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目璀璨的朝阳,淡橙色的光芒由中心逐渐虚化着散射,没有月夜里的微凉,反而是浅浅的暖意,直线上升。

  浅蓝色的天空上漂浮着白云朵朵,一片安宁而祥和的景象。

  今日的天色正好,阳光正晴,隐隐之间,仿佛在意预着什么。

  少祯就是顶着这样的天气入宫的,而这次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随之而行的还有侧妃李香菱。

  不过是李香菱寻了一个要去给德妃请安的借口,少祯同桃夭都不好去拒绝,更何况也并没有打算拒绝。

  到底桃夭还是要试一试李香菱的。

  两人同坐一辆马车上的时候,李香菱脸上有着欣喜的神色,而少祯仍旧是那样的平淡,静静的坐在马车里,合上了眼睛。

  连看李香菱都懒得看一眼,这让李香菱心里刚刚燃烧起来的小火苗瞬间就被冷水给浇灭了,失落的情绪一点点在李香菱心里蔓延。

  “王爷……”

  几番想要开口如同少祯说些什么,然而鼓起的勇气的时候,到嘴边的时候仍旧是泄气了,挣扎了好久,李香菱终于弱弱的将着两个字,一个称谓叫出了口。

  略微担忧的情绪,李香菱的眉头都是微皱的,心里很是不安的情绪在蔓延着。

  “本王不想听你说话。”

  不等李香菱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少祯微冷的口吻便这样打断了,他想要一个清静而已,或者说不想听到李香菱的声音。

  只因为李香菱所做出来的那些让他厌烦的事情,所以少祯才会对李香菱如此的排斥,两个人相处的时候,甚至希望她能够消失。

  此刻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则是桃夭所对自己说的那些话,那个能够彻底解决事情的办法,轻轻咬住自己唇壁里的肉,一脸认真的模样。

  若有所思。

  听到少祯这样说的时候,李香菱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看向闭目养神的少祯,只能够自己全数的忍住。

  原来他这样讨厌自己,李香菱心里默默的想着,可是那件事能够怪她吗?

  毒是德妃下的,也是德妃的主意,她除了配合德妃之外,还能够再去做什么呢?

  李香菱算是明白了,自己给少祯留下的印象是无从再去改变了。

  尴尬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蔓延着,默不作声,外面的喧闹仍旧无法影响到这里的静寂。

  “王妃,侧妃,到了。”

  马车外面的平安冲着马车里面喊着,稍稍提高了分贝,唯恐少祯听不到。

  他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想想也能够感觉到是有些郁闷的。

  平安同样不喜欢李香菱的存在,然而他没有办法,毕竟他只是跟随在少祯身旁随身伺候的下人而已。

  所以该有的礼数,仍旧一样都不会落下。

  “你和母妃的事,本王不管,但要是危及到王妃和八王府,别怪本王没有提醒你,终归你现在也是算八王府里的人,要是有一点事情,你觉得你逃得过么?”

  N更新6最快上#9酷匠4网

  睁开眼睛的少祯波澜不惊的看向桃夭,脸上的情绪很是漠然,平静的不像话。

  冷冷的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与其说是提醒,倒不如说是在警告。

  捉摸不透的眼眸里的情绪让李香菱清楚的感觉到了冰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少祯。

  这个时候的李香菱意识到,少祯是认真的,而且绝对不是玩笑话或者说着玩的。

  不等李香菱回答什么时候,少祯便直径下了马车,不再去理会她。

  少祯走到了平安身边,淡淡的吩咐着,“送侧妃去母妃宫里。”

  而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瘦弱的身子透露出一股刚毅的味道,哪里是能够轻易让别人给忽视的存在。

  看着少祯远离的背影,平安无奈的摇了摇头,再度开口道:“侧妃,该去给德妃娘娘请安了。”

  这活计落在平安的身上,平安只能够自认倒霉,但还是打起精神来去做,毕竟这是王爷的吩咐,还是要好好完成。

  在马车里缓过神来的李香菱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这才缓缓地下了马车,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

  然而表面上的情绪却是没有办法掩饰住的。

  “我自己去就好。”

  随意的摆了摆手,李香菱示意平安不需要跟随自己,而后便走向了自己所熟知的那条路,有点魂不守舍的模样。

  失落而难过,紧紧的咬住下唇,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泪水流落出来,为什么少祯总是一味的责备自己,总是那样向着桃夭。

  到底自己比桃夭差在哪?越想李香菱越是气愤和难过,无法忍受这样的感觉与少祯对自己的态度。

  而又没有可以去反抗的能力,终于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无用,然而这是无法去改变的状态。

  平安没有阻拦李香菱,也没有坚持要跟去,毕竟这是李香菱自己的选择,正好他也可以落一个轻松。

  倘若是桃夭这样,无论如何平安都是不能够放心要跟上去的,换做李香菱,就不会了,这也是平安所有的情绪。

  李香菱走的这条看似是可以通向德妃宫中的路,却有些漫无目的的模样,一路上的花香还有鸟儿的叫声,在现在的李香菱眼里看来,没有什么诗情画意,反而是一种累赘。

  想要一片完全的寂静,却还有这样的打扰,一点也不喜欢。

  像是赌气一般,狠狠的摘下了一朵开的正盛的花,然后仍在了地上,用脚去踩着。

  仿佛这一刻的李香菱拿那朵花当作是桃夭一般,狠狠的践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想要给自己一个可以发泄的机会。

  总是憋在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怨恨越积越深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再消散了。

  直到花被践踏的不忍直视的时候,李香菱这才停了下来,喘着气看着它,没有一丝的怜悯之情,反而又开始继续摧残其他的花朵。

  如同找到了很好的发泄方式,李香菱便像是停不下来那般的继续着,完全不去顾及这些花的生命。

  “呦,这不是八侧妃吗?怎么跑到宫里来折磨这些无辜的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萝卜说:

  再次求求恶魔果实,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