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过桃夭手里的箐喑各种来源的途径,想过千万种理由,花落之都没有想到过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可能。

  而目前的情况仅仅吃惊两个字是无法来表现的,连愣神与不知所措在这个时候都显得很弱。

  一向自负于自己所谓的承受能力,竟然能够到这样的地步,对于自己再无奈,都是要去接受的,而且还是这样既定的事实。

  桃夭离开好久了,而花落之手上的箐喑和箐凛还存有她的温度,叹了一口气的他紧紧握住那两样东西。

  一个转身,便消失在了这夜深人静的时分。

  “这么晚,你去哪里了?”

  桃夭刚推开房间门的时候,便听到了少祯焦急的声音,微微一愣,从容的走进房间里,脸上是浅浅的笑意。

  平静无波的看着眉目间有些不安的少祯,坐在椅子上,手指却紧紧的握住茶杯,瞬间便能够明白和感觉到什么。

  “去把箐喑还给应该拥有的人的手里。”

  ,M酷@匠~√网唯6一^正V版U9,j)其他、}都是p“盗EO版

  坦坦荡荡的如实说道,并没有想要去隐瞒少祯这件事,而桃夭隐瞒的则是少祯所不知道的箐凛的事情,还有所谓的泫箐教。

  在这件事没有曝光之前,桃夭并不打算主动告诉给少祯,因为这是一件秘密,属于她与徐天还有花落之的秘密。

  一旁站在那里的扯叶吞吞吐吐的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抬头正好看到了桃夭略微有些笑意的眼眸,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索性闭上了嘴。

  她懂桃夭的警告,还是不多话为好,抿着嘴唇,脑海里还在想刚才那根针的事情,便是少祯所忧虑的。

  “这样啊,那也好,我就不用总是担心你了,你也可以轻松一些。”

  少祯点了点头,便再也没有问什么,紧紧握着茶杯的手松了松,没有方才那样紧了,而后拿起它递到了桃夭面前。

  柔声道:“累了吧,早点休息才是。”

  不露痕迹的柔情,少祯眉宇间的情绪被疲倦所替代,连眼睛都快要合到一起了,而看不到桃夭,他却不能够放心。

  好不容易忙完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桃夭的身影,反而看到的则是不知所措的扯叶,那个时候,少祯就隐隐的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然而不管他怎么样问扯叶,扯叶就是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少祯很无奈也很着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坐在这里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的时候,迟迟不见桃夭的身影,少祯的焦急便又增加了几分,蹙着的眉头久久松不开来。

  “无妨的,箐喑不在身边,我到能感觉轻松了不少,至少不会有那么压抑了,连同那串手链一起送了出去。”

  桃夭无所谓的笑了笑,语气里是少许的轻松,想了想,又将箐凛的事半隐瞒半告知给少祯,以免什么时候他突然问起来,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暂时,桃夭是不想让少祯知道关于泫箐教等等的事情,毕竟会影响到少祯的心情,哪怕不说,她也能够懂的。

  “这样也好,只是在不知道是谁的物品的情况下这样贸然将东西送出去,如果主人来问你要该怎么办?”

  突然间,少祯考虑到这个问题,是他之前所忽略的事情,不仅仅是他,而且是所有人,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只是想着该怎样解决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的哪有那个精力去顾及。

  “等到那个时候再说吧,毕竟是他一声不吭放到我这里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无需这样着急。”

  桃夭心虚的打着哈哈,表面上虽然这样的淡然,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顾虑的,少祯所言不错,只是她并没有考虑过而已。

  如果真有那个时候,干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除此之外,一切随机应变才是最为重要的。

  不过现在的桃夭在想一个她所认为的还算是重要的问题,花落之到底会拿箐喑和箐凛怎么样。

  桃夭想要的是安好与太平,不紧紧只是她自己和八王府的,还有整个国家的。

  “也好,箐喑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不少了吧,这样放弃,你可甘心?”

  不知不觉中,少祯收殓了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的这样询问着桃夭,连语气都是平平的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

  总觉得自己有些没有说出口的话,桃夭是一定知道,至于为什么,少祯也说不上来,可能就是一种感觉吧。

  清晰的存在着。

  问出这样的话,少祯先被心被自己愣了一下,略微有些尴尬,但是说出口的话是没有办法来收回的,只能够硬着头皮去面对这一切。

  “没有什么甘不甘心,而是在看怎么样的去选择。箐喑远离我,大约也是一种幸运吧。”

  苦笑着桃夭并没有去计较少祯所说的话,故意去无视或者是怎么样,而是直接回答着,情绪突然变得轻松与淡然,连笑容里的苦涩都在减少。

  碍于自己的身份,桃夭才觉得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那个如梦,你真的不管了?”

  少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后故意转移话题来掩饰现在的尴尬,只可惜他转移话题的能力似乎有点弱。

  桃夭无奈的瞥了少祯一眼,显然她并不只要讨论这样的话题,明明都已经解释了很多遍,为什么他们还要一直在来问自己。

  不懂的是自己表达能力真的有那么弱么?桃夭已然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是摇了摇头。

  心里情绪这样的起伏却没有表面上这样的平静,有些乱糟糟的似乎和一团混乱的毛线球一样,理不清头绪来。

  “你放心,有些事我会处理好,你现在需要做的则是怎么样才能够在朝堂上站稳脚跟,让皇上重视你。”

  徐徐的开口这样劝慰着少祯,桃夭着实是不需要他为自己担心什么,那样都是无用的,只要别浪费了自己一番心意才好。

  桃夭心里明白,一旦少祯在朝堂上有所出头,那么所有人的眼睛都会盯着他,与之俱来的还有阻挠与其他什么所想不到的。

  “我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