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徐天有些迷茫和无措,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股力量在桃夭体内游走甚至很强大的存在。

  d最1新n章节、u上*酷匠网

  瞬间就能够让桃夭功力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和层次,而徐天则是在担心花落之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收殓了自己脸上各种各样的情绪时,徐天也在平复自己的心绪,尽可能很平静的看向桃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桃夭并不诧异徐天这样的询问,原原本本的将这件事叙述了一遍给他听,桃夭知道徐天应该要知道这件事。

  而现在能够帮自己也就只有徐天了。

  话音落下的时候,桃夭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块玉佩,在徐天眼前不安的晃动着,“干爹,这个你可认识?”

  稍稍沙哑的声音,这个时候的桃夭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的很是不舒服。

  “箐喑。”

  几乎连想都没有想就脱口而出这样的两个字,哪怕时隔多久,徐天还是一眼就能够认出它来。

  哪怕只是当初那样的一眼,箐喑的模样就刻在了徐天的脑海里,被尘封,却从未被遗忘。

  看来这箐喑果然是在桃夭的手里,徐天诧异的是为什么?不管从哪一个方面而言,箐喑绝对不能够落入王室,也是不会发生的。

  “闺女,这东西你是怎么得到的?”

  加快了语速,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这才是徐天心里最大的疑问,重点不是箐喑现在在谁手里,而是如何出现?

  一件物品没有突然无缘无故出现的道理,箐喑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是徐天所不能够明白的。

  “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送到青楼里了,连同这手链一起。”

  说着,桃夭便又拿出了那条手链来,闪闪的,在照射进店里的光线下闪闪发亮,很是耀眼,也很漂亮。

  连桃夭都惊讶和赞叹与这样的光芒,七彩环绕,甚至比黄金都要闪烁。

  原本因为箐喑惊讶的徐天,在看着这串手链时更加额不能够淡定的,又是一个脱口而出道:“箐凛。”

  “啊?”

  桃夭再一次懵逼了,不仅这个玉佩有名字就算了,还是个什么信物和标志,怎么连这串手链也有名字,这会不会有点太扯了。

  无辜的眨着眼睛,桃夭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越来越迷茫了,原本的疑虑没有搞懂就算了,结果又多了一个出来。

  这让她该怎么面对,简直和闹着玩一样。

  “这手链也不简单,名为箐凛,和箐喑属于同样的东西,调动的是阴阳两道不同的人,但都属于一股,是消失已久的泫箐教的信物。”

  徐天看向桃夭的眼眸里多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却是很清晰的存在着。

  一字一句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心里那种震惊仍旧没能够平复,箐喑在桃夭手里可以说是巧合,那么箐凛又是怎么回事。

  两者一同出现在桃夭手里,这样的巧合会不会太刻意了?徐天不仅陷入沉思。

  “阴阳两道是什么?泫箐教又是什么?”

  稀里糊涂的事情在桃夭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一般,不过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毕竟连自己这样的都存在,还有什么是不能够存在的。

  有种越来越像是小说的那种感觉,桃夭不仅扶额,但愿不要太过于离奇才好。

  “所谓阴阳两道便是阴兵与阳兵,其中属阴兵最为厉害,由箐喑调遣,阳兵为箐凛调遣。阴阳所分为武功的阴阳之分。”

  转动着脑海里的信息量,徐天尽可能用最简单的话语来向桃夭解释着,只要能够让桃夭听懂就好。

  略微停顿了片刻后,徐天继续说道:“历代泫箐教里流传着一句号令:四海八方齐聚,阴兵开路玄虚。可见阴兵对于泫箐教而言的重要性,只是泫箐教早在之前就已湮灭,教众流落,都在等着圣物重现。”

  刻意的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徐天这是在提醒于桃夭,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将这样重要的东西拱手让出,简直不合常理。

  江湖上,人人都想要拥有箐喑或者箐凛两个任何一个,就可以调动阴兵或者阳兵,都足以制造出不小的混乱。

  这么多年过去了,徐天一直以为这样的东西不会再出现了,结果却是这样的不可预料。

  “泫箐教和我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这样东西是否存在和出现与我而言也都是没有半分钱的事,可是为什么有人会将它们一起送到了我手里?”

  仔仔细细听着徐天所言,桃夭还是绝对不对劲,这么厉害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自己手里,还是这样悄然无声。

  桃夭断定,那个人绝非是要躲避那样的简单,没有谁是会将拥有的两样一同抛弃的吧。

  太过于不可思议的存在,桃夭瞬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我也不知道,也许你就是泫箐教下一任教主。泫箐教向来以拥有这两样信物着尊为教主,这是泫箐教存在时就立下的教规。”

  像是回忆一般的缓缓道出,徐天不真切的语气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情绪来面对现在所发生的事情。

  杂乱无章大约就是如此吧,徐天摇了摇头,唇角是无奈的苦笑,想当初那样的辉煌,而到现在也只是颠沛流离。

  只是这样的情况很快就要结束了吧,徐天的眼膜里划过一抹亮光。

  “不可能,干爹,江湖之事我不会插手,我想这两样东西我应该交给花落之最为妥当。”

  坚定的否决,同时桃夭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来,只有这样可能才是最好的,因为桃夭有些相信花落之,毫无条件,就只是直觉。

  一个能够救人的人,没有趁人之危的人,不去计较什么的人,不会是什么坏人。

  如果花落之是想要将箐喑占为己有,那么箐喑又如何能够再在自己手上。

  “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徐天不懂桃夭和花落之之间应该不会有什么样的牵连,花落之为什么只是因为救人就这样传了三成功力给桃夭。

  而桃夭为何敢这样大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