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因为其他什么,而是白衣青年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花落之处于危险之中。

  对于花落之这样的话语,白衣青年有些猜疑和顾虑,同时拥有两个,这样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可是分明他清楚花落之是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有些不能够接受。

  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只是因为桃夭。

  “不知道,她不但拥有这两样东西,还知道我们的号令。”

  摇着头的花落之唇角扬起那抹弧度透漏着一抹苦笑的意味,眼眸里的情绪有些飘渺,琢磨不透。

  没有半分对白衣青年的隐瞒,反倒是和盘托出。

  虽然收下了这两样东西,而他的心里还是没什么谱,唯一能够做的只有静观其变,而这样不能够主动出击的事情对于花落之而言并不是好事。

  “你是说,四海八方齐聚,阴兵开路玄虚。”

  下意识的直接将这句话说出了口,白衣青年对于这个并没有多少的错愕和诧异,毕竟比起那两样信物来,这具号令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疑问的,然而这样的疑问或许是得不到解答吧。

  “没错,桃夭不仅拥有这两样信物,还有号令,依教规,她便是泫箐教的教主。”

  重重的点了点头,花落之在自己的舌尖将这些话辗转了许久,终于说出了口。

  反正他已经接受这样的事实了,莫名其妙的连礼都行下了,哪里还有他能够反悔的余地。

  况且他没有想过要反悔,因为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不可,桃夭身为王室之人,怎能够当此重任。虽然按教规而言不错,只是还有不妥之处,这两样信物的来源我们谁也不知道。”

  郑重其事的对着花落之摇了摇头,白衣青年不想花落之莽莽撞撞的,那样或许会很糟糕,尤其是这样至关重要的大事。

  一定是需要三思而后行,方可。

  信物虽然出现了,但没有人知道它突然出现的原因,所以这个问题还是一定需要去解决的,不能够这样糊里糊涂的就过去。

  “不管来源是什么,信物都是在桃夭手里。可是她却将这些东西都交给了我,说任由我处置,一瞬间,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去做了。”

  如实地向白衣青年道着苦水,花落之心里闷闷不乐的原因就这样存在着,或者是有些不痛快,与他无关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将他牵扯进来。

  他只是一个归属于箐喑算能够号令的万分之一而已。

  “她既然交给了你,你自然是要妥善保存才是,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物品,至于它们的严重性,你不是不知道,所以说你该知道怎做了吧?”

  难为白衣青年在这个时候还有调侃花落之的心情,现在的他已经缓了过来了,反正这都是他自己迟早要接受的。

  白衣青年的接受能力要比花落之好许多,偶尔的顾虑,也自然会比花落之好一些,只是有些时候就不行了。

  “我知道了,妥善保存就是。”

  心里憋屈而苦闷的花落之不敢发泄自己的不满,只能够这样答应着,然而他这样的反应却让白衣青年很是受用。

  就喜欢看花落之这番模样。

  “眼下局势大有不同,箐喑与箐凛的事暂时不要声张,现在还不是他们该出事的时候,哪怕丢了性命也不能丢了它们。”

  低沉而华丽的声音,带有一抹凌厉与笃定,白衣青年仿佛像是下了必定的决心一般,不容有半分的质疑与改动。

  就像是信仰一般的存在,怎能够轻易的动摇。

  泫箐教,多么三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语,眼眸底不禁隐隐的浮现出一抹苦涩的意味。

  有多久了?白衣青年并不知道,大约是过去的时间太长了,连记都记不清楚,索性便不再去想。

  “不用你而言我也是知道的,只是箐喑和箐凛的来源,还需要再继续查下去么。”

  沉默了许久的花落之,良久突然这样开口,很是认真的模样对着白衣青年,心里的疑问并不比白衣青年。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花落之现在的复杂心情有所缓和,不像刚开始时那样的烦躁,也许是因为在和白衣青年的聊天几找到了什么,又或者是其他不知道的因素。

  总之就是很奇怪,但还是这样奇怪的存在。

  “查,不管怎么样,总是要查一查的,这一点你比我更加的清楚。”

  此时的白衣青年已然坐起了身来,周围似乎散发着与月亮相同的光芒,微抬眼眸,就好像是洞晓一切。

  带着一抹挑衅的意味,还有对于花落之不够用的脑海里起到影响的作用。

  本意只是想要提醒花落之,只是白衣青年也难免不存私心在里面。

  如果说,花落之的思维的想要为所欲为,那么白衣青年与他则是恰好相反。

  “我可能要离开几日。”

  语气里的情绪变得有些平淡的时候,白衣青年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是了,他要离开这个自己已经呆了许久的地方。

  有些事他需要亲自走一趟去处理,具体的是什么,他并不打算告诉花落之。

  倘若往后花落之能够明白,白衣青年还是能够说两句的,倘若不明白,怕是什么都没有了。

  “这么久,你要去做什么?”

  下意识的问出这句话的话时,花落之有些后悔,因为他很少能够看到白衣青年离开这几里,除非是特别紧急的事情,难道这次也一样吗?

  有些并不懂,但是花落之能够明白的也是,不管白衣青年是想要去哪里,总是能够去的。即便是禁地,也无一例外。

  “并没有什么,只是需要去处理一些事情而已。”

  4《酷W:匠m网c正M{版首m发“N

  又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白衣青年收殓了自己的情绪,却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心,冷汗在里面蔓延,悄然无声。

  淡然的语气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好像箐凛与箐喑只是自己一时间的幻觉罢了,不得仿真。

  缓缓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土,转身便向洞口走去,摇了摇头,看不到属于他任何的情绪。

  总有一种错觉在花落之眼前展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