,你想要说什么。”

  如梦正在想自己该如何开口,琥珀色的眸子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微微眨着眼眸,红润的嘴唇动了几下,终究没有说出话来,抿住的嘴唇勾起了一抹轻微的弧度。

  听到桃夭这样说的时候,先是一愣,凝住的眼眸盯着桃夭看,思虑了几秒后,淡然开口道:“箐凛是不是在公子手里?”

  语速略微有些加快,来掩饰住自己的紧张,如梦此刻手心里正在冒汗,自己未免有些太过于鲁莽了,就这样轻而易举的问了出来。

  但如梦明白,如果自己不这样问,怕是也不会知道什么。

  “箐凛,为什么这么问?”

  再度听到这样两个字的时候,桃夭不由得一愣,为什么又是和这样的事情扯上关系来,她一点也不喜欢,可是如梦,到底是如何得知?

  这个时候的桃夭就有些迷茫了,如果是少褆或者德妃的人,那么是不是代表少褆或者德妃也知道这样东西的存在。

  难不成他们的野心……

  桃夭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可能一开始自己的设想就是错误的吧,尽可能这样来安慰自己,平复自己的心绪。

  有些看不透的她瞬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桃夭很少有这种应对起来有些棘手的时候,连心脏都有些平复不下来,甚至有些烦躁。

  终归一切都是应该有原因的,桃夭笃定,就看如梦是什么样的心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