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膛里的心脏正在急促的跳动着,受到这样打击的李香菱哪里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接受这样自己根本没有预料到的事实。

  原以为只是桃夭知道了自己身体里存有的毒素,以为桃夭并不知道是什么,因为德妃告诉过自己,这是一种很罕见的,没有几个人会知道。

  李香菱相信了德妃,所以自信满满,那现在的情况与德妃所以相差的简直是十万八千里,根本就是那种很难去面对和接受的。

  “你怎么会知道?”

  脸色有些惨白的李香菱询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来,那样的不可置信仍旧未消散掉,反而更加的疑惑了起来,连语气都在颤动。

  “怎么,本王妃知道很稀奇么?”

  瞥了李香菱一眼,不屑与轻蔑展现的淋漓尽致,还有厌恶与嫌弃都夹杂在里面,桃夭反问着李香菱,那样的轻松的状态,没有一丝异样的情绪。

  与李香菱现在的状态简直就是两个鲜明的对比,桃夭从不畏惧什么,更何况还只是一出闹剧而已,在她眼里看来就是这样。

  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陪李香菱来演这样的闹剧,桃夭感觉到有些累了,下意识抬起手放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用大拇指轻轻的揉捏,企图缓解。

  拼命摇着头的李香菱想要挣脱桃夭的手指,不由得加大了力度,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脸色更加的苍白。

  桃夭松开手指的那一瞬间,李香菱的下巴突然沉下来,差一点就让李香菱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向前匍匐了一下,还是稳稳的站在了那里。

  脖子的酸痛传来的时候,李香菱都不敢肆意的乱动,太过于长久的保持一个动作,蔓延着痛楚的感觉。

  “本王妃不妨告诉你,没有什么是本王妃不知道的,本王妃曾经警告过你,不要太过自以为是,可你呢,并没有听,还这样的肆意妄为,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

  ;》酷E1匠网》首F☆发

  冷漠而锐利的眼眸,骄傲的抬起的下巴仍旧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桃夭脸上的情绪都在这个时候变得漠然。

  一而再再而三的事情,可不是她想要看到的。桃夭喜欢聪明的女子,就像陈侧妃那样,懂的适可而止,还是会让她省不少的心。

  而李香菱这样的愚笨和得寸进尺,让桃夭很厌恶,甚至有种自己手里如果有把刀,就会真的不顾一切的捅进去那样,让她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王妃既然什么都知道,那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几乎咆哮出来,李香菱忍受不了这样的欺骗,小纸包从她的双指中滑落到地上,下意识的紧紧握住自己的裙摆,有种要被她给扯烂的样子。

  被戏弄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李香菱这样怨恨着桃夭,全然忘记了是自己先做错的。

  忽视掉属于自己的错误,全数针对着桃夭,认定一切都是她的错,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

  “说出来后怎么还会有好戏看呢?”

  调皮的眨了眨眼,桃夭唇角边的微笑更加的肆意与张扬,连语气里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明明该是很美的模样,却偏偏透漏着一抹凶气。

  “你……你到底有没有中毒?”

  紧紧皱起的眉头,李香菱甚至都在开始怀疑这个事实是否真的存在,就如同这个计划还没有开始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输了。

  质问着桃夭,连声调都有些改变,略微愣了一愣后,李香菱仍旧相信自己这样的想法,不然桃夭怎么能够知道这样的一切。

  才短短的这几日而已,桃夭也只有昨日才出了王府所发生的事情自己不知道而已。然而在王府里,桃夭的行动什么的李香菱还是略有所闻的。

  “你觉得呢?本王妃都已经懒得再去鄙夷你的智商了。”

  模模糊糊的这样回答着,桃夭的态度就是要让李香菱自己去猜测,而不是由自己告诉给她。

  李香菱认为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不管是什么的认为,对桃夭而言都是一样的,都是李香菱所根本猜不透的。

  突然之间有些好奇,如果德妃知道了这件事,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样一来,应该算是对德妃发出挑衅了吧?桃夭默默的想着,也是时候该做些轻微的反抗来让德妃存在一些危机感了。

  人一旦变得紧张的起来的时候,总是会出错的。

  下意识后退几步的李香菱身体都是摇摇晃晃的,猛地一声跌坐在了地上,松开握紧衣服的手下意识撑在了地上,连眼眸里都是迷茫的情绪。

  彻底的反应过来自己所中了桃夭的圈套的时候,李香菱整个人都是不好的,猛烈跳动的心脏都在一点点的恢复常态,甚至开始有些下降。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会是这样。”

  拼尽全部力气吼了出来,颓废的李香菱想要扭转全局,却发现自己已经做不到了,连自己沾沾自喜的以为是胜利的时候,其实那也只是幻觉而已。

  如同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存在,紧紧的去抓住,仍旧没有任何的用处,还平白无故的燃气希望的光芒。

  “是什么样,就看你怎么理解和认为的,本王妃还是有句话要告诉你,别太张狂,你没有那个资格。”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毕竟对于桃夭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去在乎的事情,提醒着并且警告着李香菱。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

  对李香菱刚开始的不满到现在彻底的厌恶,连桃夭都没有想到李香菱能够如此的作死,让自己对她的观点一变再变,也是够可以。

  “这里并不是你该呆的地方,还是尽快离开吧。”

  桃夭淡然的转身,凝顿住自己的脚步,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连看李香菱一眼都懒得去看,不仅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看着李香菱就觉得碍眼,并且她目前的样子,真是桃夭一点也不想要看到的,甚至想要尽快的消失掉。

  然而以李香菱目前这样,走路也是有些难度的,所以桃夭选择自己离开,避而不见。

  “嗯。”

  低着头的李香菱在桃夭离开后缓缓地应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