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担心容岩能否按照这些步骤来一步步的实施。”

  放下手中执起的毛笔,少祯忧虑的看着铺平在桌子上的宣纸,上面有自己刚刚落下的痕迹,笔画清晰,字字句句都是仔仔细细思量一番后所写下来的。

  尽可能条理清晰,不会存在其他言语上的异议。

  凝视了片刻后,少祯偏着头看向桃夭。

  徐徐的喝着茶的桃夭饮下这一口的时候,才放下了茶杯,抬眸认真的看向少祯,诚实的说道:“那就是他的事,你管不到。”

  倘若容岩真的想要为百姓做点什么,就一定会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的去做。若是不愿,那不管什么办法都是白搭。

  “相信他,就不要有任何的顾虑,不相信,那就干脆向皇上请旨换人,很简单的事,不需要想太久。”

  再度开口分析着,桃夭在为少祯排解他目前的顾虑,清楚少祯的想法与心思,桃夭表示能够理解,同样也能够接受。

  少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桃夭所言并不是没有道理,拿起那张纸,折叠好后便放入了一个信封里,递给了平安,不忘记嘱咐道:“这封信由你送到容岩府上,一定要亲手交给他。”

  接过信的平安点了点头,妥善的收好后便离去了。

  少祯坐在了桃夭的身旁,手上还沾有墨水的香味,而身上弥漫着则是一股清冷。

  “你同李香菱都说了什么?”

  执起茶壶为自己到了一杯茶,不经意的询问着桃夭,情绪很是淡然。

  只因为少祯听到了方才丫鬟过来向桃夭禀报李香菱现在的状态,简直就像是将死之人,勾引出来了少祯的好奇心。

  不过方才正在认真执笔的他可没有时间来问。

  “向她传递了一种我根本没有中毒的错觉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想不到她的承受能力这么弱。”

  耸耸肩的桃夭无奈的摊手,这可怪不得她,都是李香菱自己的事情,又不是她让李香菱来挑衅自己的,也不是让李香菱提出那样不可理喻的条件的。

  原原本本的将事情复述了一遍给少祯听,桃夭一向不喜欢扭曲事实,除非特殊情况或者逼不得已的时候。

  'S更#{新~最》¤快-上J酷匠|;网=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大抵就是如此,毕竟桃夭不是个吃亏的主,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自己而言最好的。

  “还以为能够给你下毒的有多么大胆,原来还是胆小如鼠。”

  嘲讽的口吻脱口而出,波澜不惊的模样,而少祯对李香菱又有了新的看法,只是一直都在直线迅速的下降。

  “她一个人自然如此,但和靠山一起可就不是了,反正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李香菱和德妃都不会主动再提这件对她们而言没有任何利益的事情。”

  桃夭“唔”了一声,平平的说出自己所认为的话语,想要让少祯放心而已,有些事情自己还是可以应对自如的。

  阻止不了意外的发生,却是能够改变事情的局势与状态。

  再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只要桃夭有命活,就一定能够安之若素,无论付出来的代价是什么。

  “那块箐喑你有什么打算?”

  突然间想起这个存在的时候,少祯想要知道桃夭的想法,一直带在身上也不是什么好的办法,长久下去一定会出事。

  就如同昨晚那样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现在回想起来,少祯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从桃夭只言片语之间,还是能够感觉到什么的。

  “我想,我应该知道将它给谁,虽不是它的原主人,但一定是最可靠的人。”

  这便是桃夭改变后的想法,箐喑一直在自己手里不但它不安全,也会给自己带来许多的麻烦,但如果在红衣公子手里,定然会很安全。

  因为桃夭从红衣公子眼眸里看到的不是渴望与占有,而是担忧与敬意。

  所以桃夭觉得,交给他一定是最好的办法。

  “嗯,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

  沉闷的心绪在少祯心里蔓延,这种滋味并不舒服,但是他却一直都在隐忍着,不将任何异样的情绪表露出来。

  尽可能平静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波澜,而是平静到一种另样的状态。

  桃夭唇角边露出浅浅的笑意来,点了点头,清楚的扑捉到了少祯漆黑眼眸里的一抹不甘心的情绪,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先去干爹那里一趟,有些事我需要去搞清楚。”

  轻盈的笑意,桃夭隐藏起来自己的情绪,这样面对着少祯,她有些猜的到少祯的心思。

  怕是任何人知道了箐喑,都想要占为己有吧,少祯也不意外,而桃夭明白的则是,少祯担心的是发生的恐慌与对这江山所不利的。

  到底这是凤家的江山,桃夭不是不知道,更何况她也没有将着江山拱手让人的想法。

  不该说的还是不说为好。

  桃夭站起身来正想要移动步伐的时候,扯叶就是在这个时候匆匆忙忙跑进来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气喘吁吁。

  “王妃,李侧妃身边的丫鬟说李侧妃身体不适,想请个大夫来给看看。”

  断断续续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扯叶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方才肜吟离开后,扯叶莫名其妙的也想要走的时候吧就看到肜吟又返了回来,向扯叶表达了这样的意思。

  原本扯叶是不想答应的,可是她没有办法拒绝肜吟,所以就当作是在帮肜吟,忍了这样一次。

  “身体不适?怕是心里有鬼吧。”

  少祯冷冷的接过话,语气里满是不悦,轻哼了一声,很是不满的情绪。

  瞬间桃夭感觉到了无语和深深的无奈,下意识朝少祯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着扯叶说道:“你去回了肜吟,就说本王妃的意思,让李侧妃好好休息就好了,无需请大夫。”

  又不是什么大事,桃夭真心觉得并没有必要,只是受到了自己给自己的惊吓而已,多大一点事,哪里需要如此大动干戈。

  “是。”

  不敢有任何的反驳,扯叶知道,一旦桃夭所做的决定,是不会因为别人的意愿而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萌萌读者们,我求求恶魔果实~~今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