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说出口的时候,便只有这样淡然的三个字,其他的话,仿佛都变成了多余,少祯决定不再言语。

  这一次,他知道桃夭为自己费尽心思,所以他不敢有什么样的疏忽,尽可能的亲力亲为,和容岩有一个很好的沟通。

  “王妃,姑爷,时候不早了,该歇息了。”

  稳定下来自己情绪的扯叶寥寥的开口劝慰着似乎有些别扭的两个人,低垂着眼眸,微微嘟起的唇似乎有些不开心。

  但并不想表露出来,却又无法隐藏,很是苦恼。

  这句话一出的时候,桃夭与少祯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时间的问题,连桌子上的蜡烛都已经燃烧尽了一大半。

  桃夭无奈于自己竟然忘记了这个。

  微微点了点头后,扯叶便离开了,而桃夭与少祯之前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与漠然。

  空谷幽兰,花落之再一次来到了这里的时候,与昨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又像是一样,总之复杂的还是自己的情绪。

  微微叹息,抬头看着空旷顶上的月色,仍旧是那样的皎洁与遥不可及的存在。

  “不是说只去看一眼,怎么又是这样的晚?”

  半倚在光滑的石头上的白衣青年抬起了自己合着眼眸,不露痕迹的看了花落之一眼,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拿着一个瓷白的酒壶。

  微微仰起头喝酒的时候,细长的脖子在月色下显得的如同石头一样的光滑,并且没有坑坑洼洼的表面,很是唯美而白皙。

  “你看这个是什么?”

  心绪复杂的花落之,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和白衣青年来讲,只能够索性将箐喑垂在了白衣青年的眼前,正好自己就可以什么都不用说了。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去说什么,任何言语在这样的瞬间都像是很无力的存在。

  “箐喑。”

  白衣青年的眼眸愣了一下,收敛起来的情绪在他的眼眸里全部都化成了锐利,却没有多少的惊讶,因为已经提前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拿到手了而已,白衣青年好奇的并不是花落之怎么样将箐喑拿到手的,而是好奇花落之拿到箐喑想要做什么。

  并没有提前同自己去说什么,所以白衣青年可谓是一无所知,却又不在意。

  薄薄的嘴唇里吐露出这样两个没有任何情绪的字,白衣青年的情绪有些漠然。

  “对,那这个呢?你可还记得?”

  花落之点了点头,而后交换了一下呼吸,便又将箐凛拿了出来,直直地出现在了白衣青年的眼前,略微有些担忧的情绪,似乎是在等着接下来的反应。

  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一直在浮动,并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来自哪里,只是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存在着。

  瞥了一眼那串手链的时候,白衣青年并没有在意,直到他看清那件物品的时候,手里握着的瓷白瓶子都打碎在了地上。

  瞬间这个地方便弥漫着酒香醇的味道,引人入醉。

  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眸紧紧的盯着那串手链看,良久才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箐凛。”

  听不出是喜是悲的语气,花落之却能够感觉到了白衣青年的异样,想要说些劝慰的话时,看着白衣青年,瞬间就患上了失语症,什么都说不出来。

  “原来你还记得。”

  动了动唇,花落之佯装一副轻松的模样,不想让这里的气氛变得那样的沉重,也不想白衣青年会有什么样的负担与压力。

  寥寥的语气,很快就被清风吹散而飞扬了。

  “怎么会不记得,怎么可能会忘记。”

  一种近乎冰冷的语气,连这个时候微凉的气息都下降了几分,白衣青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了出来,抬眸看着天上的皓月,脸上如同没有一丝血色一般。

  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白衣青年偏着头,锐利的眼膜看向花落之,“你是怎么得到这两样东西的?”

  原以为能够得到箐喑便是实属不易之事,想不到现在又多了一个箐凛,白衣青年的眼眸有些奇怪,但是不能够容忍花落之有丝毫的逃避。

  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想要知道,从未再听过花落之提过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如此之快,超乎与白衣青年的想象。

  简直是不可置信的事情。

  其实更让白衣青年不可置信的话语不仅仅是这个消息,还有花落之接下来所说的话。

  “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无奈的话语里有一抹的嫌弃,不用说花落之也能够大雪猜出来白衣青年正在乱想什么,他真的很想知道白衣青年的脑子里到底是什么做的。

  有时候思维正常到不能够再正常,有时候混乱到简直不可理喻。

  1~最新LG章节‘上1酷》3匠#网?

  花落之不仅扶额,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方式,应该直接告诉白衣青年这两样东西的存在才是,还猜什么猜。

  “那是什么样,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瞥了花落之一眼,白衣青年显然有些不满,反应过来花落之所说的话语的意思的时候,不仅瞪着眼睛质问着他。

  微微皱起的眉头让他有一点不知所措,白衣青年自己认为他所想的是不能够让花落之知道的,不然花落之一定会炸毛的。

  而平息它的代价则是自己那些香醇的酒,白衣青年自然是舍不得的。

  “拥有箐喑和箐凛两件物品的人,都是八王妃桃夭。”

  花落之这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可以和白衣青年继续扯下去的时候,反而迅速将话题回到了正轨之上,连情绪都拿捏得很是到位。

  低沉的声音里透漏这一抹危险的气息,花落之总觉得还是不扯其他的为好。

  这件事他唯一能够商量的人便只有白衣青年了,而且这件事已经按你和他一个人有关,到了和他们两个之间有着共同的关系。

  其他的人可以暂时忽略不计。

  “是她,她究竟是怎么样做到的。”

  再次听到桃夭这两个字的时候,白衣青年多多少少是有些抗拒的,无非还是三成功力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