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銮殿内,朝堂之上,文武百官身着朝服全数聚集于大殿之内,恭恭敬敬的低着头,对着坐在高高向上龙椅上的皇上。

  “众爱卿可有什么疑问,提出来便是,无需顾及什么。”

  皇上直直的坐在那里,九五至尊,身着一身龙袍,威严满面,漠然的模样注视着站在低下的文武百官,一览无余。

  手握在龙椅旁边的龙头扶手上,淡淡的语气,提高了分贝,帝王的威严与气势不曾减弱半分,端着帝王该有的架子。

  “皇上,臣有本启奏。”

  年纪稍长的臣子迈着步伐走到了大厅中央,冲着那高高在上的方向,行了一个礼,而后仍旧低着头,等候着皇上的吩咐。

  “讲。”

  皇上垂敛了一秒眼眸,便立刻抬了起来,眼眸里有一抹不耐烦的神情看着那人,不等那人开口,皇上便知道那人想要说什么。

  只是就算心知肚明,也是无法阻止的,今日故意没有提这件事,是因为他已经决定那样去做了,哪怕有人不同意,又能够怎么样?

  毕竟国库也是有一定的限度,而不能因为某些人害了整个国家,皇上还是有一定自己的考虑和想法,毕竟要顾全大局。

  该做的都已经去做了,奈何贪官污吏太多,所谓山高皇帝远,管不住的终究还是管不住。

  “边疆难民一事,不知该如何处理?”

  6更AX新最}}快x\上(D酷/匠@网I

  又将这样的话题提了出来,老者到底还是不忍心,为官这么多年,总是要做点什么才能够心安,更何况这可是和人命有关的事,岂能坐视不理。

  哪怕再绵薄的力量,也是要继续反抗的,无辜的性命终究是无辜的,绝对不能够让百姓感觉到心寒。

  老者已然知道了皇上心里的答案,但还是想要扭转这样的局面,哪怕希望不大。

  “容大人,你这样就问的有问题了,该做的皇上已经做了,是拿着难民不知好歹,离开那个穷地方有什么不好的?”

  不等皇上开口,御史大夫魏霆就站出来与老者容岩并肩,反驳着容大人,可见御史大夫是维护皇上的,哪怕决定是错误的,也会一直追随。

  只有站在皇上这一面,让皇上高兴了,自己才能够有利可图。

  “魏大人此言差矣,正所谓落叶归根,树长的再高,叶子再茂盛,到最后枯萎时都是要落到树根旁的。倘若要魏大人离开自己的家,恐怕魏大人也是不愿吧。”

  容岩冷冷的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他对御史大夫魏霆很是不满,看不惯他这样只为自己,全然不为百姓所考虑。

  为官之道,就应与国与民为重,而不是贪图私利。

  不用去调查容岩也是知道的,朝廷所派发下去的赈灾款与粮食都被一层层的抽拿,中饱私囊,直到灾区时,导致所剩无几。

  “容大人……”

  魏霆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从高出传来的阻止的声音便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好了,你们两个有什么可吵的,既然容爱卿认为朕所做的不够,那容爱卿可有什么好的提议说出来听听。”

  皇上知道魏霆是争辩不过容岩的,所以便为魏霆解了围,将这个烫手的山芋再一次扔回了容岩的手里。

  只有让容岩自己认栽,那么他才会放弃继续坚持,不然这件事只会没完没了。

  “臣无能,但臣恳请皇上多为黎明百姓着想。”

  容岩大大方方的承认,这也是他自己所困扰的,所以只能够尽可能的去说服皇上,企图能够让他回心转意。

  恳求的话语,里面带着一抹苦涩与无奈,始终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只怕自己会更加的失望。

  “容大人,你是在说皇上从没有为黎明百姓着想吗?你这纯属污蔑。”

  找到了可以理直气壮去反驳的机会,魏霆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他可不能够轻易的就让容岩抢走属于自己的风头。

  而且正好是一个可以向皇上表明衷心的时候。

  “臣并非这个意思,还请皇上明察。”

  容岩感觉到的只是心寒,为什么这么多的朝廷重臣,没有一个肯为百姓而着想,那为官还能够有何用?

  “朕不会怪罪与你,若是提不出合理的解决办法,就按照之前商议好的去做吧。”

  皇上表现出自己的大度来可以不去计较,目的就是为了让容岩放弃他的执念,若是能够这样,有些话还是可以去当作耳旁风的。

  这样的话出口的时候,容岩就感觉到了没有任何的希望了,只恨自己的脑子不够用,想不出什么合理的办法来解决。

  “臣遵旨。”

  双手交叠伸向前,容岩给皇上行了一个礼后,便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叹了一口气。

  站在他身边的青年冲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太难过,凡是尽力就好,不可强求。

  就算是这样,容岩心里的不甘心仍旧存在着,是没有办法去消除的。

  “魏爱卿,边疆难民迁移之事,就由你去办理吧,一定要处理干净,明白么?”

  皇上沉着想了片刻后,便当众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完完全全要杜绝其他可能性还会再发生的反抗之类的。

  反正这件事拖了这么久,也是应该要去解决的了。

  “臣遵旨。”

  唇角划过一抹得意的神情,魏霆像是炫耀一般偷偷的看了容岩一眼,似乎是在炫耀和挑衅。

  他就要让容岩知道,和皇上作对终究是无用的,只会给自己自讨苦吃罢了。

  “过几日便是祭天的时候,各位爱卿认为今年应该怎么样准备?”

  处理好一件事后,便就该商量下一件事了,毕竟祭天对于皇上而言还是很重要的事情,这可是关系到国家风调雨顺与国泰民安的事情。

  自然是不能够马虎的,需要慎重才是。

  所以皇上将这件事提了出来,想看看大臣们是否还有自己的想法可以提议出来。

  正所谓天灾人祸无从避免,就只能尽可能的去祈祷了,天佑我朝。

  此话一出的时候,群臣之间便传出了细细探讨声,突然有一句提高分贝的话语打破了这样的局面。

  “父皇,儿臣对边疆难民一事有提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