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香菱清楚桃夭的底线在哪里,虽然自己手里有些可以威胁桃夭的东西,然而到底只是一个缓解,而且这样的机会可能不会有第二次。

  虽说这东西不好得到,可那人不是别人,是桃夭啊,一个敢打破常规的女子,任凭谁见了都会有点畏惧吧。

  即便自己对桃夭说了慌,下一次,桃夭定然不会再认同自己这样的招数,这一点李香菱还是明白的。

  “这种话,你可是说错了对象,你应该去同王爷说,而不是来这里叨扰本王妃。”

  斜睨了李香菱一眼,眼眸里明显的泄露出轻蔑与嘲讽的神情,脸上则是淡然的模样,桃夭镇定自若,并没有因为李香菱这样的话给激怒。

  果然不出桃夭所料,李香菱是出手了,只是这样的条件,未免也太过于……

  原来李香菱就这样一点的胆量,看来还是桃夭高估了李香菱,还以为她会提出什么让自己退位或者离开王府或者什么的。

  却不想是所谈的条件找错了对象,桃夭不禁扶额,略微有些汗颜。

  “王爷可是听从王妃的,只要王妃同意,王爷一定会照做的。”

  无比肯定的语气从李香菱的口中脱口而出,带有一抹的激动,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样,连眼眸里都若隐若现一抹坚定的情绪。

  “那可不见得,王爷怎么可能会事事听从于本王妃,更何况这样的事情,怕是不能够勉强吧。”

  稍稍带有轻佻的语气和浅淡的笑意,桃夭若有所思的看向李香菱,丝毫没有表露出自己藏在心里的情绪,琢磨着接下来的李香菱究竟会怎么样。

  突然间感觉有些饿了,从容的捏起精致盘子里放着的一块桃花糕,送入口中,不紧不慢,就好像这里只坐着她一个人,而不是在面对着李香菱。

  看到桃夭这样目中无人的样子,李香菱心里燃烧起来莫名其妙的怒火,就是这样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大约是因为桃夭的举动的缘故吧。

  哪怕心中再有不满,表面上也不敢表露出来,甚至李香菱都不敢在桃夭面前太过于嚣张,略微停顿了片刻,眼眸里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王妃此言差矣,王爷一定会听从王妃的,妾身并不知道王爷与王妃之间是有着什么样属于你们俩个的关系,但妾身还是能够看出来王爷对王妃的用心。”

  压制住自己内心蠢蠢欲动的情绪,李香菱以最大的能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去发作,因为自己一旦没忍住,可能就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因为桃夭不是看起来那样的简单的,而且李香菱也知道桃夭的不简单,所以不敢有任何的贸然,因为现在是关键时刻。

  认真的辩解着,企图能够让桃夭承认于这样的想法,仅仅听到他们两个之间没有用敬语,李香菱心里便能够清楚的明白,少祯对于桃夭不仅仅只是宠爱这样的简单。

  还有很多是自己不知道的,也是不可能会知道的事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变得混乱而功亏一篑。

  “这和你提出来的条件有什么关系?”

  一脸迷茫的桃夭不解的看向李香菱,有种在看智障的感觉,这完完全全是两码事,更何况如果李香菱真的能够看出来,就不会提这样没有丝毫希望的要求吧。

  原以为德妃会趁机出手做什么,想不到还是李香菱自己的一意孤行,这样看来,桃夭觉得玩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还是早点彻底毁灭李香菱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才是。

  “当然有,这样就可以说明王爷待王妃不一般,所以王爷定然会听王妃的话。”

  不管怎么样,李香菱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达到这个目的,来之不易的机会,她心里都能够明白,所以也就迫不及待的过来了。

  细细思量许久的李香菱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的时候,觉得还是晚上同桃夭谈事情来比较妥当,可是越想越没有耐心的她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与桃夭谈判着。

  在这个谈判桌上,李香菱认为自己就是最大的赢家,而且绝对不会输,之所以有这样的自信,是因为放在她身上的那包洛草。

  “他虽然听本王妃的话,却不是本王妃所说的什么他都会听。”

  细嚼慢咽的吃完这块点心后,桃夭仍旧不紧不慢的用手帕擦拭自己轻佻的手指,淡淡的说道,连眉目间的情绪都是那样的淡然。

  镇定自若,就如同李香菱手里的威胁并没有什么用一样。原本就没有什么用,桃夭心里明白,同样的还有些感谢与红衣公子。

  酷|匠网、√正版首^4发

  若不是他愿意救自己,说不定自己一定会受李香菱这样的威胁而暂时的妥协,那样可就一点也不好玩了,桃夭才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

  即便是死,自己也绝对不会向李香菱妥协什么,这是属于桃夭不可改变的傲气。

  “若不然,本王妃当初同王爷说不让你进八王府里的门,你不还是一样走了进来。”

  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样,桃夭将白色的手帕放置在了桌子的一旁,然后这样说道,转动起眼眸看了李香菱一眼,唇角是薄薄的笑意。

  瞬间李香菱的脸色便变得很难看,没有想到桃夭会同自己说这样的话来,同时还有一些尴尬,于是原本咬着下唇的她更加用了力。

  “王妃,这不一样,而且这是妾身唯一的条件,至于答不答应,那是王妃的事情,可是妾身要提醒王妃,别忘了这个。”

  从身上拿出小纸包来,李香菱用两根手指夹住,彻彻底底的要提醒桃夭,因为这个时候的李香菱已经消耗完了耐性。

  本就是尽力的忍耐,却还是要这样喋喋不休聊许多无用的事情,甚至让李香菱在那样的一瞬间感觉到了崩溃,整个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回忆。

  应该是自己最幸福的一天,那个时候连天气都很晴朗与明媚,而李香菱心里则是充满了忧伤与无奈,就因为桃夭对自己那样的为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