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要先行回王府的少祯却被德妃身边的婢女传来要去面见德妃的消息时,少祯心里是拒绝的,因为他不想去看到德妃。

  他怕自己忍不住去说什么现在不该说的话和不该做的事,那样可就不好玩了。

  “八王爷,德妃娘娘很想要见王爷,王爷还是随奴婢去一趟吧。”

  卑微而恳求的语气,在少祯拒绝了很多遍后,婢女仍旧不死心的再度说道,这是她的职责,无论少祯拒绝多少次,她都不能放弃。

  因为放弃的后果则是自己受罚,婢女心里是清楚的,请不回去少祯,德妃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总是需要一个理由,而自己就绝对不能够再去成为那样的理由,“本王说了不去就不去,你无需白费功夫。”

  少祯同陶元帅说完话后,独自一个人刻意避开了大臣们,刚走了一会儿,平安便来找到了他,简单的说了李香菱的状况。

  以及淑妃与李香菱为难之事。

  少祯正在一旁的树荫下思量的时候,德妃身边的婢女便找了过来。

  微微皱起眉头的少祯很是不悦,他不想发火,然而这个婢女一直都在不依不饶,这让少祯很是火大。

  不等婢女再度开口重复的时候,少祯便再度开口道:“你听不懂本王的话么?还要本王重复多少遍你才能够听得懂,本王身体不适,而且有侧妃在,就不去了。”

  果真是耐着即将要发作的性子,猛的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色似乎更加的脆弱,好像少祯的身体都是站不稳在晃动一样。

  √T酷}.匠)网永d久、免i费(4看◎)小)j说K

  “你这奴婢怎么如此不知好歹,你看不到王爷这样吗?是不是要王爷病犯了你才甘心?”

  一直沉闷的平安终于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冷冷冲着娇弱的婢女,如同吼出来一般,将所有的不悦就这样发泄了出来。

  少祯能够隐忍,不代表平安就能够忍,左右不过就是一个婢女而已,又不是什么其他的人,平安并不怕而且知道自己无需去害怕。

  “奴婢并没有这个意思,奴婢只是按照德妃娘娘吩咐做事,还请王爷恕罪。”

  被平安这样一吼,婢女差一点就哭出来了,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隐忍着,她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她不想受罚,然而又没有办法。

  一向觉得八王爷性子柔弱,自己多说几遍他可能就会同意了,所以才这样不依不饶的坚持着。

  却不想到底是自己想错了,只因为忽略了平安的存在,这样维护着八王爷。

  “那是你的事,只是去不去是本王的事,不是你能够干涉的。”

  缓过劲来的少祯淡淡的说出这样的话,瞥了婢女一眼,连语气里都有一些冰冷,只因为他不想再去应付了。

  转身就有一种想要离开的模样,不到万不得已,少祯还是不想要见德妃的,尤其是桃夭中毒的事情后,便对德妃更加的厌恶了。

  从心里所出来的厌恶,简直是恨不得碎尸万段的那一种。

  突然间换过神来的少祯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桃夭在自己心里变得竟然这样的重要了。

  “八王爷……”

  看着少祯转身离开的步伐,婢女知道自己是做不了什么了,却还是忍不住的叫出这样的三个字,语气间有一种感伤。

  只能够站在原地,不敢再去跟上,抿着唇低着头,情绪逐渐的晕染开来。

  “回去告诉母妃,本王身体不适,在马车里等侧妃,让侧妃尽快出来,本王还要回去用药。”

  凝住步伐的少祯头也不回的说出这样的一番话,纤瘦的背影不失俊逸与透漏出来若隐若现的倔强。

  平平的语气里没有任何的情绪,说完后少祯便带着平安离开了。

  回过神来的婢女这时才发现少祯已经离开了,带着这样的话匆忙的赶回德妃那里复命。

  “王爷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侧妃,王妃还在府里等着王爷回去。”

  平安不解少祯这样的做法,语气之中有些淡淡的抱怨,一个人赶快回去不好么?

  注意到今日是王爷离开后王妃还在王府里,平安便能够断定桃夭定然会在府里等着少祯,因为桃夭也没有透露出任何想要出去的意思。

  至少平安是没有听到,反正不管是不是,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并且平安这样认定着,他将桃夭对少祯所有的好全数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上。

  “本王倒也想尽快回去,可是母妃哪里能够这样的轻易,你以为方才那婢女所言是母妃真的想要见本王么?不过是母妃想要李香菱同本王一起回去罢了。”

  关于德妃那一点心思,少祯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明白的,所以他最后才说出来了那样的话语。

  呵,德妃以为这样就能够让自己接受李香菱么?根本不可能,就连自己做做样子的什么都不会有,只能是不见就不会有任何的态度。

  不然少祯可能还会忍不住对李香菱发脾气,就像昨晚那样,有种想要弄死李香菱的冲动,索性少祯忍住了这样的想法。

  “想不到王爷竟然能够这样的清楚,只是连累了王爷要在这里等着。”

  若有所思的平安点了点头,似乎他也有些能够明白了,略微有些惋惜的模样这样对着少祯说道,毕竟他知道少祯讨厌这样的地方。

  “无妨,她绝对不会太慢。”

  少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当他和李香菱一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毕竟是无可避免的事情,接受起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如此笃定的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若是时间超出少祯所能够等待的范围,他一定会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性子的倔强大抵就是如此,这样的情绪少祯从前病重时也曾发作过,吓得德妃还以为是自己过做的事情出了什么样的差错。

  平安差异于少祯所说的这样的话,但终究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平安自己心里有所顾虑而已。

  果然如同少祯所言,不一会儿李香菱便气喘吁吁的小跑了过来,连脸颊都是微红的,看起来便知道她赶时间的紧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