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疑问,徐天感觉到自己真的是老了,连脑子似乎都不怎么够用了,心里所背负的,不仅仅是沉重两个字就可以形容的。

  原本徐天是不再打算插手于江湖之事,自己早该退隐了,而目前的情况,似乎一切都需要改变吧。

  “我也不知道,大约是他没有伤害我,还救了我吧,就是莫名其妙相信他,难道干爹认为这样不妥么?”

  桃夭浅浅的笑了笑,连语气里都是平平的笑意,花落之,心里重复这样的三个字,这么多很想知道那张面具下的容颜是什么。

  收殓了自己语气里的笑意,桃夭略微谨慎的询问着徐天。对自己而言没有任何用处反而是麻烦的东西,可能对徐天而言不一样吧。

  仅仅是徐天的一些情绪里,桃夭隐隐之间能够感觉到一些什么,只是她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再去问什么,就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干干脆脆的就事论事,桃夭只是想要尽快的解决这个麻烦,不想要再继续下去,不然会让她更加的无可奈何。

  这样的感觉也真是够,已经有这么多的事情了,为什么还要再给自己找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件事你决定就好,我不干涉,只是你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徐天摇了摇头,不管桃夭决定给谁都是桃夭自己的事情吧,话虽这样说,徐天还是隐隐之间有些担心的。

  但若是花落之,那就没有什么问题吧徐天知道花落之的为人,所以还是比较放心的,因为如此,徐天才选择不插手。

  “干爹放心,我有分寸,那就等我遇到花落之的时候,先将这两样东西交给他,这样就不会有莫名其妙的杀手来找我了。”

  带有一抹轻松的语气,桃夭的笑意还在脸颊上,最起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桃夭是不会马虎的。

  要是自己连命都没有了,又怎么来面对这样的一切不知不觉就发生的事情。

  至于那些麻烦,就交给花落之去处理吧,毕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原本花落之就该任劳任怨才是,一想到这里,桃夭就觉得有些心安理得。

  “闺女,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想要用这两样东子除掉你。”

  捕捉到桃夭话语里杀手两个字的时候。徐天脑海里瞬间的反应便是这样。

  曾经有多少人为了得到箐喑和箐凛,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这个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只是几率很小。

  倘若要用箐喑和箐凛来除掉桃夭,那消息早就应该散出了,就不只有两个杀手来找桃夭了,那就还是成千上万的人了。

  “呃,不至于吧,付出这样大的代价,不划算。”

  桃夭立刻否决了徐天这样的想法,这个想法可能会存在,只是太不真实,没有办法让桃夭相信,却又不得不小心。

  是有人为箐喑和箐凛而来,然而那个将这两样东西送到桃夭手里,就有些太过于不可思议。

  简直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冒险。

  “说的也是,这件事你也别太着急,总有解决事的办法,你继续做你原本应该做的事就好,不要被它所影响。”

  大概徐天能够想象到桃夭生活的混乱程度,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怕是应接不暇,更多的则是心累吧?

  徐天不知道,他所知道的便是桃夭这个女子不简单,不仅仅是身份和家世,还有她自己的本身。

  “我知道了,干爹,那我就离开了,等我改日再来看你。”

  收好这两件信物的时候,桃夭瞬间感觉到了它们放在身上的沉重的感觉,眉目间清楚的透漏着倦意,而桃夭只能够忍住。

  她相信徐天所说的那句话,总会过去的,而她自己心里也清楚。

  桃夭刚离开店铺后,便有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店铺里。

  徐天刚要转身走进柜台的时候,便清楚的感觉到了有人站在自己的身后,这才缓缓地转过身来,连情绪都很平静,淡淡的看着突然站在这里的一位公子。

  “这位公子可是有什么事?”

  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徐天感觉到了来者不善,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惕。

  “方才那位姑娘前来可是当东西?”

  钟邪缓缓地询问着徐天,平静而淡然,并没有任何其它的情绪,反而有些呆呆的。

  其实他已经在附近站很久了,看到桃夭与徐天在讨论那两件物品,直到桃夭离开后,他这才走了进来。

  他不确定桃夭到底有没有和店主谈妥,因为他明显的看到桃夭将那些东西再次收殓起来后就离开了,这样钟邪有些不能够明白。

  “公子问这个做什么?”

  眼眸突然一紧,那抹警惕性不断的加深,徐天不知道钟邪为什么要这样问,刚才所走出去的那个姑娘是桃夭。

  莫不是这个钟邪也是为了那两样东西而来么?徐天并不确定,但他知道不能够打草惊蛇,不然会适得其反。

  “没什么,只是随意问问而已。我与那位姑娘是旧时,之前无意间看到那位姑娘这这里当了一个琉璃瓶,所以这次想必也是当了什么吧。”

  自言自语一般的语气,钟邪并不知道桃夭出了什么事,自己也很久没有看到桃夭,缺能够看到她一直来这家当铺里。

  不敢贸然的在桃夭是女儿装扮时靠近,那样会很尴尬的。

  “是这样,那位姑娘方才来什么东西都没当,公子还有什么疑问吗?”

  徐天对钟邪所说的话半信半疑,所以就顺着钟邪的话传达一个假意。

  如果是桃夭都没有说的事情,徐天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嘴为好,如果是桃夭的朋友,那为什么要等桃夭离开后才进来。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

  “没有了,若是那姑娘来当一块玉佩和手链,她要的价若是高了,烦请店主按照她说的家来,差的我来补上。”

  在桌子上放下一张银票后,钟邪就离开了,没有再多做停留。

  D看Q◎正g版e{章$节L上酷匠◎E网ys

  良久反应过来的徐天不仅嘴角抽搐,依稀之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