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有一抹怜悯之情的语气在不远处响起,是女子娇媚的声音,细细听来,还带有一抹嘲弄的意味。

  听到有人说话的时候,李香菱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头去看的时候,只见淑妃与身后跟着的丫鬟太监一同走了过来。

  慌忙与凌乱的心思这一刻让李香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够尽可能稍稍整理了自己身着的华贵衣裙。

  上次自己身着不堪的衣裙入宫,不仅没能够陷害桃夭,反而还让自己挨了德妃的责骂,所以这一次李香菱不敢再继续马虎下去。

  更何况这一次又没有桃夭的同行,李香菱自然是不会让自己在穿着这方面让别人耻笑的。

  “给淑妃娘娘请安,见过淑妃娘娘。”

  直到淑妃即将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李香菱连忙给淑妃下礼,一副低姿态,不敢有任何的张扬。

  只因为淑妃看到了自己刚才那样的一幕,所以李香菱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生怕淑妃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若只是自己也就罢了,毕竟李香菱明白这是自己做错的事理应自己来承担,就怕再连累德妃,那样的话事情可就并不简单的。

  李香菱心里一直都知道,皇贵妃、淑妃和德妃三个人都是面和心不和,表面上平静无事,而私底下却是斗的你死我的。

  任何人抓住一点小事都会不依不饶,所以李香菱也是在担心的。

  “免礼,八侧妃可真是好兴致,闲的无事在这里闹腾,难不成王府里的花还不够王妃闹的么?”

  淑妃轻哼了一声,满满的责备与质问,还有嘲讽与鄙夷,瞥了李香菱一眼,完完全全没有将这样的女子放在心里。

  故作怜惜的模样看着地上残枯的花,其实这和淑妃并没有什么关系,有关系的则是一种可以利用的罢了。

  心里默默的打着自己的算盘,淑妃可是不会轻易的放弃来之不易的机会。

  “是妾身的错,妾身一时间烦躁,便忘记了,还请淑妃娘娘饶过妾身这一次。”

  尽可能的低眉顺眼,李香菱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够和淑妃硬碰硬的来,那样只会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是更糟糕的情况。

  ●最新章节h$上w酷*匠网E#

  低着头不敢去看淑妃,心里只能够怨恨自己为什么不小心,而且运气还这么背。

  原本折几朵花也是没什么的,主要是自己故意的践踏,还被人发现了,这可就不是什么轻易就能够解决的事情。

  “八侧妃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不顾及自己的身份,拿这些东西出气,你就能够不烦躁了么?真是可笑。”

  甚至轻笑出声,淑妃字字铿锵有力,明摆着一副要与李香菱过不去的模样,脸上则是温和,淡淡的看向御花园其他的地方。

  身旁那些婢女和太监,都低着头,什么都不敢说,拼命的做出一副自己根本就不在现场的样子。

  淑妃正愁着这几日太过于无趣,想要找点什么事却又找不到,而自己也不敢太过于张扬。

  这不就有人给她送上了门来,那淑妃怎么可能还会轻易的放弃,自己是要好好的痛快一番才能够不辜负这样的机会。

  “娘娘恕罪,妾身不是有意为之。”

  平白无力的解释,李香菱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解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然而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再去说什么。

  就好像自己说什么都是错一样,李香菱只能够自认倒霉,毕竟是她先自己考虑不周,才会让淑妃轻易的抓到自己这样的把柄。

  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加不爽了,只是除了忍耐之外,连一点点反抗都不敢有,只是卑微的不能够再继续卑微下去。

  “不是有意的那是什么?皇宫之地,岂能容你乱来,你这样做可是没有将皇宫放在眼里?”

  冷冷的和呵斥声,几句话之间,淑妃便能够扣这样大的一个帽子在李香菱头上,反而让她的罪责更加的深重了。

  就是喜欢看她们这种明明想要辩解却又什么都不敢去说的样子。

  这样的话让李香菱彻彻底底感觉到了无奈,果真是不能够和后宫的女子去接触,絮絮叨叨还没完没了了。

  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嫔妃所以才敢如此吗?若此刻是桃夭而不是自己,想必淑妃什么都不敢说吧?果然是虚伪。

  “八侧妃,你这不仅仅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也是在给德妃找麻烦。”

  李香菱还没有开口的时候,淑妃有些得意的这样对着她说道。

  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无需再忍了,李香菱是这样觉得的,稳了稳自己的心绪后,缓缓地开口说道:“淑妃娘娘,妾身不过是毁了几朵花而已,至于这样不依不饶么?与其说是淑妃娘娘眼里容不得任何沙子,倒不如说是淑妃娘娘故意和妾身过不去。”

  收敛了自己的卑微,李香菱的话语里没有任何的胆怯,直接冲着淑妃说出来,也没有任何的胆怯。

  话语刚落下,便又继续说道:“御花园里的花并非淑妃娘娘宫里的,就算淑妃娘娘身为嫔妃,也是无权力来管的,能够管这后宫的,乃是皇贵妃娘娘。”

  一抹属于自己的傲气,就这样轻易的展现了出来,反正李香菱是不愿意再隐忍了,那样只会让淑妃更加的得寸进尺。

  李香菱话语让淑妃明显的愣了一愣,是淑妃没有想到的反抗,这让淑妃不由得大吃一惊,还以为李香菱会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看来是自己想错了。

  “大胆,你竟敢这样对本宫说话。”

  端起娘娘的架子来,淑妃是忍不下这口气的,被李香菱成功激起来的愤怒让她心里更加的窝囊。

  自己惊扰让一个侧妃这样的反抗,实在是颜面上挂不住。

  “妾身只是想要淑妃娘娘知道,有些事妾身是不会去忍的,不会那样委屈自己。”

  不再退缩的李香菱正面对着淑妃,心里己经下定了绝心,不管淑妃怎么做,自己绝对不能够有丝毫的退缩。

  左右都是死,还不如痛痛快快的,何苦给自己找罪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