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桃夭明白李香菱是最为沉不住气的,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静静的等候李香菱送上门来就好,还可以让自己轻松好多。

  “嗯,那也好。”

  但凡是桃夭的决定,少祯大多数都是赞同的,毕竟自己觉得没什么漏洞就可以,只要桃夭觉得好就都可以。

  点了点头,但少祯仍旧在思量着什么,总有种哪里有些奇怪的感觉。

  “王妃,侧妃要见你。”

  平安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通报着这样的消息。

  然而桃夭听到这样的话语时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是异常平淡的思绪。

  虽然她是这样,并不代表别人也会是,就比如扯叶这个时候就不开心,她认为每一次李香菱来找王妃,总不会是有什么好事的。

  少祯只顾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手中的糕点,自动屏蔽掉一切有关于李香菱的话语。

  “让她进来吧。”

  略微思量了一两秒,桃夭做出了决定来,正愁该怎么样解决事情,这不人就自动送上来了么,桃夭就料定会这样。

  只是比自己预料之中有些快了,还以为她最少能够心平气和的等到晚上,如此看来,倒是自己对她有些高估了。

  “是。”

  犹豫了几秒的平安到底还是听从桃夭的吩咐,退了出去告知给李香菱。

  “侧妃对王妃图谋不轨,王妃为何还要见她?”

  扯叶不开心的向桃夭抱怨着,对李香菱存有排斥的心理,一切也是因为桃夭的缘故,所以就是这样的看不惯。

  尤其还是李香菱害桃夭这样的事情,便让扯叶更加的不满,她宁可桃夭与李香菱不要再见面,这样同在八王府也无妨。

  “为了戏能够继续唱下去,一会儿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要说话,明白么?”

  压低了声音这样嘱咐着扯叶,桃夭的声音有些沙哑,同时也有一丝困乏的意味。

  哪怕桃夭心里能够明白一些事,但她还是希望扯叶能够隐藏自己的情绪,不要这样轻易的就表露出来。

  “奴婢但凭王妃吩咐。”

  听了桃夭这样的话时,就算扯叶再不满,也是要隐忍的,因为她不能够耽误了桃夭,这一点是扯叶心里清楚的明白的。

  努力的隐忍,贝齿咬住泛白的下唇,努力让自己心里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才是。

  、F最$)新章X节上Tz酷匠p网DK

  两个人交谈之中,李香菱便缓缓地走了进来,对着桃夭和少祯行礼,“妾身给王爷王妃请安。”

  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情绪,也听不出来是喜是悲,总之是很淡然的存在。

  就连涂着妆容的脸上也有些憔悴。

  “侧妃见本王妃可有要事?”

  轻佻起眉头的桃夭明知故问的询问着李香菱,稍稍提高了自己的分贝,浅浅的笑意,仍旧是捉摸不透的情绪。

  “妾身有些话想要单独同王妃说,不知王妃可愿?”

  直截了当的说出重点来,李香菱知道自己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是没有一点用处的,更何况已经这个时候了,自己还能够做什么?

  少祯对自己的冷淡仍旧一如既往,李香菱打算暂时的退却,一心放在桃夭身上才是最要紧的事情,毕竟现在对于她而言正是个拿捏桃夭的好时候。

  绝对不能够错过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的,李香菱必然是要好好珍惜。

  “不管本王妃是否愿意你都已经说出来这样的话了,又何必再如此?”

  瞥了李香菱一眼,桃夭语气里有些淡淡的不悦,反正不损她几句,桃夭心里自然是不会安心,毕竟李香菱做了那么多让自己原本可以除掉她结果却没有动手的事情。

  被桃夭堵的说不出来话的李香菱选择了沉默,默不作声的低着头,硬生生的忍受着,毕竟她想要达到她的目的。

  为此可以不惜付出任何的代价。

  “王爷。”

  桃夭淡淡的叫了一声,便没有再说多余的话语来,她知道少祯定然是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果然少祯将最后一口糕点送入口中的时候,便点了点头,缓缓地站起身来,什么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从李香菱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眼眸里满是漠然。

  看到少祯离开后,扯叶也便离开了,知道不能够去打扰她们,甚至在出去的时候细心的关上了门。

  “王妃应该知道自己中毒了是吧?”

  不相干的人离开后,只面对桃夭一个人的李香菱心里松了口气,连底气都变得有些充足,直截了当的询问着桃夭。

  就凭桃夭昨晚的话语,李香菱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推断一些事情出来的,这是最基本的判断能力。

  “知道又如何?你想要说什么,无需再隐瞒,痛痛快快的面对岂不是更好?”

  反正都是已经心知肚明的事情,桃夭觉得与其说那么多无用的话语,还不如有话直说这样省时间。

  桃夭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和李香菱如此的话语里,简直是白搭。

  “既然王妃这样说了,妾身就不需要再隐瞒什么了,王妃所中之毒的解药在妾身手里,只要王妃肯答应妾身的条件,妾身便双手奉上。”

  不再隐瞒于自己的野心,李香菱直接开始和桃夭谈着条件,无论如何,这都是自己可以利用的,至少她这样认为的。

  坦然的看向桃夭,李香菱在等待桃夭的回答,明知道这样的几率并不高,但她还是在期待着,只因为不甘心放弃。

  “呵,什么条件?”

  细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叩着桌子,桃夭脸上并无半分惊慌的模样,反而是一种从容不迫,一点也不像再是被别人威胁的样子。

  似乎有点意思,想用瞒天过海的这一招来从自己得到什么,貌似有些太过于愚蠢了吧,还是将她桃夭看的太轻了。

  在这一点上,桃夭还是相信红衣公子所言的那些话,这个没有解药,只有缓解和用功力化解。

  “妾身不敢提过分的条件,只求王妃能够将王爷的宠爱分一些给妾身,就足够了。”

  试探着提出这样的要求,毕竟李香菱明白桃夭的脾气,不能够提其他过分无理的要求,不然桃夭的性子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