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疑了片刻的李香菱点了点头,满腹委屈在脸上清楚的展现出来,虽答应了帮桃夭隐瞒,可是一想到昨晚桃夭那样嚣张且柔情的模样,还是会很生气。

  还有少祯对自己的冷漠和对桃夭的柔情,仅仅只是那一瞬间的转变,哪怕李香菱明白自己做的很过分,可是又怨不得自己。

  难过的情绪在心里不断的积攒,好不容易能够找那些鲜艳的花来发泄,却还落人眼实,连天都不帮自己。

  “可能是凌儿做的还不够,才让王妃无法接受凌儿,然而凌儿并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做才能够讨王妃欢心。”

  话语之间停顿了片刻,沉闷而失落的语气,如同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

  故作柔弱的模样,李香菱红润的唇色都有些发白,脸颊处的腮红掩饰住了她苍白的脸色,厚厚的粉遮住了略微发黑的眼圈。

  昨夜一夜都睡不安稳的李香菱,今日的状态自然是很差的,倦意来袭,却还是要打起精神面对,不能够有什么样的异常。

  脑海里仔仔细细的思量后,还是决定隐瞒有些事情为好,到底李香菱还是要为自己打算的,总不能连给自己一条后路都不留。

  “去把那东西拿来。”

  听着李香菱这样的倾诉,德妃从容的点了点头,似乎是能够明白一些李香菱所谓说出口的话语和隐藏的顾虑。

  仅一眼,德妃便能够看透。

  吩咐着身旁另一个奴婢,德妃早就有所准备,不然她又怎么能够安安稳稳的坐着这个位置,恐怕早就会被别人取而代之了。

  “是。”

  婢女俯了俯身子,便去听从与德妃的吩咐去做了,稍稍加快脚步走到了屏风后面。

  李香菱的目光就随着那婢女一同而去,直到看不清屏风后面的景象时,这才回过神来,诧异的询问着德妃道:“姑母,她去取什么了?”

  还是有些好奇的,因为德妃总是能够那么出其不意,让李香菱自叹不如,就算是再过十年,自己或许也难到德妃这样的地步。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从容的举起茶杯来轻微的摇晃着,德妃淡然的看着茶杯里的水泛起浅浅的涟漪,并没有回答李香菱的好奇心。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难不成连这点耐心都没有么?然而德妃脸上并未有任何的情绪泛起,而是平静到无痕无迹。

  满足不了自己的好奇心,李香菱也是无奈的,毕竟德妃的心思是自己无法去探测的,只能够稍稍的忍住。

  眼眸再流转的时候,便看到方才的婢女走了出来,手里似乎握着什么样的小物件,远远的看着并不明显。

  而这个时候,李香菱心里已经有些底了。

  “娘娘,东西拿来了。”

  双手将一个小纸包送到德妃面前,规规矩矩的低着头,温婉而平和的声音。

  德妃放下手里的茶杯,从婢女手里拿过后,挥了挥手,转而便将小纸包放在了桌子上,缓缓地推到李香菱面前。

  “这个就是洛草,你知道该怎么做。”

  淡淡的吩咐着李香菱,这是德妃所给李香菱的一个机会,也是让李香菱能够在少祯面前表现,同时也会让桃夭对李香菱改变心态。

  至少这是德妃所认为的。

  因为桃夭身体里的毒素一旦发作的时候,只有服用下洛草才能够缓解,然而洛草制成的粉末可是少有的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找到的。

  到那个时候,若是李香菱能够缓解住桃夭身体里的毒素,恐怕很多事情都会悄然改变吧。

  “凌儿明白,多谢姑母。”

  满心欢喜的将洛草收了起来,李香菱心里的情绪有所缓和,终于有一种是可以让她能够在桃夭面前耀武扬威的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李香菱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凝结。

  昨晚桃夭所说的那句话,就证明桃夭已然知道中毒的事情,那自然就是桃夭已经发作过了。

  可是那个时候的桃夭,到底是要么做到控制的呢?

  “姑母,那毒素一旦发作,是不是只有洛草能够控制?”

  想不通的李香菱试探性的这样询问着德妃,自己必须要搞清楚这件事,绝对不能够这样糊里糊涂的。

  轻轻咬住自己的下唇,李香菱想不通的事情,只能够求助于德妃了,而且德妃一定不会欺瞒自己,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

  “是这样,怎么了?”

  德妃点了点头,在脑海里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大约应该是这样的,按理而言是不会有错的。

  不过但没有留心李香菱为什么会这样问,只是下意识的说出后面的一句话而已。

  “没什么,凌儿就是在想会不会有其他的办法来缓解而已。”

  rZ更E新最=快上U酷匠K6网G(

  还是打算自己不清楚的事情隐瞒比较好,其余额李香菱倒是实话实说的。

  如果只是有洛草才能够,那么桃夭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得到洛草的?这件事情似乎越发的不可思议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李香菱才感觉到越想越是有许多的疑问,简直是很难去想通的事情,瞬间脑细胞都有些不够用了。

  “不会了,拿好这些洛草,你就一定有机会。”

  德妃坚定而决绝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唇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弧度,还有浅浅的笑容,连眼眸里的情绪在这一刻都有别样的改变。

  暗示着李香菱,但愿李香菱能够懂,也就不白费她一片苦心了。

  “凌儿明白了。”

  嘴上虽然这样说,李香菱心里却是数不尽疑问。

  为什么桃夭能够知道下毒的事情和自己有关?为什么桃夭明明该发作时候却又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肜吟到底有没有背叛自己。

  昨夜李香菱抱着这样的想法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刻意的注意到肜吟,然而发现肜吟并没有什么反常,并且还是一如既往那般。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其余的便什么都没有。

  李香菱不相信这样的女子会出卖自己,明明她清高的不会听从于任何人。

  有些心里认定的事情,就很难去改变了,李香菱便是如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再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