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再和少祯坐同一辆马车回王府,哪怕沉闷的气愤,李香菱也都能够忍耐,只要能够和少祯在一起就好。

  因为现在在李香菱眼里,不管怎么样,不管什么脾性,少祯终究都是自己的丈夫,就如同桃夭对自己提醒的那样,自己也是八王府人。

  李香菱真心怕自己稍微慢一点便就会赶不上了,还好,自己没有错过。

  坐在马车里的李香菱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尽可能的让自己调整过来,然后这样就可以平静下来不用打扰到少祯的闭目养神了。

  其实李香菱有时候也是蛮懂事的,只是不甘心而已,并且还有自己的职责和使命需要去完成才能够肆无忌惮。

  马车停到八王府时,李香菱才反应过来了时间哪怕沉闷似乎都过得很快的样子,这让原本心里就由很多疑问的李香菱此刻更加的不解。

  少祯仍旧头也不回的便走进了八王府里,不禁加快了脚步,就是不想要李香菱跟随自己。

  然而下了马车的李香菱并没有去跟随,而是看着少祯匆忙的背影感觉到有些难过,呆呆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走进了王府里。

  待少祯走到房间里的时候,才发现并没有看到桃夭的身影,眼眸里略微有些浮动,想来桃夭定然是出去了。

  原本他还想要给桃夭讲述一下朝堂之上所发生的事,看来是没有多大的希望了。

  然而这个时候平安走了进来,回禀着少祯说道:“王爷,王妃现在正在书房。”

  方才平安刻意询问了一下下人,才知道王妃果然并没有出去,又询问了一个丫鬟,便能够轻易的知道了,这样告诉着少祯。

  “嗯。”

  听到这样话语的少祯脑海里来不及反应,便去书房的方向去找桃夭,这个时候的他迫切的想要看到桃夭,连一刻的功夫都耽误不得。

  直到到了书房门外时,少祯便没有方才那样的着急了,反而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稳了稳自己的心绪,这才缓步的走了进去。

  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桌案前提起笔正在写着什么的桃夭,少祯挥了挥手,阻止扯叶正要说出口的话语。

  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这样如此认真的桃夭,少祯感觉到了心安,而且没有一丝耐烦的欣赏着这样的姿态,算是一种缓解。

  “王爷还打算在那里站多久?”

  正在提笔写字的桃夭仍旧那样认真的执着笔,头也不抬的便淡淡的说出这样的话语。

  从少祯进来的那一刻,桃夭便清楚的感觉到了,只是那个时候的她并没有说出来而已。

  少祯不禁愣了一下,而后失笑着说道:“我只是不忍打扰你。”

  而后便从容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既然桃夭已经这样说了,自己又何须顾及和畏惧。

  回到王府里的少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王府里并没有感觉到的轻松与安心,大约是因为桃夭在的缘故,所以自己才会有这样的感受。

  “怎会。”

  话音刚落下的时候,桃夭便放下了自己执起的笔,平稳的放在了笔搁之上,细细的看着自己写出来的那些字。

  而后抬起头看向少祯,唇角旁是浅淡的笑容。

  “写的什么?”

  少祯不禁有些好奇这样询问着桃夭,便看到桃夭将自己手里的纸递给自己。

  接过之后,映入少祯眼帘的便是几个字组成的一句话:皎明乱,溢出如梦,丝缕暗。

  不禁蹙眉,不解的询问着桃夭说道:“怎么写这样的句子?”

  目光从纸上转到了桃夭身上,这样的几个字让少祯若有所思,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什么才是对的。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少祯感觉到了有些无奈,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形容和表达。

  “不知道,就是突然写出来了而已。”

  桃夭摇了摇头,写东西还需要为什么么?好不容易能够有空与笔墨纸砚还有诗词为伴,自然是要玩的尽兴才对。

  所以不需要顾及和思考太多太多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要顺心就好,桃夭是这样认为的。

  “你今日怎么样,皇上是否同意了?”

  突然间想到了重要的事情,桃夭这样询问着少祯结果,然而桃夭心里并没有什么底,只能够看少祯是否能够说服,还有运气了。

  反正她没有多大的指望,到底边疆什么还有防线什么和自己是没有关系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皇上同意先尝试,尤容岩负责。”

  G看正版章D{节*+上N6酷R匠.网4

  少祯带有一抹安心的笑意点了点头,他也想要将这样的喜悦传递给桃夭,毕竟这是桃夭所想出来的办法。

  能够不让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少祯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能够减少百姓的损失,还能够去造福,定然是好事。

  “嗯,只要按照我所言的过程去做,就一定会成功的。”

  这点自信桃夭还是有的,毕竟这都是成功过得事实,也是现世一直在用的,自然是不会有差的。

  重点是只要能够提高少祯在百官心里的地位和皇上眼里的看法,就可以了,毕竟是要一步一步慢慢来的,不能够急躁。

  “我会将你说的那些书信一封差人给容岩送去,不会有什么差错的。”

  脑海里细细的想了想,少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心里那份喜悦之情难以平复,好久都没有这样有种成就感了。

  虽然办法并不是自己想出来的,那也无妨,只要能够为百姓去做点什么,而不是坐视不理。

  “嗯,我听说城郊处有逃难而来的难民,你要不要想想办法?”

  看到少祯这样的状态,桃夭感觉到了心安,同时又给少祯找了另一件事情出来,因为现在桃夭已经意识到了一点,是该做些什么了。

  总不能让少祯再平淡下去,而是应该趁热打铁才对,做着什么总比漠然要好的多,而且也是桃夭心里隐藏的那份善良。

  “这个我能够有什么办法?”

  瞬间少祯便苦笑着看向桃夭,心里沉闷的滋味并不好受,但又只能够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