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认真的模样,而这样的认真却让桃夭很是上火,却又不得不压抑住,满满的无语和无奈充斥在心里,让她感觉到很不爽。

  “然后呢?”

  唇角努力扬起一抹弧度,看起来像是在微笑的样子,虽然是平常微笑弧度的百分之一也能够称为笑容的话,桃夭此刻确实是这样。

  .酷匠;F网"&唯一◇j正:版?y,^其他L都是盗…版_z

  心底的底线却在一点点的面临崩溃,还是那样的荣辱不惊,眼眸里的神色很是锐利。

  徐天假模假样的咳嗽了一声,有种冰凉凉的感觉,诧异于桃夭情绪上这样的变化,但是他心里已经明白了,绝对不能够糊弄她。

  就凭桃夭这样的情绪,徐天还是能够看透几分的,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有所了解,桃夭是不会这样贸然来问自己的。

  恐怕是想要得到一个再确定的答案才会如此吧。

  “闺女啊,干爹知道你想要问什么,那你要先告诉干爹为什么,这样干爹才知道该不该同你说。”

  掏心窝子的对桃夭说出这番肺腑之言,徐天的语气里有些沉重,略微低沉的语气,表明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对于徐天而言的意义是不同的,他必须要从桃夭嘴里听到实话才可以。

  “你所言的可能性并不是不存在,只是干爹不是随意就可以糊弄的,我这么说,你明白么。”

  略微迟疑了片刻,徐天缓缓地再度开口,说出了这番话来,轻而易举的揭穿了桃夭方才所对自己说的谎言。

  倘若真的如此,桃夭也不可能就因为这个而感兴趣的。

  哑口无言的桃夭很是尴尬的对于徐天,她就知道不管什么事都是不能够轻而易举的就瞒过徐天的眼睛的。

  果然,这才短暂的几分钟,徐天就已然什么都看透了,桃夭便知道从一开始自己不该自作聪明的来编纂什么谎言。

  不然也不会听到那么让自己无奈的回答了。

  对视徐天的眼眸好久,桃夭脑海里正在细细的想着什么,而后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般抿住嘴唇,一道完美而冰冷的弧度,缓缓地张开。

  “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老头子你啊。”调侃着徐天的同时,桃夭唇角扬起一抹笑意,连眼眸里都沾染了几分。

  没必要让气氛搞的这样的严肃,会很压抑的。

  徐天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候着桃夭接下来会说的话。

  “也罢,不妨告诉干爹,箐喑在我手里。”

  带着淡然的笑意,就好像是在说今天的茶水味道不错一样,桃夭自然而然的轻松与无所谓。

  而这话一出的时候,空气中的气氛凝结了几秒后,徐天倒吸了一口气,不可置信的模样看向桃夭,简直很难是接受这样的答案。

  这是徐天绝对所想不到的事情,从来都不认为这样的是会发生在桃夭身上,或者说身边任何人的一个人的身上。

  “你是说,箐喑在你手里,你确定?”

  即便见过再大的世面,这样的情况所发生的也是出乎预料,徐天艰难的开口,再度确认,不敢有任何的马虎,特意强调“箐喑”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睁大眼睛狐疑的看着这样失态的徐天,桃夭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并且很确定的说道:“是的,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红衣公子是这么给我说的。”

  “带面具的红衣公子,你是说花落之?”

  脑海里很迅速的反应,一瞬间徐天的脑海里就够了出一张容颜俊美的脸庞来,眉间一点红色的朱砂鲜艳欲滴,有些一抹妖艳。

  徐天心里猛然大惊,迅速的回过神来,如果是花落之所言,那这件事绝对是错不了的,谁都有可能认错,花落之是绝对不会的。

  这一点徐天毅然的相信。

  花落之?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桃夭稍微愣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如实的说道:“我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一身红衣,而且身手不凡。”

  想起那些打斗的画面来,桃夭笃定,即便是王一扬,也绝对不会是那个花落之的对手,至于徐天,就不知道了。

  “对了,他袖口里的针快到根本就看不到。”

  意识到最重要的一点,桃夭突然脱口而出,也许这样才能够更加的确定。

  桃夭也是想要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的,这种他清楚自己而自己对他一无所知的感觉一点也不喜欢,反而很别扭。

  “那就是他了,花落之,闺女啊,你碰到他有没有受伤?那个人厉害的,连我都要退让三分。”

  寂寥的语气里多了一抹的飘渺,回想到曾经的往事,现在想起来,徐天都自叹不如,语气里多了一丝的叹息。

  “哎?”桃夭对于徐天这样莫名其妙的反应有些捉摸不透,她明白了,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转而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决定不再隐瞒徐天。

  桃夭明白,这件事连同那个花落之和箐喑,还有徐天等,都属于江湖之事,是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而自己不过是被无辜牵连进来的而已。

  既然是他们的事,就该让他们去解决,自己不该趟这趟浑水。

  “花落之传了他三成功力给我。”

  平平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桃夭就这样缓缓地对着徐天陈述着,连一丝波澜都没有。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情绪来表达,索性就直截了当的这样,没有任何的情绪的感染与拖泥带水,稍稍低垂了眼眸。

  感觉到自己胳膊上突然出现一股力道和不属于自己身体上的温度时,桃夭下意识的抬头看,便看到了徐天满脸的凝重,用手正捏在自己胳膊的脉搏上。

  桃夭默默的看着不出声,他知道徐天在做什么,下意识的咬住自己的下唇,桃夭只是不愿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再度牵扯到自己。

  不仅仅是对自己,还有少祯,八王府,甚至元帅府,都会有灾难。

  徐天收回自己手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这个时候他知道事情已经都是发生的了,向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椅子上,叹了一口气。

  五味杂陈的心里并不好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萝卜在这里跟大家求恶魔果实,希望大家发财的小手支持一下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