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识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紧皱的眉头,想要让它松懈开来,却一直都没能够做到,桃夭索性就放弃了,任由它如此。

  “王妃还要等王爷么?现在王爷正在书房里研究着什么,恐怕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酷-匠m网首!发-?

  扯叶看到桃夭没有一点睡眠的意思,明明已经那么累了,还是在硬撑,扯叶有点看不下去了,纠结了好久,才这样劝慰着。

  她只是想桃夭能够早点休息,这不是明天一早还有事需要去做么?

  “嗖”的一声,一根锐利的绣花针直直的扎在了桌子上,正好是在桃夭的眼前。

  抬眸去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绣花针,一瞬间桃夭似乎明白了什么,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这一点没错。

  而吓得扯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根针要是再近一些,不就是能够当场要了桃夭的命,后果扯叶简直不敢去想象。

  “王妃……”

  怯怯的喊了一句,除了这样本能的反应外,扯叶这个时候什么都做不了,连身体都有些发颤。

  “没什么,你在这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话音还未落下的时候,桃夭就已经追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生怕错过了什么。

  直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时,桃夭这个时候才停下来了脚步,眉目间的紧皱淡淡的松开了来,对着空旷的漆黑出淡淡的开口道:“出来吧。”

  一声轻笑带着微凉的意味在这个时候显现的很是清楚,仍旧是那一张面具,还有一成不变的红衣。

  红衣公子花落之便这样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了桃夭面前。

  “果然是你,花落之。”

  桃夭自然而然的叫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知道的这个名字,有些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会是如此女性化名字,面前这个公子是男的没错吧?

  心知肚明的知道花落之一定会再度找到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会这样的快。

  不过这样也好,如此一来,桃夭就不需要时时刻刻因为这两样东西烦恼,也不需要时时刻刻担忧自己的性命。

  “这么快就能够知道我名字,看来王妃的能力不小。”

  眼神里的那抹错愕瞬间便被淡然的笑意给取代了,花落之对于桃夭知道自己名字并没有多诧异,迟早都是会知道的,只是速度太快。

  桃夭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她还知道什么其他的事情?这让花落之不得不有些顾虑。

  “还好,你总不愿告诉本王妃你的名字,这到底是为什么?是担心我会笑话你么?这一点你完全不必担心,虽然你身为公子有这样女性化的名字,倒也满符合你这一身红衣。”

  拐弯抹角的挖苦着花落之,同时桃夭还故作一副大方的模样,就好像是她有多慈悲和胸怀宽阔才不继续计较那样。

  心里的忧虑瞬间便消散了不少。

  “你……你这样说真的好么?第一次感受到王妃的毒舌,果然是能够……”

  微微的叹息,像是在配合桃夭做戏一般,半真半假的话语,花落之琢磨不透的情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混合到了一起。

  很是无语和无奈,他来只是想要看看桃夭恢复的怎么样了而已,虽然他知道不会有大碍,但还是想要亲自来看看。

  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就因为箐喑在桃夭手里,紧紧这样一条,足以让花落之关心桃夭。

  “能够怎么样,其实我还是有点好奇的,花落之你应该是属于阴兵吧。”

  反问着花落之,桃夭的语气里有一股轻松和玩弄的意味,很淡然的就将这样的话说出了口,没有一点的征兆。

  平静无波的眼眸看着那张散发着微微反射的面具,桃夭好奇的则是那张面具之下听到这样的话时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很想看到那样的精彩,只可惜她看不到,还是有点遗憾呢。

  “你究竟知道了多少?”

  阴兵两个字从桃夭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花落之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连箐喑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女子,又怎么能够知道阴兵的?

  眼眸里满是不可置信的情绪,就这样盯着桃夭看,到现在花落之还处在一种震惊的状态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低沉的语气里夹杂着一抹隐隐想要爆发的情绪,但花落之还是沉住了气,因为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反应已经有些过激了。

  在没有弄清楚之前,绝对不能够操之过急,这是花落之对自己的警告。

  “四海八方齐聚,阴兵开路玄虚。是这样没错吧?”

  并没有回答花落之的疑问,桃夭自顾自的浅笑着说出这样的一句话,等候着花落之的反应。

  她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要验证而已,并不是她不相信徐天,只是她需要再次笃定的答案。

  如果说阴兵两个字足以让花落之震惊,那这一句话,简直无法形容花落之此刻的情绪。

  细细的想着,自己到底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花落之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是很久很久了,久到自己都记不得了。

  而再次听到的时候,还是从一个女子口中,一个身为王妃的女子,这种心情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形容。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几乎吼出来一般,原本有自信的花落之这个时候迷茫到连什么都没有办法确定了。

  还以为自己能够知道桃夭的所有,而桃夭对自己一无所知,花落之还正在庆幸于自己这样的状态,谁知道一瞬间便反了过来。

  改变快到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这两样东西你可认识,箐喑与箐凛。”

  还是没有回答几乎快要崩溃的花落之,桃夭缓缓地拿出箐喑与箐凛来,给花落之看,情绪淡然的想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花落之会怎么做,一瞬间刺激与兴奋一同而来,有些迫不及待。

  唇角那抹浅浅的笑意仍旧存在,桃夭的笑容在这样的夜里变得有些诡异。

  “花落之参见教主。”

  两样东西同时出现在花落之眼前的时候,甚至都来不及反应,花落之最本能的反应就是给桃夭行礼,连考虑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