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一片的文武百官之间都在仔仔细细的思量着,突然一句“臣附议”打破了这样的状态。

  率先说这句话的并不是别人,而是陶元帅,少祯的老丈人。

  众人纷纷诧异着看向从容不迫的走出来的陶元帅,只见陶元帅毅然的说出这样的三个字,更加影响了某些人举棋不定的心思。

  “臣附议。”

  容岩也再一次的走了出来,终于有人明目张胆的出头了,容岩自然是要支持的,心寒也得到了一些缓解,至少没有那样的失望。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一连几个人跟在后面一同喊出这样的三个字,到底凡事都需要试一试才能够下定结论,可能都是不想国家失去那道重要的防线吧,一旦失去,或许结果是他们无法去想想的。

  M酷G-匠j;网正P{版h#首发

  皇上为难的看着这样的一小群人,然而自己重要做出一个决定来的。

  现在举棋不定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做了,想不到少祯还能够给自己这样一个难题,看来是自己小瞧少祯了。

  “父皇。儿臣恳请父皇给一个尝试的机会,倘成功,不但能够解决难题,同样也能够更好的抵御外力。”

  看出来的皇上的犹豫时,少祯便想要去推一把,说不定还有什么样的希望。

  “魏爱卿,方才那件事暂缓,容爱卿,老八所提出来的想法就由你去办。”

  再三思量以后,皇上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来,少祯所言不错只是试过才能够知道,既然是个机会,那就应该去试试。

  毕竟他也不想惹怒天神与百姓。

  “臣遵旨。”

  魏霆和容岩异口同声的喊道,相互之间的情绪在短时间内便有了转变。

  容岩得到了心理安慰,最要感谢的,自然是少祯了,若不是八王府,容岩想必自己一定是要留下遗憾了,还好,还好有少祯。

  而魏霆讨厌这样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简直坏了自己发财的计划,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

  早朝就这样散了的时候,少祯走出的时候,便有一群臣子围着他,神色欣喜的夸着。

  直到应付完那些人的时候,少祯才注意到了在一旁等候着自己的陶元帅,缓步走了过去,淡淡的行了一个礼。

  “八王爷,你所言的那些话,可是王妃的主意?”

  陶元帅质问着少祯,严肃的神情和冷漠与认真的模样。这是他所猜测的,他认为这样的办法并不是少祯能够想出来的。

  毕竟太过于复杂的存在,也就只有桃夭能够想出来了,到底是对于旁人看来所根本没有办法实现的行为。

  “不敢欺瞒元帅,确实是这样。”

  很轻易的少祯就承认了,毕竟这是事实,更何况也是陶元帅来问,就算说出来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吧。

  原本桃夭也是打算告诉陶元帅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

  “你认为成功率有多高?”

  这才是陶元帅所顾及的,毕竟不能够这么多人随着桃夭一个人乱来。他承认桃夭不一般,但这是不能够马虎的事情。

  细细的思量着,只是听起来有几分的道理,而真实的情况乃是未知。

  之所以陶元帅选择附议,只是不忍看少祯一个人而已。

  “我相信桃夭。”

  这便是少祯的答案,无条件的信任,便是成功率,若是不能够信任,少祯又何苦冒险来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答案让陶元帅先是一愣,随即赞许的点了点头。

  在旁人看来,就是岳父对自己女婿表现状态的满意。

  李香菱在德妃的寝宫里用着茶,茶杯没拿稳的时候,茶水便洒落在了李香菱身上,连同杯子一起在地上碎落了。

  正执起茶杯用茶的德妃不满的瞥了李香菱一眼,责备的话语说道:“怎么这样不小心,还是毛手毛脚的。”

  优雅的喝了一口茶,又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眼眸里有一抹不悦的神情。

  她最不喜欢总是出错的人了,尤其是在她眼前出错的。

  “凌儿只是不小心。”

  还好衣裙的厚度足以抵挡茶水的温度,李香菱并没有出什么事,只是衣裙脏了而已。

  硬着头皮低声下气谦卑的说道,方才的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那样的莫名其妙的,等李香菱反应过来的时候,茶杯已然碎了。

  心里责备着自己,终究是没用的。

  “收拾一下。”

  德妃无奈的看了李香菱一眼,并不同她去计较什么,反而这样对着身边的丫鬟吩咐着。

  丫鬟找了几个人来打扫,然后领着李香菱便去换衣服了。

  “你觉得她所说的话可信么?”

  精致的指甲搭在桌子的绣有花纹的台布上,德妃偏着头询问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丫鬟说道。

  德妃的手里玩弄着一片鲜艳的花瓣,她对李香菱也是半信半疑的,毕竟是不能够全数去相信的,还是存在一些戒心的。

  “娘娘是在怀疑侧妃骗您吗?”

  丫鬟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一点都没有要去顾及什么的意思,也不觉得自己直接说出来有什么不妥。

  德妃想要听什么,就干脆说给她听。

  “怀疑不至于,只是直觉而已。”

  这倒是德妃的实话,看着李香凝这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德妃总感觉有些什么,但只是感觉而已。

  而且李香菱从未在自己这里打碎过什么,反常的行为让德妃不得不多想什么。

  丫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时李香菱换好衣服后便出来了。

  “姑母,你们在说什么?”

  看到似乎像是在交谈的模样,李香菱忍不住的好奇询问出了声。

  语气里带有一抹轻松的意味,很是无辜的眼膜在德妃和丫鬟之间来回的打量着。

  “并没有什么,王妃还与你为难么?”

  德妃直接断绝了李香菱想要刨根问底的想法,转变了话题询问着她,这样关心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才不会让李香菱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毕竟德妃不傻。

  她是信任李香菱不错,但同时也有些顾及,因为思想是自己控制不住的。

  到底都无所谓了,毕竟德妃只是让李香菱去监督,这样一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如果不出意外的情况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加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