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和难过聚集起来的滋味,可是一点也不好受,又偏偏不能够逃避,只能够接受这样自己自作自受下来的结果。

  李香菱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嘴唇,隐隐欲显的贝齿,还有被咬出那抹青白色的痕迹,简直与她苍白的脸色一样。

  直到桃夭离开很久之后,她才缓过了神来,清楚自己此刻正在做什么,同样清楚于刚刚所发生的一些。

  原来桃夭压根就没有中毒,为什么?明明自己差一点就中毒了,而桃夭应该更加容易而已,又怎么可能是这样的结果?

  桃夭故意给李香菱这样的错觉,就是想要看李香菱和德妃接下来的想法和计划,还有她们自己的慌乱或是其他。

  抬起自己的手缓缓地放置自己的胸口前,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慢慢的松开自己的贝齿,李香菱意识到自己一直坐在这里的不妥之处。

  努力的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挪动着步伐,想要离开这里,一直支撑着自己的是那样的执念,扶着身边尽可能最大利用的东西。

  一步一步的,李香菱离开了这个不属于她的书房,甚至连她都不能够踏进一步的地方。

  连眼皮都忍不住的要落下来,半争着的眼睛,一副狼狈的模样,而现在的李香菱却全然不能够去在乎,或者根本没有这个精力去管别人说什么。

  桃夭所给她的打击,让她整个人都抽走了全身的力气。

  就这样缓缓地利用很长很长的时间走到离自己房间不远处的时候,肜吟看到了这样的李香菱,连忙跑了过来。

  搀扶住李香菱,不至于让她摔倒,即便面对这样的李香菱,肜吟仍旧没有任何的情绪,连一句话都没有,小心而谨慎。

  “不用你扶,走开。”

  想要挣脱开肜吟的搀扶,哪怕自己摔倒,李香菱也不想要肜吟来扶自己,只因为她心里对肜吟的怀疑。

  不能够排除桃夭不知道自己任何的动静,不然怎么能够出现这样的情况?每日里和自己呆在一起最长时间的也就只有肜吟了。

  当李香菱对肜吟产生怀疑的时候,间隔就开始随之而伴,疑虑开始的时候就难以消散了。

  “侧妃,奴婢扶你进去。”

  平平的语气,肜吟并没有松开自己扶着李香菱的胳膊,而是尽可能的让李香菱冷静下来。

  不知道李香菱为什么会这样,而状态又不是喝醉,反而像是受了打击一样。

  肜吟知道李香菱刚才去见的则是桃夭,两人之间发生点什么也不奇怪,奇怪的则是这一次似乎比之前都要厉害。

  “你为什么背叛我,是不是因为我对你不够好?她给你什么价钱你告诉我,我给你双倍。”

  哀伤与凄凉,李香菱看向肜吟,紧紧抓住肜吟身上的衣裙,带有哭腔的这样说道,清醒而又迷茫,坚定也有着不可置信。

  然而除了这样之外,李香菱想不到别的可能。

  很讨厌自己身边存在的则是她人的眼线,就像是时时刻刻都在被监视一样。

  “侧妃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

  面对李香菱这样情绪和行为上强烈的反应,肜吟那张漠然的脸色仍旧一成不变,微凉的语气里夹杂着一抹不悦。

  gY看正版√2章/节上酷、*匠@g网+●

  不被信任的感觉充斥在心里,蠢蠢欲动,这个时候的肜吟算是有些明白目前的状况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无所谓的吧,寥寥的扫了如此失态的李香菱,看到她眼眸里盈盈的泪水,还有眼角的泪珠。

  转过头去,任凭风从自己脸颊上拂过,有种痛楚的感觉,只是肜吟已经习惯了。

  没有人会信任自己,与自己作伴的也就只有孤独而已,早已无坚不摧的心脏,强大的能够容忍下所有一切的心伤。

  半倚在肜吟身上的李香菱久久都没能够回过思绪,这样的打击对于她而言着实有些太大了,从未想过自己败的如此彻底。

  一次有一次,总能够有成功一次的时候吧,却偏偏都败得体无完肤。

  全身的力量都靠在了肜吟身上,李香菱几乎有种要瘫软下去的样子。

  “侧妃,奴婢先扶你进去。”

  维持了许久这样的状态,像是在舌尖里辗转了一番,肜吟说出口的时候带有湿润的味道,双手搀扶着李香菱的胳膊,尽可能不让她滑落到地上。

  努力的挺起自己的背,肜吟尽可能站的稳一些,以自己瘦弱的身躯来支撑李香菱相对圆润的身躯。

  不由分说的架起李香菱就向房间里走去,光晕照的肜吟很是不舒服,下意识的微微皱起了眉头,唇角抿出一道微凉的弧度。

  而这个时候的李香菱也没有挣脱,而是任由肜吟这样对自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当李香菱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有了一些真实的感觉,狠狠的将所有的力量都砸在了床上,身心皆疲惫的她现在没有一点力气。

  只想要好好的睡一觉,企图用这样的行为来逃避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肜吟站在床畔旁静静的看着李香菱,弯下腰为她盖好被子后,便转身离开了,并没有忘记将门闭好。

  阳光的照射让肜吟觉得有些耀眼,微微闭起眼眸抬头看去,手背抚在额头上,想要遮挡住一些,却是丝毫没有用处。

  缓缓地走到一棵梧桐下,索性顺势坐在了树根旁,背靠着粗壮的树干,枝繁叶茂遮挡出一片的阴凉,阳光窸窸窣窣的从枝缝里泄露下来,投射到地面上的光亮。

  反反复复脑海里是李香菱方才所说的话,抿住的嘴唇又合紧了一些,脸上则是寂寥与孤独的呈现。

  “肜吟,你在这里做什么,不舒服么?”

  路过的扯叶注意到这样的肜吟的时候,不禁靠近了几步,浅浅的询问。

  虽然扯叶讨厌李香菱,但对肜吟的态度还是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异样,毕竟扯叶不会无辜牵连到别人。

  肜吟闻声抬眸看了扯叶一眼,徐徐的站起身来,用手拍打着自己身上所沾染的泥土,浅浅开口道:“没什么。”

  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留下一脸懵逼的扯叶很是无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