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睡意的桃夭在曙光还未到来的时候便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周围朦胧的一切让她看的并不真切。

  灵动的眸子在眼眶里来回打转,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突然间低垂下眼眸,能够清晰的看到桃夭长长的睫毛。

  身旁是正在熟睡的少祯,温润的呼吸声,像是婴儿一般的毫无防备,模样很是可爱,紧紧皱起的眉头,似乎是有些不安。

  桃夭用胳膊撑起侧着的身子,饶有兴致的看着这样的少祯,忍不住伸出手去抚平少祯皱起来的眉头,若有所思。

  “可是做了什么噩梦,不要害怕。”

  轻缓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桃夭很是认真的看向这样的少祯,用安慰的话语这样冲着熟睡着的说道。

  仿佛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虽然桃夭清楚的明白其实少祯并听不到她讲话,但还是有那么一些的期待。

  慵懒的脸颊上露出一抹略微轻松的笑容,有时候桃夭觉得这样就很好,有时候又觉得这样并不够,因为还有未来的存在。

  看着少祯的眉头一点点的舒展开来后,桃夭这才转过身来,缓缓地坐起来,锦被向下滑落,靠在床头,桃夭从枕头底下拿出箐喑和那串不知名的手串。

  冰冷的感觉在指尖蔓延,桃夭忧虑的看着它们两个,这样东西的出现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福是祸,桃夭不知道,只知道它们出现了。

  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桃夭下意识的攥紧了手掌心。

  “怎么醒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少祯,语气里还有着一抹的慵懒和低沉,缓缓地询问着想问题想的出神的桃夭。

  眼眸并未完全睁开,少祯脸上明显着还存在着睡意,一副并没有睡醒的模样,伸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

  “睡不着了,大约是因为箐喑的缘故吧。”

  胡乱了找了一个理由敷衍着少祯,因为桃夭并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和少祯解释,毕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浅浅的笑着,企图给少祯一个安心,桃夭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很快的转到一旁,并不想要少祯发觉。

  “箐喑的事你无需忧心,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因为箐喑在你手里,它就是你的护身符。”

  这个时候的少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少有的坚定在语气里很明显的表露出来,这样对着桃夭说道,同样也只是想要桃夭能够安心。

  既然桃夭如此因为箐喑而忧心,是不是该想一个将箐喑送走的办法才对,细细的沉吟后,少祯才发现自己这样的抉择并不可取。

  倘若真是因为桃夭与箐喑有缘才出现在桃夭的手中,那桃夭便是箐喑的主导人,那样的定况是无法去改变的。

  只是现在下定判断未免有些太过于早了,甚至少祯还希望是这样的结果,因为这样或许是最好的。

  “这是什么?”

  突然间看到那串陌生的手链的存在,少祯有些好奇,差异的看向桃夭,这样的东西似乎从未看到过,桃夭又怎么会有?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的时候,少祯满头黑线的便立刻打断了,只不过是一串手链而已,自己又何须那样的紧张。

  或许是因为莫名其妙出现的箐喑的缘故,连少祯都变得似乎有些神经兮兮的模样。

  “连同箐喑一起出现的。”

  桃夭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也不知道,然后很大方的拿出那串手链递到了少祯的面前,这样淡淡的给少祯解释着说道。

  既然箐喑都那样的不简单,桃夭觉得这串手链定然也是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东西,想必也有它应该存在的意义吧。

  心里暗自的这样想着,猜不透的东西仍旧是猜不透,再无奈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结果手链的少祯反反复复的看着,只能够确定它价值的不菲,至于其他的,少祯也是一无所知,“它很有分量。”

  良久,少祯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来,除此之外,他也是一点都不清楚了。

  这么多神神秘秘乱七八糟的东西存在,来历一定不简单。

  “有没有想过或许是因为什么样的可能?”

  少祯这样询问着桃夭,因为他认为没有什么事是会无缘无故所发生的,他想要知道桃夭其他的想法,说不定会有什么样的线索。

  然而桃夭给他的答案仍旧是摇头,表明不知道,然后才开口道:“仔仔细细想过了,仍旧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略微有些气馁的模样,桃夭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猜测的感觉,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

  “不着急,还是一切小心就好了,等天亮后我就该进宫了,你还要出去么?”

  浅浅的笑意想要让桃夭安心下来,少祯坐了起来,细心的帮桃夭盖好身上的被子,像是报备一般这样给桃夭说着。

  鉴于昨天所出现的突发情况,少祯是不想让桃夭再出去的,最起码避避风头,缓个一两天也并非不可以,少祯是这样认为的。

  更何况桃夭才大病初愈,还是好好休息为好。

  只可惜少祯所有的想法在没有得到桃夭的准许之前都是不算数的。

  “看情况吧,昨天早上你进宫的时候,朝堂之上谈论的是什么样的事情?”

  只能够回答给少祯这样一个磨凌两可的答案,因为桃夭自己也不确定,她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才好,不能够鲁莽行事。

  昨天就是一个很深刻的教训。

  酷B匠s网正版?%首发b

  突然间想到了酒楼里那几个官员所谈论的对话,所以桃夭想要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仍旧还在继续,还是已经下定了处决。

  细细的思量着,桃夭并不知道,只能够询问着少祯。

  “还是那件事,一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皇上想要以后都不再出问题,然而还是有臣子在反对,虽说一时半会很难拿定主意,可是想必皇上心里已经有想法了。”

  稍稍带有一抹无力和悲哀的情绪,少祯的目光转向一旁,似乎是在逃避什么,复杂的情绪深深映入他的眼眸,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少祯是阻止不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