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突然的进来,少祯与桃夭脸上略显尴尬神情,都扭过头去,想要缓解这样的尴尬。

  扯叶憋笑着从容的走了进来,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手里端着的乌黑的漆盘上放着一个青花瓷图案的小碗。

  苦涩的气味,随着扯叶的进入而不断的加重,仅仅只是片刻,浓浓的中药的味道便在房里蔓延开来。

  这样的味道让少祯与桃夭一同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对这样的味道都有一种反感,却又迫不得已的要饮用。

  端起那只碗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桃夭的面前,一脸不开心的桃夭看着白瓷碗里的棕褐色液体,紧紧皱起了眉头。

  “王妃该用药了。”

  扯叶的眉目之间有些憔悴,疲倦的意味在脸上蔓延开来,细细看去,甚至能够看到她浮肿起来的眼眶,还有布满血色的眼眸。

  即便这样,她还是能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做属于她自己应该去做的事,这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又没有什么病,干嘛要喝药。”

  s酷n匠网+Q正}}版首发z

  轻声的嘟囔着,以来表现自己的不满。桃夭自然知道这药是红衣公子给她配制的,可是既然自己身体里的毒素已除,然后喝药还有什么意义呢。

  像这种事情,但凡是能够避及的,千万不要往上再撞去。

  还是不习惯这样苦涩的味道,大约是心里的一种抵触。

  “这是你带回来的药,自然是大夫开给你的,你还是乖乖听话为好。”

  清楚的听到桃夭所说出这样话的时候,少祯有些无奈,到了这种事情上,桃夭变就像的孩子一样,完全没有平日里的气势。

  失笑着无奈地摇头。

  “你笑什么?”

  瞪圆了眼睛的桃夭这样质问着少祯,语气里略微有些一抹的不悦,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明明可以不用去接受的事情,为什么偏偏还要这样去接受。

  桃夭很无奈与这样的感觉。

  “没什么。”

  少祯轻咳了一声压制住自己的笑意,转而对着一旁为难的扯叶说道:“去拿些甜食来。”

  虽不喜欢甜食,但是它能够缓解嘴里因为药兹而留下的苦涩,那样也是蛮好的,总比蛮嘴里的苦涩要强许多。

  “是。”

  扯叶看了桃夭一眼,转而又看向少祯,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的时候,便拿着手里乌黑的漆盘快步的离开了。

  执起白瓷勺子的桃夭正在一下一下的将碗里的液体舀起,然后倾斜着勺子让它再滴落到碗里,热气缓缓的蔓延着。

  搅动了许久,仍旧没有一点想要喝下去的欲望,真不知道红衣公子给自己开这样的药方是为了什么,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想不通也猜不透。

  不过桃夭心里算是记住了,总有机会要好好和他说说这样的事情。

  虽然他救了自己,但是一码归一码。

  “你看,我身体里的毒素都已经清除掉了,体力也恢复了,不需要喝这个了。”

  心平气和的桃夭企图要和少祯讨价还价来平息这件事情,两个人商议着来或许会好一点。桃夭在心里寻思着。

  企图能够打破少祯脑海里让自己喝下这个药的想法,毕竟现在的桃夭觉得自己并不需要。

  “那也要喝,这些都不是理由。”

  少祯瞥了桃夭一眼,淡淡的一句话就将桃夭所有的侥幸给打破了。心里存有内疚感的他,自然是想要好一点,再好一点。

  坚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没有留任何可以让桃夭反驳的余地。

  桃夭无奈的眨着眼眸,厌恶的看着这碗药,确实没有什么欲望,这也不能够怪她啊。

  “王妃,姑爷,奴婢拿了牡丹糕、桂花糖、芒果软糖、桃花糕。”

  扯叶慢悠悠的端着稍微大些的乌黑的盘子走了过来,上面摆放着四样精致的点心,小心翼翼将它们一碟一碟的放在桌子上。

  少祯拿捏着一块桂花糖送入嘴中,细细的品味着,赞许的点了点头,而后看向桃夭道:“喝吧。”

  略微命令的语气,不容有任何的反驳与抵抗。

  嘟起嘴的桃夭哪怕再不满,看到这样的少祯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她心里清楚少祯这样也是为了自己好。

  双手捧起了药碗,微微蹙眉,咬咬牙便闭上了眼睛,一饮而尽。

  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的时候,一块桂花糖便送到了桃夭的嘴边,咬了一口桂花糖后,才能够缓解桃夭嘴里的苦味。

  调整了片刻后,桃夭又恢复到了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就好像刚才像是视死如归那般喝下药的并不是她一样。

  “还有几副?”

  突然间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桃夭稍稍偏着头询问着扯叶,这个对于她而言目前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药剩余的多少能够决定她还需要再忍多少次这样的苦味,所以桃夭还是比较关心的。

  “还有一副,王妃昨夜拿回来的一共只有两副药而已。”

  扯叶如实的回答着桃夭,仔仔细细的将桃夭所拿的药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收了起来,同样也是检查过得,避免一切意外的可能。

  “知道了。”

  松了一口气的桃夭心里也感觉到了轻松,好在只有两副而已,看来这个红衣公子还是有些分寸的。

  其实一共是三副才对,自己在药堂里已经用过一副了,那个时候没有耍性子只是因为那是自己全然陌生的人,这一点桃夭还是有些分寸的,不会乱来。

  “虽说你身体里的毒素已经无碍了,但还是细心的为好,李香菱和母妃那边,你打算怎么样瞒过去。”

  少祯有种预感,那便是德妃找自己一定和桃夭的事情有关。

  所以在没有和桃夭仔仔细细的商议之前,他宁可对德妃视而不见,甚至不去见她,故意的逃避。

  虽然有和桃夭做简单的约定,但还是有些不算太绝对化,就是考虑到这一点,少祯才有些犹豫,到底是因为他要顾及桃夭才是。

  “这个我还不知道,先隐瞒,等着她们出手。”

  敌不动我不动,大约就是这样的,所以不着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五一快到了,祝大家国庆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