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清清的门外只有偶尔走过的几个路人,站在不远处身着一身浅粉色衣裙的桃夭看到这样的情况不禁扶额,无奈之下向门口走去。

  还未跨过门槛,便看到单手支撑着下巴,在柜台处几乎要昏昏欲睡过去的徐天,桃夭的额头不禁黑线了,无奈在这样的一瞬间加深了。

  摇了摇头跨入门槛,哪怕自己尽可能的弄出声音来,徐天还是那样没有什么样的反应,而脑袋却在一直的点头。

  真不知道他是有多困,看店都能睡着,桃夭不禁扶额。

  从容的走到柜台处的时候,桃夭与徐天则是面对面的对着,唇角勾起一抹别样的笑容,脑海里快速反转着其它的思绪。

  生起玩味兴致的桃夭,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显,调皮的将手伸进交易所用的洞口里,拽了一下徐天细长的胡子。

  被突然惊醒的徐天茫然无措的四处张望,还未消散的睡意让他还没有清醒,直到彻底的清醒过来的时候,徐天看到的则是许久不见的桃夭。

  “闺女你咋变得这样活泼了?”

  一身女装出现在徐天面前,倒让徐天有些不习惯,但那张不变的容颜,徐天还是能够记住的,并且异常的清晰。

  稍稍扶着额头,徐天感觉到了无奈与头疼,他那么可爱那么乖和懂事的闺女去哪了?怎么短短几日不见就如此的调皮,还真是可爱啊。

  汗颜而无语,委婉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同时徐天也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一个茶壶,端着的则是他清醒时冲好的茶。

  本意是想要提神,却不想一口没喝便就这样毫无意识的睡着了。

  果然是上了年纪便如此贪睡不成?

  “干爹,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店里,这样睡着也不担心会丢东西么?”

  原本桃夭是不想指责徐天的,结果一个没忍住便说了出来,只是桃夭并不后悔,只是复杂的心情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明而已。

  无奈的看向徐天,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姿态闲闲,没有任何的拘谨和架子。

  “小扬扬出门办事去了,店里就剩我一个人,想不到闺女竟然来和我这个老头子作伴,只是未免来的太迟了。”

  简单的说明了情况后,徐天本能的抓住一个重点,然后扩展开来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的事情。

  而徐天觉得并无不妥,原本就是这样,若是桃夭过来的早一点,自己一定不会睡着的。心里默默的想着没有意识到最根本的问题。

  “是我的错,下次我一定来早点。”

  桃夭放弃继续和徐天讨论下去那件事,索性直接忽悠过去才是正确的抉择,至少桃夭认为是这样的。

  在徐天还没有开口的时候,桃夭便抢先开口,将徐天想要说的话全部给堵上了,再度询问着说道:“干爹,你知道箐喑是什么吗?”

  不是桃夭不相信少祯所言的那些话,而是她觉得徐天应该还知道一些少祯并不知道的事情,而桃夭想要知道更多。

  “箐喑,你问这个做什么?”

  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徐天整个人的情绪都有了明显的变化,古怪的看向桃夭,眼眸里划过一抹疑虑和紧张。

  连语气的声调都有所改变,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徐天调整了一下,转而询问着桃夭说道:“你怎么知道箐喑?”

  最后一句才应该是重点,徐天是这样觉得的,平白无故之下,桃夭怎么会突然问起自己这个来,这是徐天从未想到的。

  箐喑,对于他而言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太过于长久时间的隔阂,却还是一直都存在记忆最深处,等待着唤醒。

  “干爹,你知道箐喑的对不对,告诉我。”

  桃夭眼眸突然一亮,便意识到徐天是知道的,而且同样也是不简单,认真的看向他,企图能够从徐天的眼眸李捕捉到什么。

  带有着一抹恳求的语气,桃夭就是想要知道,她不能够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将箐喑还给红衣公子。

  “我是知道一些,不过这都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徐天仍旧在纠结这件事,听闻早在许多年前,箐喑就已经销声匿迹了,再也没有关于箐喑任何的消息,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而桃夭是如何得知,难不成箐喑再一次的出现了么?

  桃夭知道倘若自己不回答徐天这个问题,徐天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脑海里想了想,便撒了一个谎,“我路过相公房间时听到的,语气挺沉重的,就有些好奇。”

  故作轻松的模样,桃夭不想让徐天知道箐喑在自己手里,也是有一定的顾虑,毕竟这件事事关重大,不是什么关系就能够轻易解决的。

  徐天紧紧皱起了眉头,相公?就是那个八王爷?可是八王爷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样才是真相。

  瞬间,无数个疑团便充斥到了徐天的脑海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在说箐喑这两个字的时候,还说了什么?”

  酷@匠/网首发

  徐天继续询问着桃夭,就是想要知道具体的情况,箐喑与皇室又有什么样的关系。

  呃,显然桃夭忘记了徐天会这样问自己,索性摇了摇头,回忆似的说道:“我只听到了这两个字,其余的并没有听清楚。”

  不敢去看徐天的眼眸,索性低下了头,只有这样才不会轻易的暴露。

  “闺女,箐喑这东西非同一般,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够得到的东西,而且它所背负的使命和责任都是异常强大的。”

  迟疑了片刻后的徐天这样告知给了桃夭,空气中的气氛也随着话语变得凝重的时候,桃夭几乎要屏住了呼吸。

  很敏感的触及到所变化的气氛,桃夭再一次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然而她却没有丝毫的胆怯和惶恐。

  “我明白,可是它到底是什么?”

  一口应承下来,没有任何的犹豫,桃夭并不想浪费什么时间而让她一直都在徐天所惊讶的轮回里反反复复。

  “它是一块玉佩。”

  徐天寥寥的告诉给桃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