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停下来谈论,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从人群里走出来的少祯身上,都在等着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

  大部分都是幸灾乐祸之人,就看着这个想要出风头的八王爷怎么样挨骂。

  少祯从容镇定的站在大殿中央,谦卑的容颜里没有半分的畏惧,眼眸平静无波的看向皇上。

  心里纠结了好久该怎么样去说的时候,少祯才发现自己似乎错过了时机,只是一不小心走神了而已,所以才鼓起勇气打破目前的状况。

  明知道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少祯自然不能够轻易的错过,不然桃夭的心思可就是白费了,这一点少祯还是能够明白的。

  不想轻易的辜负了桃夭的心思与想法,所以少祯便可以不顾一切。

  “老八想要说什么?”

  皇上的脸色并不好看却又没有办法,毕竟少祯都已经说出来这样的话,又是在这样的场合,到底是自己的儿子。

  心里只能够埋怨少祯不懂事,不过自己的印象之中,这个老八一向温和谦卑,换句话说就是懦弱一切,入不得皇上的眼的。

  若不是他娶了元帅之女为王妃,皇上对他也就只有偶尔想起来的存在。

  “边疆乃与邻国分界重地,也是一道防线,如此轻易抛去,怕是不妥。”

  少祯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了自己的顾虑,他不想皇上一直蒙蔽在他自己逃避的想法里,同时也不愿自己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不在乎,做不到。

  稍稍提高了分贝,他要让整个大殿里想要逃避的人都听到,心里都明白,图省事的后果到底会演变成什么?

  方才还有些幸灾乐祸之人,瞬间便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哪怕他们再拒绝,也知道少祯所言不假,就算这样,又能够如何?

  3酷匠网永Si久免^☆费*E看}%小说!o

  “八弟所言不错,边疆虽是一道防线不假,然而太过于偏远,这道防线不要也罢。”

  少礽时刻都不忘与少祯作对,只因为是少祯得到了原本属于他的桃夭。

  一点也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而是他们的错。

  如果少祯不娶桃夭为王妃,那自己还是有机会的,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桃夭还对自己那样的冷淡。

  能够有一点的机会,少礽都要抓住。

  “六哥这话就错了,怎么可以主动放弃属于国家的土地而让外人有机可乘。”

  硬碰硬的回着少礽,少祯的立场没有丝毫的动摇,也没有因为少礽故意找事而慌乱或是诧异,这是他早就做好的心理准备。

  早就想到自己一旦有异议,就会有无数的反对,但那又能够怎么样?自己有自己的坚持,因为桃夭。

  “老八说的不错,只是那里确实不适合人居住,老八可有什么提议?”

  皇上承认了少祯所言,而是他心里也是一直都明白的,只是明白又能够怎么样,没办法就是没办法,这是改变不了的。

  神色有一丝的缓和,就连语气都有些轻微的改变。皇上知道,自己等来的究竟也不会是什么,所以还是要按照自己先前的想法去做了。

  “儿臣提议,让边疆百姓自己种植农作物,这样一来就可以在那里生存下去。”

  少祯淡淡的说道,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所言到底有什么问题,只是清楚的听到了群臣的议论声,似乎都是很不屑的样子。

  然而充耳不闻的少祯并不在意,任由他们去说什么,终究和自己没关系。

  “八弟难道忘记,边疆全是山,怎么可能去种植,要是能够种植还需要你来提议么?”

  嘲讽的意味在这样的话语里很是明显,少礽不屑的瞥了少祯一眼,轻哼了一声。

  还以为能够有什么好的办法,到头来还是这样的无用,说了和没说一样,还平白无故的添堵。

  “父皇,儿臣的提议便是在山坡上种植粮食,这样一来不就能够了吗?”

  带有自信的神情,少祯终于说出了自己所被桃夭灌输的想法。

  “山坡上?八弟,你是在看玩笑吧?”

  少礽的一句话,便说出了在场很多人的心声。

  原以为八王爷只是身有顽疾。而现在看来,似乎连脑子都不好了,山坡上怎么能够去种地?当然这样的话他们只能够在心里想着,并不敢直接说出来。

  “老八,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然而皇上并不这样想,反而有些兴趣,他知道少祯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所以才询问着。

  到底他也想知道所谓的山上种植到底是什么情况?因为他明白边疆的重要性,不到特殊情况,是绝对不能够舍弃的。

  “梯田,利用梯田便可以在山坡与丘陵上种植粮食。”

  少祯仔仔细细的将桃夭对自己的解释完完全全的复述了一遍给皇上还有所在的文武百官听,哪怕再不可思议,说出来的时候都是异常的流畅。

  滔滔不绝的挑重点所说了一遍,少祯有些口干舌燥,而他发现自己话音落下的时候,周围全是震惊的神情,这让少祯有一瞬间的迷茫与不解。

  “老八所言朕听的不是很懂,也从未听过这样的办法,可有实施的可能吗?”

  回过神来的皇上若有所思,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想法,自然存在许许多多的疑问。

  “八弟可曾证实过是否可以?若是不能,岂不白费功夫,还消耗太多的东西。”

  少礽惊讶与少祯的提议,但他仍旧不会去认可,到底空口无凭,更何况少祯一个病秧子,怎么可能会有解决这样大事的办法。

  他不相信。

  “未曾,但儿臣觉得,这样的办法一定可以,父皇为何不尝试以后再定夺?”

  心里没有任何的空虚,镇定自若的少祯放弃了与少礽去争辩什么,反而直接对准了皇上。

  别人的想法都不重要,重要的则是皇上的定夺。

  “众爱卿以为如何?”

  进退两难的皇上直接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所有人,听起来是挺有道理的,但眼见为实才是最重要的。

  更何况自己还下达了命令,只因为皇上内心里难以舍弃的纠结。

  原本都决定好了,却因为少祯的话而乱了心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