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好一句不会委屈自己,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一个连给王爷做妾的资格都没有,若不是德妃,你以为你还能够站在这里对本宫不敬么?”

  现在李香菱的模样在淑妃眼里简直是可笑,忍不住“呵呵”一声笑出声来,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

  还真以为自己这点脾性就能够怎么样吗?淑妃甚至能够感觉到,李香菱总有一天会被自己这样的脾性给害死。

  “本宫懒得同你计较,你倒还这样不依不饶。这御花园虽不归本宫管,但到底住在皇宫里成为妃嫔的是本宫而不是你,你这样无非是嫉妒罢了。”

  最后一句简直是直接说出了李香菱的心思,阅人无数的淑妃什么不知道,哪怕一点小心思,她也是能够看出来的。

  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差了,淑妃很讨厌这样毁了自己心情的李香菱,原以为自己能够好好的出口气,想不到却是一个麻烦。

  淑妃一向也不喜欢麻烦的事情,倒不是她害怕李香菱,对她没有任何威胁性可言的李香菱,以淑妃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怎么可能会去害怕。

  P"看正版#章=◎节Go上@酷匠u@网Ng

  “我……”

  张了张嘴的李香菱连怎么样为自己辩解都不知道,自己的张狂瞬间就被束缚住了,李香菱有些后悔自己方才的冲动。

  不过想想觉得这样也挺好,至少自己反抗过。

  排斥淑妃所说的话,只因为李香菱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现实而已,说到底还是她无用和怯懦。

  淑妃说的不错,原本自己是连给少祯做瞥的资格都没有,是因为德妃,自己才有这样的命运。

  突然之间感觉到了恨死可笑,偏偏又笑不出来。

  “你怎么了?本宫今天没心思和你计较,你最好小心一些,下次可就没有这样好运了。”

  警告着李香菱,淑妃淡淡的瞥了李香菱一眼,居高临下的模样,便带着她随身的丫鬟给离开了,毕竟他也是有自己要做的事,而不能够总在李香菱身上浪费时间。

  不等李香菱反应过来,淑妃就已经看不到踪影了。这是李香菱短短的时间内所听到的两句同样的语气,都是一种警告。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悲哀吧,唇角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来。

  御花园里再一次只剩下来李香菱一个人的时候,有种仿佛刚才的事情只是一场梦而已,并不是真实发生过得。

  虽然心里很清楚的明白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

  呆呆的愣了一会儿神以后,回过神来的李香菱便也就离开了,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此刻来皇宫是为了什么。

  直到到了德妃的宫外,李香菱这个时候才算是平复了过来,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后,又整理了自己的衣裙,这才缓步的走了进去。

  “凌儿给姑母请安。”

  李香菱行着礼,乖巧的对着正坐在宫中主位强喝茶的德妃说道。

  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很是与平常一样。

  精致的茶杯在德妃手里摇晃着,连带着里面的液体同样在摇晃,却一点都没有洒出来,德妃抬眸看了一眼李香菱,转而有低下了眼眸。

  “起来吧,现在已经是在上朝的时间里,你怎么来的这样晚,不是和少祯一起吗?”

  谨慎的将自己手里握着的杯子放置在桌子上,德妃手里玩弄着自己的衣袖,这样询问着李香菱。

  太过于平淡的模样,德妃坐在那里的样子有着一抹的慵懒与舒心,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值得德妃开心的事情,反而让她心情好了许多。

  心情变好了的时候,其他的事或许就没有那么在乎了。

  “凌儿是与王爷一同来的,是凌儿方才看到御花园里的花开的鲜艳,就耽误了时间,还请姑母恕罪。”

  又是这样卑微低下的语气,李香菱讨厌这样懦弱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够继续这样虚伪的做着。

  因为在她面前的是德妃。

  “本宫不怪你,八王府里可有什么异常?”

  饶有所想的点了点头,德妃迟疑了几秒,询问着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到底德妃还是想要李香菱自己亲口说出来告知给自己,毕竟自己的人,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有些放心的。

  目光落在李香菱身上的时候,德妃整个都是淡然的,就这样轻佻起眉头看着李香菱,等待着她的回答。

  “并没有,王妃近几日生病了,状态并不好,王爷的的病情这几日也在反复,着实让妾身忧心。”

  紧紧皱着眉头,故作一副心疼和惋惜的模样,企图从侧面烘托出王府里的状况,目的只李香菱想要德妃相信而已。

  她承认自己并没有全部实话实说,反而还篡改和隐瞒了一些事。

  并没有将樟木枝的事告知给德妃,是因为李香菱有自己的判断,终究就如同少祯所说的那样,自己也是八王府㎏的人。

  哪怕她与少祯并未有夫妻之实,但到底是夫妻。

  略微有些心虚的她不敢去看德妃的容颜,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够看到的会是什么。

  “王妃生病了,想必是她太过于操劳了,你应该多帮衬王妃打理王府里的事情。”

  淳淳教诲着李香菱,实际上只是一种掩人耳目的办法,到底德妃不能够幸灾乐祸的太过于明显。

  果然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事情,德妃略微有一抹小小得意。

  “至于少祯,他的病总是不稳定,本宫也担心,只是没有办法。”

  德妃故作一副慈母的模样,这样想来,那樟木枝必定是送到了少祯身旁,不然怎么可能会这样的严重。

  说白了德妃自己都不肯相信,只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其实有时候德妃也是蛮可怜的。

  “妾身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一定不会让姑母失望。”

  并没有多少的信誓旦旦,反而像是在玩味一般,这样向德妃表明自己的决心,这样或许就够了,有些话说与不说都一样,倒不如少说话为好。

  淡淡的保证着,李香菱心里也很无奈,然而她知道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否来自于德妃,但李香菱还是想要遵从自己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