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里规规矩矩站着的女子们皆是化着淡雅而精致的妆容,穿着飘逸的衣裙,各形各色,环肥燕瘦,而脸上都是浅浅的笑意。

  保持着这样的姿态,挺着脊梁骨,不敢有一丝的懈怠,也不敢有任何的松懈,提起十二分精神来,以免有任何的差错。

  明明是夏日炎炎的天气,聚集人多的地方原本应该就更热,然而此刻大厅里的温度不但没有上升,反而正在不断的下降。

  桃夭神色淡然的在她们周围走来走去,微微抬起下巴,正在打量着什么,老鸨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站在一旁,神色有些凝重。

  原本那日离开的桃夭是没有任何的异常,然而今日早上刚来的时候,气息就有些诡异,没有向往常那样直接去二楼特殊的包厢。

  这一次的桃夭很是反常,至少老鸨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桃夭直接站在大厅的中央,四处张望了一下,便淡淡的吩咐道:“一盏茶的时间,通知所有姑娘穿戴整齐来到这里,过时不候。”

  顺势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老鸨连忙亲自上茶给桃夭,没有任何的反抗与疑惑,而是直接回答着“是”,便赶紧着手身边的人去做。

  儇媚的笑容堆积在老鸨的脸上,努力讨好着突然变了样的桃夭,老鸨知道自己无法轻而易举的捕捉到桃夭的情绪,但是能够附和着她。

  不过就是桃夭说什么便是什么,哪怕有再多的疑问,也不能够言半分。

  气氛因为桃夭的到来而变得紧张了起来,反而桃夭本人却是从容淡然。

  老鸨很是不解的向一旁的廖氏用眼神询问着,而廖氏回答她的只有摇头,那就代表不知道。

  无奈的看向天花板,连廖氏都不清楚的事情,看来自己只能够自求多福了。

  陆陆续续,姑娘们都连忙赶来,整理好自己的衣裙便规规矩矩的站好,生怕出一点错。

  不过值得庆幸的也是,一盏茶的时间,所有的姑娘都聚集在了这里。

  这一点还是让桃夭有些满意的,至少没有一个人拖拉。

  将手中的茶杯放置在桌子上,那一瞬间,陶瓷与杉木的碰撞,发出激烈而清楚的声响,简直在这样巨大的沉闷里划开了一个口子。

  只是这样的口子很快便合上了。

  “一盏茶的时间,你们没让本公子失望。”

  温润的语气稍稍提高了分贝,桃夭眼眸扫着她们,清楚的看到了她们每一个人的情绪,还有隐忍起来的,全部都一清二楚。

  空气中的冰冷有着片刻的缓和,然而温润的语气里却有着明显的疏离的意味,有着原本就属于它的凉意。

  唇角边扬起了一抹弧度,抿着嘴巴,似有若无的笑意,捉摸不透。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姑娘们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有些放松,表面上不敢显露出其他的情绪来,唯恐被桃夭责骂。

  “你们同在这桃花洲里,便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桃花洲生意好了,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对你们与对本公子都有好处。但生意不好了,那就是另外一种说法了。”

  平平的语气在最后一句话里多了一抹笑意的时候才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一抹僵硬。

  谁都不知道桃夭突然提这个做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桃夭的心思是怎么样的。所有人不约而同拥有的情绪便是惶恐。

  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的她们自然没有人敢说话,沉默的一言不发。

  “公子想要说什么?”

  良久,一道清脆而温婉的女声打破了这样的僵局,在场的姑娘们,不由自主的都将目光转到了声音来源之处。

  当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如梦身上的时候,情绪淡然的如梦没有丝毫的异样,冷淡的目光四处流转了一下,并没有将周围诧异的人放在眼里。

  波澜不惊的看向桃夭,没有丝毫的胆怯,因为如梦并不明白桃夭所言的用意。而且周围的人明显都想要问,却没有一个人问出口,这一点让如梦感觉到了奇怪。

  /酷匠g(网唯qq一Q"正@版…,`其u他都vX是_盗》版\

  不过都无所谓了,反正是和自己没关系。

  “本公子留下你是为了什么,而你又是怎么做的。”

  抬眸目光定格在如梦身上,那张白色的面纱掩饰住的容颜看不到任何的情绪,然而却清楚的看到如梦眉目间的疑虑。

  桃夭话锋一转,没有针对所有人,而是直接质问着如梦。她必须要让如梦明白,在这里可不比她从前的自由,该做什么的时候,都是一定要做的。

  虽然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来者不善是一定的,也许是少褆的人,也许是德妃的人,无所谓了,反正谁的人都一样,都不是自己的。

  “如梦也想要知道公子留下如梦为了什么?”

  理所应当一般,如梦唇角是一抹浅淡的笑意,柔情似水的眼眸,连语气里都带有几分略薄的笑。

  凝眸看向桃夭,掩饰住自己所有的情绪,这是如梦在房间里一直都在想的问题,这个桃夭,到底想要玩什么?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看到了那日扯叶再离开的时候,手里所拿着的那样物品,哪怕只是一角,但如梦明白,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这样一来,如梦就一点也想不通了,是因为桃夭知道些什么把自己留在了这里,还是不知道?

  然而如梦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没有人会把明目张胆的威胁留在自己身边,一定另有隐情。

  一向自信的如梦突然变得迷茫了起来,心里没有底的不知所措。

  “这里是青楼,本公子留你在这里定然是要利用你身上的价值来赚银两。”

  无视掉如梦眼眸里的那抹似乎是自己错觉的情绪,安之若素。

  就将如梦当做普通的青楼女子一样,而不是她特殊的身份,只有这样,或许才能够不露痕迹。

  用世俗的目光来看待这份产业的利益,桃夭没忘记自己现在也是一个商人,而商人的存在就是为了利益。

  不管在哪个时代,被所认为的身外之物,都是离不开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