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忘记过那一天,是李香菱不想忘记也不能够忘记的时候,还有所发生的一切的一切,有时候回想起来,都像是在给自己一个严厉的提醒一般。

  会想到那个时候懦弱的自己,还有无比震撼与强势的桃夭,那个高度,或许是自己这一生所无法触及到的,这让李香菱还是有些自卑。

  然而就算自己是妾,桃夭那个时候对待自己未免有些太过分,过分到让李香菱差一点就哭了出来,却是一直都在强忍着。

  那个时候的她,哪里敢有任何的发泄,除了隐忍之外,别无他法。

  闻言桃夭轻笑着瞥了李香菱一眼,这样的表情让李香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能够感觉到所表现出来的不屑,可是她这样的不屑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

  任何人知道了自己身体里的有着毒的时候,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拿到解药,可是桃夭的情绪反而让李香菱诧异。

  呆呆的站在这里,只见桃夭缓缓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笑容仍旧在她脸上肆意的绽放,甚至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李香菱才发觉到哪怕是自己手中的洛草,可能也是没有用处的,只因为桃夭的反应。

  手心里冒出细细密密的汗丝来时,甚至都有些粘在了小纸包上,然而李香菱愣着却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桃夭走动。

  直到桃夭离李香菱只有几步远的时候,这才停顿下来的脚步,目不转睛的看向李香菱,原本就比李香菱身高高一些的她,身上还有些一股强大的气势。

  相比之下,李香菱就有些过于逊色的存在。

  “拿糊弄别人的玩意来糊弄本王妃,侧妃近日来本事渐长啊。”

  轻哼了一声的桃夭睫毛向上挑起来的时候,嘲讽的意味更加的明显与清晰,眸光注视着李香菱的眼眸,不容她有任何的逃避。

  酷A匠3.网v正d%版P#首#发

  让李香菱絮絮叨叨这么久,也该是让自己好好的来给李香菱提提醒了,以免让她忘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谁。

  没有再进一步,也没有想要去从李香菱手里如何得到那个小纸包的想法,仅仅只是不愿再听李香菱这样乱七八糟无药可救的想法了。

  “王妃怎么会这样说,妾身哪里敢戏弄王妃。”

  听到桃夭这样的话语时,李香菱瞬间便心虚了,甚至不敢去看桃夭的眼眸,想要去逃避,不敢去坦坦荡荡的面对。

  像是自己心里藏起来的秘密被别人给看透了一般,想要尽可能的去再度藏起来,不愿有这样的状态。

  才能够想起来,但凡自己有什么样的心思都是逃不过桃夭的眼的。

  “那本王妃问你,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桃夭的目光看向那个小纸包的时候,口吻略微严厉的询问着李香菱,连脸上的情绪全都收敛了起来,换成了满是认真的样子。

  嘴里的苦味已经全然消散掉了,大约是因为糕点的缘故,桃夭略微苍白的唇色带有一抹讥诮,质问着李香菱。

  “这是解药。”

  鼓起自己心里强忍着出来的勇气,李香菱果断的回答着,尽可能不让自己的回答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只是声音里的分贝不自然的降低了一些。

  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的模样,只是不想被桃夭所看透。

  “哦?你确定?”

  闲闲姿态的桃夭勾起自己耳边的一缕发丝,在手指之间玩弄着,就连柔情里也有着一抹的傲骨与张狂。

  薄薄的嘴唇轻动,质疑着李香菱的同时也没有一点相信方才那些话的样子,就好像那些话在桃夭耳旁轻轻飘过后便什么都不是了。

  “妾身……妾身自然确定。”

  被桃夭这样轻佻般的质问,让李香菱心里那努力端起来的信心都在这一刻全然的消失不见,甚至有些开始慌张了起来。

  瞬间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该直接说是缓解的药粉而不是解药了,心里责备自己的蠢笨,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地步,自然是没有可以挽回的办法了。

  只能够硬着头皮继续了,李香菱尽可能的让自己不那么慌张,而是冷静下来,面对着自己目前最大的对手,桃夭。

  “就凭你这样的智商,也敢来糊弄本王妃。”

  冷哼了一声,发丝从桃夭指尖滑落,食指勾起了李香菱的下巴,让她无从逃避,桃夭的眼眸里含有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

  虽然只是一根手指轻挑,但是李香菱清楚的感觉到了力度的蔓延,低眸看了一眼桃夭指节分明的手指,抬眸是看到的则是桃夭高傲的带起下巴看着自己。

  对着这样散发强大气势的桃夭,李香菱稍稍颤抖的身子根本就无法平复下来,眼眸里有些胆怯,相反的桃夭则是安之若素。

  “妾身不敢,王妃为何要这样为难妾身?是不是妾身哪里做的让王妃不开心了?”

  怯怯的开口,挣扎着,李香菱想要反抗,但考虑到自己与桃夭实力相差的悬殊,还是在犹豫不决。

  厌恶的眼神俯视着额头上滴落下来汗滴的李香菱,桃夭轻笑着出声道:“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这里面的并不是你所说的什么解药,只是缓解用的洛草,对吧?”

  看似询问的语气,里面却是异常的肯定,桃夭唇角的笑容变得讥诮,不仅加大了自己食指的力度。

  书房里的气氛骤然下降,仿佛从窗口处吹进来的清风都是冰冷的,凉凉的吹动她们两个的衣裙。

  惊慌失措的李香菱不可置信的看向桃夭,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只是清晰的浮现出那句话:“只是缓解用的洛草。”

  为什么,为什么桃夭能够知道,并且这样的确定,让李香菱感觉到了不可思议,但更多的则是紧张与害怕,还有畏惧。

  就像是那种原本自信满满却一瞬间就别别人扔到深渊里的那种绝望,李香菱瞬间感觉到自己其实就是个小丑。

  在明明知道一切的桃夭面前卖弄自己烂透顶的演技,还在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抓住了所有的可能。

  现在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的可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